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骨嶙峋的村口 ;笔者: 杨小霜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几场寒风和几场冷雨只在村口的杨树上留下了几片黄叶。他们在离村子最近的地方炫耀,好像在等待或祈祷什么。

篮子在无数寒风中压弯了母亲的背。我讨厌这样的日子,刮风的时候会带来妈妈的咳嗽,下雨的时候会让妈妈的膝盖疼得厉害。从我出生开始,我的篮子就爬上妈妈的肩膀,再也没有下来过。

河边的草已经变黄了,我妈妈的花园在河边,我的篮子在和妈妈安静地工作。篮子的身体很薄,风可以穿透它的皮肤,到达它的内脏。唯一能给它温暖的是妈妈瘦骨嶙峋的背。自私的篮子总是贴在妈妈的背上,直到汗水浸湿她的额头。

河里的水变得安静,河里的沙子变得浑浊无色。妈妈路过河边时不用脱鞋。田野里没有颜色。梧桐树斜长在田埂上,麻雀在枝头瑟瑟发抖。风可以随意穿过田野,把炊烟吹得到处都是。

雨下得不多,但风太冷,无法抵挡。被雨水打湿的村庄像母亲的眼睛一样枯瘦。被季节枯萎的叶子有着和母亲手指上一样的褶皱。而村庄就像母亲的眼睛,有一种即将溢出的情感,让人不敢轻易触碰。

季节无情,岁月更迭,树叶凋零后,村口变得又亮又薄。风可以穿过森林的骨骼,也可以随意漫过光秃秃的石壁,甚至可以轻松穿过母亲稀疏的银发。

母亲的背在寒风中再也贴不住弯曲的篮子,就像冬天黄叶贴不住树枝一样。母亲年纪大了,受不了村口令人兴奋的寒风。

妈妈的背总是停留在村口,有时去花园摘菜,有时只是站在村口四处看看,更多的时候,她得到的是失望。被妈妈踩了几十年后,她变得跟妈妈的背一样瘦。

我甚至想不到它背后的风,也想不到黄叶在泥土上爬行的感觉。我无法衡量他们给我母亲的感觉。

在瘦骨嶙峋的村子里,只剩下母亲弯曲的脊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