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在负担中变老 ;创作人: 朝颜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春雨绵绵,空气中弥漫着湿气。当我走路去上班时,我看见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走在我前面。她背着一个小男孩,在雨中摇摇晃晃,试图往前走。刹那间,我心中的那根弦突然被轻轻触动,一些与爱情有关的温柔的波浪如涟漪一般,在我心中荡漾开来。我记得我的母亲,她一次又一次地背着我走。

我女儿是在她妈妈的背上长大的。我承认我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孩子长大后我几乎从来没有背过她,或者说我根本背不动她。因为各种繁忙的工作和生活,我总是把女儿交给妈妈。女儿上了三年幼儿园后,妈妈用她往日的慈爱背了女儿三年。直到熟悉了八一南路的老街,他们才能闭上眼睛,想象哪里有广告牌。

我记得那天下着雨,我正要发动汽车去上班。然后,母亲领着女儿下楼。她左手撑着伞,蹲下身子,用右手熟练地把女儿背在背上。我听到女儿在大声说什么:“奶奶,快跑。我今天想当值日学生,所以不要迟到!”我的母亲,一个五十多岁的母亲,真的是背着女儿在雨中狂奔。在她奔跑的一瞬间,我突然看到妈妈的白发在风中飞扬。那一刻,我不忍看了很久,但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湿润了。

母亲的生育年龄应该从十几岁开始写。她有一个强壮的身体和宽厚的背部,这可能是因为被时间所累而锻炼出来的。她是家里的长女,弟弟妹妹在身后悄悄溜走。我奶奶总是太忙,所以她把早点带弟弟妹妹的责任交给了妈妈。通常,母亲会在会走路的时候握住她的手,不会走路的时候把它背在背上。在松林里,妈妈一边教弟妹们如何一边干活,一边挑着松散的头发,而背上的那只在身体有节奏的摇摆中甜甜地睡着了。

然而,母亲们从未承受过这种负担。祖父早逝,母亲像真正的长辈一样分担着家庭的重任,给予弟妹母爱般的照顾。这些年来,在结婚生子后,我的叔叔们一直对母亲有着深厚的感情,这可能与他们一起长大的岁月有关。

当我侄子出生时,我对母亲熟练的马具感到非常惊讶。她甩开一块长布,加宽中间部分,支撑在我侄子的小屁股上,帮了一半又一半,顺手把我侄子举到背上,紧紧地系上,然后拉着绑带的两头,缠在她的腋下和肩膀上,胸前打了两个结,孩子牢牢地贴在背上。母亲带着用皮带绑着的侄子在乡下散步。在那里,我的侄子学会了张开舌头说话,学会了许多蔬菜、谷物和杂草的名字。在我的记忆中,妈妈不止一次地回顾她熟练的吊带动作,直到有一天,我的侄子长成了一个活泼的小男子汉。然后,她抚养了我的女儿和一个小侄子。

我妈妈经常想起三十年前曾经把我妈妈和我们兄妹的体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那根带子。一位20多岁的母亲在卸下弟弟妹妹后不久就有了自己的孩子。在贫穷困苦的日子里,母亲背着我们上浆,干砖盖房。妈妈的汗水一般从背弹簧里流出来,到达我们兄妹的胸口。年轻的我们,闻着酸汗,笑着,哭着,或者睡得很香。时间从母亲的背上悄悄溜走,透露出一个女人对生活的顽强气度和承诺。

从农村到城市,妈妈从来没有停止过挑担子。她用宽厚的脊梁和无尽的爱,见证了三代人的成长。现在,我女儿也上小学了。妈妈终于把背带裤藏了起来,留下了她背着的时间。就像一只扛了半辈子犁的老牛,妈妈卸下了属于她的负担,或者说是岁月强加给她的负担。三代之后,我妈终于觉得自己老了,开始提“ Lao ”这个词。因此,她经常滔滔不绝地说我可以再要一个孩子来延续她生育的时间。然而,实现这一期望似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理解母亲的失落和衰老。我经常这样安慰妈妈:“不要丢了你的背带。等我有了两个孩子,女儿有了宝宝,我只能靠你来扛了。你知道,我不会背。”

母亲浑浊的眼睛闪着期待的光。至于我,只能背过身去,偷偷擦去眼中的泪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