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失的散文 ;天海丽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从心底思念

文本/李宝贵

母亲节那天,妈妈从心底重新出现。

母亲出生在沈阳,18岁嫁给了父亲。妈妈是个漂亮的女人,皮肤白皙,双眼皮大眼睛,辫子长到腰部。额头上的头发用发油梳成蓬松状,搭配旗袍,明艳端庄。

父母在我20岁的时候,把我当新生儿一样抱着,搬到了内蒙古呼伦贝尔满洲里,这是一座闻名中外的边境城市。我父亲在一家铁路单位找到了一份工作,从此定居在这里。解放后,父亲成为了一名工作繁忙、任务繁重的干部,于是母亲改变了模式,照顾父亲的伙食。妈妈最好的技能是给爸爸做他最喜欢的糖果蛋糕。现在想起来,觉得是个技术活。蛋糕夹层里的糖细腻,不太干,不太稀,太糖化,从蛋糕里流出来。爸爸拿起妈妈烤的又软又好吃的糖饼,高兴地咬了一口,然后孩子们拿起筷子,安静地吃了起来。这是规矩:让长辈先吃,不要说什么。母亲坐在父亲的右手上,眼里闪着柔和的光,不时给父亲的菜里加汤。

我的父亲是一个非常整洁的人,我家的每个房间都应该保持干净。每天的主要日程是打扫卫生。我妈妈自己练习,和我们一起打扫地板、家具和物品,直到窗户被清理干净。之后,妈妈开始做饭做饭。其余时间,妈妈坐在窗台边等爸爸下班。当她看到父亲时,她总是满怀信心地松一口气。父亲进屋,看到一尘不染的家,拍了拍母亲的肩膀,轻轻接过母亲,然后开始和孩子们一起吃午饭。每天晚上,妈妈总是陪着爸爸去门前的花园。看完之后,爸爸挑水浇菜,妈妈拔草。他们聊着父母的缺点,互相取笑。一天的辛苦工作让我放松。

我母亲真诚地钦佩我父亲。有时我父亲单位的员工回家谈工作。我妈妈总是热情地泡茶送水。然后她坐在一个卑微的位置,拿起她的针线活,听着。我母亲对她父亲坚决、简单、快速解决问题的风格深信不疑。父亲高大挺拔,母亲总是细心打理他的衣着,这样父亲出门时绝对帅气可敬。我母亲的进取心和对学习的热爱受到了她父亲的影响。她主动参加扫盲,学习文化。她喜欢她父亲的好书法,经常努力读书写字,直到她能口吃和看报纸。不仅如此,妈妈还经常让我给她读小说,比如《新儿女英雄传》《风雨飘摇》《小二黑的婚姻》《临海学园》。听完,妈妈会陷入遐想,沉浸在小说的悲欢离合中。

妈妈是一个随和的人,温柔善良。我们从外地回家的孩子坐在她身边听她哼唱:“解放区的日子明朗”,“二月来了。好春天”…/。

母亲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但在我眼里,她是如此的辉煌和伟大。她爱父亲,勤俭持家,对孩子充满了爱。为了我们,为了这个家庭,她全心全意去爱……

错过渡海时间

文字/赵薇

这个夏天,因为离别,变得又热又压抑。

那天早上,父亲一接到电话就冲出了门。我呆在爷爷家准备考试。看着父亲眼中转瞬即逝的恐慌,莫名的不安充斥着我的整个胸膛,但也同样转瞬即逝。考完试才知道电话里宣布奶奶去世了。

去参加奶奶的葬礼,坐在开着全空调的车里,我感觉自己都快喘不过气来了。热空气从窗户的缝隙里涌进来,铺在我的头发上,就像奶奶抚摸我一样。

金光打在透明的棺材上,站得离奶奶最近,看着她脸下的金色碎片,像一颗闪亮的小泪珠,她的心像滴了几滴酸到牙疼的柠檬汁,剧烈地收缩着。光线模糊地穿透了眼睛。抱着沉重的棺材,我几乎去了火葬场的每个角落。“奶奶真的很重。”我哭得很黑,我想:“但我最终还是抱起了奶奶。”

