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中的萤火虫/萤火虫/萤火虫 |撰稿人: 野马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如果我不理你很久,不理你很久,

直到我再也不和你说话,

你还会记得我吗?

我只想说,如果有一天,我不续费签名了,很久也不续费了。

直到连蚂蚁都开始更新情绪,你能读到关于我的消息吗?

你说,你要乘风,去一个尽可能远的地方。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那天晚上,你走过一片树荫,那条我走过无数遍的路,然后带着各种心情追上最后一辆消失在路灯下的公交车。

也许我在另一边,也许我孤独地走过嘈杂的人群,带着昏暗的灯光;

或者,孤独,我走在湖边,有一个高高的光喷泉,水雾弥漫在我的脸上,但这个地方不是我的家。虽然漂亮,但也有一些温暖的家庭,我只是一个过客。

或者说,我在一个空旷的广场上,我想让自己飞起来,却发现广场上只有一些凌乱的舞步,爱秀的人在陶醉着自己,而我只陶醉在夜色中,然后,我越来越孤独,蔓延得很远,就像黑夜里的脚步声,短短的一段路,却走出了各种心情。

我喜欢路灯,昏暗应该属于暖色,能让人的影子变老。但是有一大片悲伤的灌木隐藏着,碎玻璃,它使深蓝色的天空变暗。

车呼啸而过的时候,有没有人注意到我和窗边的路灯,因为我不止一次的注意到晚上在路灯下行走的人,一对,一对,一个骑自行车的,还有孤独,是回家还是离开?最终,它消失在夜色中。

你说,你可能真的要走了,不管是无休止的挣扎后的无奈,还是命运的不公。我只想说,不要往下看。当你仰望星空时,有一种非常纯净的蓝色,有你母亲的微笑,有你童年梦想中的牙牙学语,有我的思念和心情。我淡淡的微笑是对你的鼓励。

樟树的夏天,我在满是羊蹄甲……

时间就像沙漏。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再次相遇,回到圈子的起点。狗尾草在点头,遮阳篷船在河里,载着你的梦和我的梦,漂流到江南烟雨弄堂,躲成一幅淡淡的水墨画。河边的桃花依旧笑红了你的脸,夹杂着白梨花,模糊了我的眼睛。从头到尾,也许我们只是在纸扇上画了一个梦。关闭风扇,进入下一个循环。

健康如夏花,应珍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