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枣树 、笔者: 雨凡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父亲打电话通知我,老房子要装修,周围的一些果树要被砍掉。我突然想起院子里靠窗的那棵枣树。

小时候,爷爷喜欢抱着我,坐在枣树下,给我讲他永远不会讲的故事。温暖的阳光透过枣树树叶间的缝隙,在我身上留下斑驳的影子。有时候,微风一吹,浅绿淡黄的枣花悄悄落在我身上,就像爷爷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

这棵枣树是他在山里吃了新鲜的酸枣后种在院子里的。爷爷当时还是孤儿,面临着离开故土到外地谋生,还是留在家乡发展的窘境。最后,他把希望寄托在这块枣核上。如果它能发芽种树苗,他会留在家乡。

爷爷没有刻意给它浇水施肥。一个月后,那个地方竟然长出了一棵幼苗,爷爷很高兴。他悄悄地放下收拾好的行囊,以一个普通农民的身份留在了生产队。

后来,爷爷在村民的帮助下成了一家人。而且那棵枣树已经枝繁叶茂了,每年能结很多枣,我家的枣村民都吃过。

爷爷结婚的第二年,枣树上有很多枣子,让爷爷很开心。让我父亲高兴的是,在树上长满枣的季节,我父亲就像那些长满枣的人一样出生了。爷爷给父亲取名早生。

从此,爷爷好像有了无穷的精力,种地,种地,在河里钓鱼,在山里猎兔子。当我春天去秋来的时候,我祖父的家人就像挂在屋檐下的一串红辣椒一样生活。

在一个深秋的季节,清晨,当爷爷的眉毛像郊区的杂草一样被霜覆盖时,一场暴风雪提前到来,枣树因为没有及时涂白而被冻伤。爷爷站在枣树下,摸着冻得又脆又硬的树枝叹了口气:“唉,我再也吃不下大红枣了!”在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中,我大声呼喊着宣布我的到来,驱散了爷爷眉毛的阴影。爷爷给我取名红枣。

这个冬天,我的声音变得温暖。爷爷似乎不再老了。他和父亲煞费苦心地把冻土挖出来,在枣树根部周围埋了一堆农家肥,好让孙子来年能吃到大红枣。村民们劝爷爷不要浪费时间,因为枣树都快冻死了!爷爷还固执地给枣树刷白,用白色的薄膜纸包裹。

第二年春天,这棵枣树意外地吐出了一片鸭舌般的绿叶,油里透亮,阳光灿烂,仿佛点缀了许多绿色的宝石。

深秋,枣树的叶子由绿变黄,逐渐脱落。那些青枣渐渐变红,像无数的小灯笼;火红的像一群调皮的孩子在绿叶丛中探头探脑,谈笑风生。爷爷说我就像这棵红枣,说如果不是我的到来,也许他会放弃这棵枣树。

6岁的时候,我们家搬到了一个小县城,但爷爷却固执地不肯离开。他不能忍受这棵老枣树。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枣树也见证了爷爷从绿毛到白发的老去。只有老枣树还在院子里表演生命的轮回。

我已经在一个大城市定居了。我的家乡对我来说只是一个象征。记忆里只种过枣树。那粗壮斑驳的树体,上面有许多皱纹,就像爷爷饱经风霜的脸。在无数个梦里,我依稀看见爷爷拄着拐杖,肩上扛着一朵枣花,悠闲地向我走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