纸屑飘在空中,看着那些小黑点就像看着一场黑雨在周围盘旋,而奶奶在雨下撑起我一天,就像一个很小的小时。蹲下,看着奶奶的黑白照片,听着她一家人或轻或重的啜泣,夹杂着几句对奶奶的话,像是在时间的空隙里回到了旧时光:奶奶把月光般的碎果仁倒在我的手里;奶奶在厨房忙了很久,就是为了给我做我最喜欢吃的饭。奶奶很节俭,但她给我买东西时并不吝啬。奶奶给了我人生的第一本书……

伸出手去触摸记忆,但画面突然消失了。我知道外婆给我的旧时光在那天被归类为尘埃,成为了记忆中无法还原的过去。

火葬场里还有不少人。我静静地看着外婆的灵柩放入存放处,心里空荡荡的,千言万语堵在胸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一天在我的脑海里历历在目,就像奶奶在我心中一直清晰一样。

树想保持安静,但风不会停;儿子想在父母年老时为他们服务,但他们已经不在了。似乎这个夏天,从来没有过一阵风。那充满幸福和凉意的风呢,带走了我心中的不安和彷徨?它跟着奶奶,从时间的缝隙里溜走了。

思绪穿越时间的海洋时,海浪回荡着一句话:奶奶,我想你了。

缺少

文/柴

在我的旧居,我经常在窗台上放一些米,等待鸟儿的到来。麻雀是来的最多的。

一个尖尖的鸟嘴,一个光滑的棕色脑袋,一双又黑又液体的小眼睛,一条长长的麻子尾巴在窗台上扫来扫去,细腿跳跃。起初,他们非常警觉。他们啄了两下,环顾四周。如果有任何动静,他们立刻飞走了。过了很久才到来。

相处了几个星期后,他们变得肆无忌惮。早上六点,麻雀已经聚集在窗台上,在篱笆上,在隔壁的花盆旁边……,大声地叽叽喳喳。如果他们不给米饭,他们就不让你睡觉。看到我揉着惺忪的眼睛,打开窗户,他们小心翼翼地把窗台放了出来。为什么小学其他同学7: 40到校,我7: 00到校?因为我有这个天然的“闹钟”!

切尔西经常撞上双层玻璃。我打开窗户,让它们飞出去。不一会儿,又有几个人飞了进来。他们对它感兴趣,我喜欢它。

然而好景不长,我们家搬到了市中心。老房子空了,再也没有人喂麻雀了。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在窗台上等着,期待着我的出现,他们肯定会问:“昨天的那个女孩呢?”“我不知道。”他们一定很失望。今天的窗台很寂寞。

人生的旅途中,总会有先离开的人,在失去的时候知道自己拥有的珍贵,却不懂得珍惜当下。正如一张贺卡所说,“世事无常,人生如梦,你把眼睛雕琢成一幅画,藏在心里。保持清醒,回头看,怕被遗忘!笑声,浅浅的问候,问东风,在哪里?”

“窗边的小闹钟”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对待。

怀念家乡的秋天

文/潘定平

等待春天的灿烂和夏天的炎热,秋天在等待中悄然而至。就这样,每年的秋天都像风一样匆匆而过,匆匆离去,而我的心还在等待,等待着淡淡的天空和蓝色的云,期待着欣赏家乡秋天的红叶和满山的金瓜果。我觉得家乡的秋天还是一如既往的美。

我的家乡位于三峡深处,这是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庄。每年,经过春天的孕育和夏天的洗礼,成熟的秋天悄然而至。红叶太红,菊花开得鲜艳,棉花洁白如雪……。整个家乡一下子变得五彩缤纷,芬芳醉人。可惜我已经一年没回老家了。

“好的一年一定要记住,尤其是橙色、橙色和绿色的时候”。我深深怀念家乡的秋天,那里没有宽敞的道路,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城市的喧嚣和喧嚣。可以有和平,简单和爱。我想念家乡秋天的瓜果,想念家乡遍地的红叶。去年,我回家过红叶节。无论我走到哪里,每一片红叶都从树顶飞下来,拥抱着我。我走过落叶,一路听着老人唱着古船歌。“自古以来,秋天都是忧伤而孤独的。我说秋胜春朝”。感叹没有诗人的文风,写不出三峡红叶之美。光是品味就够我写一年半了。登上山顶,观赏平静的大宁河。在小船的摇摆下,涟漪在红叶的映衬下一圈又一圈地摆动,让人心醉。

在熙熙攘攘的市场里,我怀念家乡的千年古镇——大厂镇。走在古镇的街道上,镌刻着岁月痕迹、斑驳不平的青砖承载着大厂人千百年的记忆,沉淀着大厂人不变的岁月,铺就着我如梦似幻的童年。我不知道,在这个梦幻般的秋天,狭窄的街道和深邃的青石板,是否还在滴答滴答的雨声中唱出沧桑的歌谣?

