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跳舞的烟雾 ,网络写手: 覃光林

  • A+
所属分类:励志故事

碧绿的小麦,如光滑柔软的绸缎,在大地上缓缓流淌,一排同样碧绿的槐树、印楝树,似乎在守护着这片麦田,深情看着小麦隐藏的幸福。一缕青烟从树后探出头来,好奇地看着像个顽皮的孩子。现在是乡下的下午。现在不是做饭的时候。一定有人有客人,煮下午茶!俯瞰厨房突如其来的烟雾,我们会激动片刻,然后我们会责怪厨房的烟雾比我们更调皮,故意让我们白高兴。

当太阳从西边落下,整棵树被染成玫瑰色时,我们期待的烟雾就会向我们飘来。村里的外地人会把炊烟当成村子的象征,而文人会给炊烟赋予太多诗意的意义。对我们来说,当我们看到自己做饭的烟升起时,我们想到的只是可以回家吃饭。我们眼睛里看到的是炊烟,鼻子里充满了食物的香味。这是最好的时刻。我们忘记了过去餐桌上少得可怜的饭菜,忘记了每一顿饭都能让我们吃得饱饱的,这已经是最幸福的事情了。无尽的想象拥抱着我们,眼前的炊烟顿时化为佳肴。烹饪产生的烟雾已经成为我们最满意的食物。我们每天都在重复这种错觉,我们真的很享受。

每个家庭都早出晚归做饭。猜猜谁的烟先升到天上,这是我们小时候几乎每天都在玩的游戏。猜对了人,不是最幸福的,谁的烟先来,然后谁最骄傲。烟囱里冒出的烟就像母亲在挥手,只问候自己的孩子。当我看到自己的烟时,我会不停地跳,我面前的烟会和我一起跳舞。节奏强烈,动作夸张。回到家,我常常汗流浃背,气喘吁吁,还没安静下来就抽烟。

长大了,回家做饭,烟味很难见。长大了,离开了家乡,炊烟留在梦里。每当我从远处回到家乡,当我远离村庄时,我看到炊烟,炊烟从我的梦里冒出来,来到我的眼前。这时,炊烟安静、祥和、温暖,就像梦里站在村头的妈妈的眼睛。我的眼睛湿了,模糊了。朦胧中,炊烟袅袅。那时候,我不再关心自己的炊烟,而是村里所有的炊烟都向我张开了双臂。这是一个奇怪的时刻,当梦里清晰的一切来到我眼前时,它变得越来越模糊。我走得很慢,因为我想细细品味一步一步走近烟雾的温暖感觉,尽可能多的花时间去滋润内心的渴望。在远离家乡的日子里,炊烟是我梦里的常客。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看到烟囱冒出的烟,我想起了家乡的烟。那一年,我在东北的漠河上,晨光中看到了无数的烟雾,就像白雪中的精灵,哭个不停。泪水在我脸上凝固,我的心变得火热。我要回家了。我离家太久了。

现在,我家乡的人不用用土灶做饭了。当我回到我的家乡,没有烟的影子。舞蹈的烟雾永远消失在视线里,潜入梦里,在心里飞了很久。

小时候,厨房做饭冒出的烟让我梦见了渴望的美食。长大后,烟变成了乡愁,很多时候它的舞蹈变成了刀,伤了我的心。如今,内心舞蹈的烟雾是对生活的一种追忆,甚至是某种失落。故乡还在,亲人还在,但炊烟已去,一些珍贵的东西只在灵魂的尖端,与炊烟一起徘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