丘山响水 ,投稿来源: 徐迅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我一直对山水情有独钟。所以,朋友邀请我去天柱山卧龙山庄过夜,我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到了卧龙山山庄,我闻到了木屋里飘来的杉木的清香,站在别墅的走廊里,望着外面晴朗的天空,连绵起伏的山峦,一种许久未见的和谐宁静顿时弥漫在周围。突然,有一种熟悉又陌生的生活在我心里颤抖。

下午到达卧龙山庄。那时候,西边的天空中,几片片夏虹挂得通明,天柱峰、飞来峰、蓬莱峰在夕阳下,一片寂静,泛着白光。尤其是唐代白居易引以为傲的天柱山主峰,雄壮得“一柱捧日月”,从这个角度看,平白损失了几分。虽然我知道“被视为山脊边上的山峰”的道理,但我从未见过天柱峰这样,我的心突然运行,与生命的另一种可能碰撞。抬头望去,眼前的山和山都是遥不可及的,层层叠叠的树木穿过树叶,有绿的,有黄的,有红的,有紫的。有的清澈明亮,就像大海汹涌的波涛,逐渐由浅入深,由深入浅,到山脚,暂时给了我心里一点安慰,不料却被深秋的天竺之深惊到了。

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声音。我以为是有人在树林里弹古筝。当我仔细听的时候,是溪水的声音。没有休息,他派了一个朋友去找。我看到别墅右侧的树木和丛林,树枝被风吹起,山间小道掩映。沿着小路有一条蜿蜒的小溪。于是,我们沿着小溪的两边走着。山幽泉隐,水声潺潺。溪岸两岸,茂密的枝叶虽已枯槁有序,枝丫艳俗,但头顶却立起参差不齐的穹顶。突然,稀疏的森林里突然闪现出一丝清晰。溪床上铺着细沙细石,一尘不染。水底的叶脉清晰可辨,汩汩声似乎在别处响起。风吹过树林,树叶哗哗作响,一股清泉出现在茂密的枝叶中,像一个害羞的女孩眨着眼睛,溪水异常清澈,奔腾的声音越来越大。

一路走来,我沉浸在溪水的声音中。突然,我看到一个巨大的石头,平躺在小溪中间,上面刻着四个红色的油漆字符:“看山听水”。我立即双手合十跳到石头上。静静地坐了一会儿之后,“丘山响水”这句话突然在我心里蹦出来了,于是我很认真地对朋友们说,我觉得面对这丘山和这响水,你们不应该刻意去听,可以感受到一种内心的平静。朋友点头答应,笑着说,你说得对。这水叫“响水”!

响水,好好听的名字!

于是我又去了响水——。好客的当地朋友知道我们要来,第二天就回来了。先和我们一起开车到响水河下游,然后从山沟里追根溯源。秋天,小溪已经很细了。看看那条小溪,它躺在岩石旁边,或者笔直地向下飞,或者曲折地前进,更多的时候它徘徊在河床的岩石之间。有一缕浅浅清澈的白练,从青山上流淌下来,然后汩汩地从石褶里流出来。遇到坚硬的石头时,它又流回螺旋,吞了又流;如果你住在一个平坦舒缓的地方,它会嗡嗡作响,发出美妙的声音。……你第一天看到的小溪。如果有点像柳宗元游过的小石池,就说明苏轼去过承天寺。此时响水河有开有闭,有涨有跌。

抬头望天,小溪两岸全是森林,郁郁葱葱,密密麻麻,天空只有一条线。大峡谷用刀砍斧,直砍千里。它真的有“的宏伟精神,一人守护万人不可逼”。身处谷底,让人无端感慨,突然意识到生命的渺小。

我们一个接一个地在小溪里小心翼翼地走着。最后,我们觉得眼前的出口在望,以为它出来了。但是当我走上前去,一缕流动的泉水在冬天发出了声音,但我面前却没有路。——我只好等朋友过来,逆着水流,我蹲在石头的缝隙里,像蛇一样爬出来。“山河中再没有回头怀疑的路,又一个村庄将在黑暗中大白于天下。”读着现成的诗句,我们依次踏入刚刚走过的石阶,心中多少有些害怕,莫名其妙的感动,一种逐渐与自然融合的喜悦。

风景永远是精神的。

位于北回归线上的天柱山,因为这个纬度的神秘,有着自己不同的灵性。这里的山峰幽静茂密,水资源丰富,山山水水高。山水被天地遮蔽,草木被泉水滋润。春绿夏天凉爽,秋天黄色,冬天隐藏,一年四季充满活力。回到卧龙山庄,远远望去响水大峡谷,才发现天竺秋山巨大,连绵不绝。——我知道,有一条响水河,覆盖着郁郁葱葱、壮观的树木,覆盖着水声,有一种深沉而丰富的寂静。

静静的盯着天空、山脉和森林,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我突然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是森林、高山、流淌的泉水,还是浓浓的乡愁交织在一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