想念家乡的秋天,好想走近她,面对她。每当我闭上眼睛,我的家乡就像天堂一样出现在我眼前。突然,我开心了,我沉思了,我顿悟了,我惊讶了。闭上眼睛,想念我的家乡。过了一会儿,老房子不见了。”思念永远不累。

缺少

文字/信义

一瞬间,女儿魏薇在欧洲留学八年,现在正在攻读信息工程博士,博士助理。由于学习和工作紧张,一年四季很少见到母女。在很远的地方,互联网和微信视频已经成为我们之间传递情感的最好工具。欧洲和中国的时差要慢6个小时左右,所以我女儿每天晚上都会打电话,这里已经是午夜和午夜了。每次看到女儿笑得像朵花,听到女儿还稚嫩却日渐老去的问候,从传输速度略显滞后的视频中,泪水会迅速盈满眼眶,喜悦和思念交织在一起,在电话里长谈很难入睡。白天思考,晚上思考,比如把碎片缝起来,连接成缺失的文章,表达你的思想——

思念是一种停不下来、够不着、让人心动的痛苦;思念是一种永远留在心里的联系;思念有时是一种温柔的苦恼;有时是一种沉重的惆怅;思念是一种无论你做什么,想什么,都无法丢弃的向往。思念是想不到茶和饭,想不到晚上睡不着,想不到有影子在笑中泪流满面地在杯碗中晃动……

真实的想法是无法形容的。真正的想法是你总是想听她说话,捕捉她的信息。真正的向往是一种苦涩的等待,一种美好的期待,一种发自心底的轻松——“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思念会折磨你,但会让你充满向往。思念会让你抱怨时空的浩瀚与无情,让你感受生命与亲情的珍贵。在苦涩的希望和幸福温暖的期待中,潜在的意识总是鼓励你去做一些事情,为错过的人做一些事情,为丰富思想和欢笑相聚默默不断地积累一些东西。

失踪的人在失踪的人心目中总是那么迷人。面对这种善良,思念意味着所有尘世的杂念都沉淀在记忆里。只有失踪者的笑容、言行、眼神、眼神在记忆的河流里反复流淌。此时,传递舒灵聪是填补灵魂的唯一途径。

思念不仅是一种情感的煎熬和享受,更是一种精神的能量。在一种无意识的深度思考中,思念可以净化失踪者的灵魂,升华失踪者的境界,打开失踪者的心灵。即使思念一个人,也能改变你对生活某一方面的看法,让失望的人有生存的希望,让绝望的人有新的寄托。

思念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这是一种真实的感受,一种情绪的宣泄,一种心态的展示。当一个人值得错过的时候,你无法回避。当没有值得错过的人,你就找不到了。

思念可能是漫长而漫长的一生,也可能短如一瞬,但思念本身却是美好而纯粹的永恒。思念的人“痛苦丰富”没有思念的人平静却苍白。我张开双臂拥抱这“痛苦”,闭上眼睛享受从未因思念而尝过的甜蜜和幸福!因为,我热爱生活,热爱被错过的人,热爱这美好纯洁的永恒。

思念,如果春蚕吐丝,那将是无尽的;思念,像涓涓细流,滋润生命。我想你……

缺少根

文字/龚法祥

生在江淮,住的地方最常见的绿色就是不如意的相思树。居家的房子是江淮地区的普通房子,叫做简陋的房子。但在我心里,她被称为我的故乡。家乡的概念从相思树的绿色开始,扎根于灵魂。所以今天,每次看到槐树,都觉得自己在家乡的怀抱里。以至于当你想到你的故土时,梦里只剩下槐树光秃秃的树枝,抚慰着远行的灵魂。

我很久没看到槐树了。我只记得她皮肤粗糙,那是我小时候生气时发泄的对象。我经常用愤怒的手指一个个剥开。但是冬天到了春天,她仍然兴高采烈。但是她不好惹,树枝上的刺让人不敢想。她的叶儿最美。美在于看似普通的小叶子,却可以随意折叠,放在唇边,轻轻一吹,清脆的音乐便会勾起好奇心。这音乐在心中回荡已久,伴随着回忆流淌在生命的长河中。这片绿叶触动了情感动物,至少是我;不是因为她的美丽,而是因为她的存在。她存在于我的生命里,存在于我所有的岁月里,存在于我出生成长的故土里,存在于永远不可忽视的无尽自然中。她充斥在那个环境的每个角落。每当你睁开眼睛,你都是满树的相思。树是普通的树,但在生活中,它们长成家乡的根。思想上的结延续着老百姓的乡愁情结。

外来的槐树喜欢丛生。如果不是人工,只要有一棵外来槐树的生存空间,附近就会有很多植物丛生,慢慢形成一片槐林。因此,在江淮的小村庄里,房子的前后都长满了相思树。江淮大地上,槐树的生存还是老样子,尤其是对人。友谊、好客、友谊是江淮地区最美的风俗。简单的方言,如槐树皮,听起来粗糙,难以理解。但文字间表达的情感,比相思叶奏响的音乐更美。它能穿透人的内心。沟通南来北往的人际关系,也沟通昨天和今天不变的感情。

今天的村庄被翻了个底朝天。由于生长周期长,经济价值低,国外槐树无法与景观树相比,已被淘汰,其次是大叶杨或景观树。槐树落进了时代的变迁,乡村变得更加美丽。村庄变了,树变了,但土地没变。土地上的痕迹没有改变,曾经扎根在故土的相思树的根也没有改变。埋藏的根让灵魂不再空虚,让乡愁在季节里发芽、抽叶、开花、结果、枯萎、再生长。只要家园有温度生长,只要家乡留着那根,生命就能找到它的归宿。无论水从江淮流向哪里,都会滋养一棵树,甚至一片森林。

时光已成为槐树旁的记忆,站在从她身边走出的人们心中,渐渐铺展出一片丛林般的支撑依恋。这是故土,这是故乡。

雪的思想

文字/方华

每年冬天,我总是期待一场大雪。

虽然我居住的城市四季分明,但很少能看到“冬天在山上跳舞的银蛇,以及原始的蜡象”。经常看到小雪的花在飘动,心里的喜悦就像抱在怀里的小白兔,蹭着皮肤又痒,我就跳开不见了。有时候从梦中醒来,推开窗户,看到路边的树一夜之间变白。在我能很好地为他们服务之前,我消失在阳光下。“孩子想养却不靠近”真的有一种悲哀。枝叶间的滴落,分明是一种闪闪发光的乡愁。

记忆中的第一场雪是我小的时候,和妈妈住在乡下。我记得那天早上,当我醒来时,房间里非常明亮。妈妈叫我不要起床,说外面在下雪。我喊着要看,于是妈妈把我抱在怀里,走到窗前。那是一片白茫茫的一片,远处田野里的道路、沟壑和池塘都消失了,只有附近的树上长满了树枝和白花。不知怎的,每次读到“的诗句,就像春天的大风,在夜里上来,吹开万株梨树的花瓣”时,我立刻回想起母亲站在窗前看雪的情景。

是妈妈第一次把我带进雪里,让我张开小手去迎接六边形的水晶花瓣。这是我妈妈为我堆的第一个雪人。胡萝卜做的小嘴永远在笑……

童年堆积的雪人和幸福早已融化在记忆里。我又一次遇到了大雪,去了城里的中学。

下了几天小雪,下午突然变成了雪,晚上放学的时候,雪已经没有脚了。一些穿着胶靴的学生大叫着冲出教室,还有一些家长没有带雨具就送了出去。当同学们渐渐走开,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门口,穿着妈妈给我穿的那双胶鞋。刚要踏入雪地,突然听到一个熟悉而亲切的声音在呼唤我。我抬头一看,母亲的身影在远处的风雪中摇摇晃晃。当我母亲向我走来时,我看到她苍白的脸颊通红,喘着气。我的眼泪立刻夺眶而出。这不是因为母亲迟到的委屈,而是因为她对一个生病躺在床上很久的母亲的感激和心痛。当妈妈把我抱在怀里时,我知道没有雪能阻挡我的脚步。

时间的无情永远割断了我和妈妈的联系,时间的风雨冲刷了记忆。在平淡混乱的日子里,我们往往需要一个催化剂来重拾旧情。而冬天的一场大雪是我情感的永恒维护。白色的漂浮和纯净的飞翔拉近了我对母亲的回忆,抚慰了我的心灵。

冬天到了,期待着一场大雪,让我的思绪随着白茫茫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