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没有父母的老房子里,我只是家乡的一个客人 ;发布人: 孙道荣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一个

老家亲戚的孩子结婚了,请他吃喜酒。他欣然接受。

当他回到家乡,走出车站时,他有点恍惚。婚宴在明天。他不知道是直接去亲戚家,还是先住酒店,明天再去。

这是他母亲去世后,他第一次回家。父亲早逝,母亲三年前离开。

母亲葬礼后,他在县城姐姐家住了几天。走的时候姐姐对他说:“哥哥回来陪我。”他当时点点头。

但当他再次回来,站在熟悉却陌生的车站出口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2

当然不是之前。

父母不在的时候,他每次回来都不着急,不管多晚。他会坐出租车,直接去他家,离县城20英里,他长大的国家。

有时候,他会提前告诉父母,他会回来;有时,他会突然出现在他家门口,这让他的父母既惊讶又高兴,并轻责他的突然袭击。有时候他也不急着回家,就去县城他姐姐家休息,然后带着他姐姐全家和一大帮人回家。

我一到村长,就看到老母亲在额头上往外看。露水打湿了她的裤子。天知道她什么时候站在村口。我姐姐一定事先告诉了她老母亲。

每次带着这样的兴奋回来,我的老房子突然充满了声音,兴奋得吱吱作响。只有当他们回来时,老房子才再次显示出快乐和充实。

这是他熟悉的老房子和家的味道。

但这一次,他突然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他自然可以像以前一样去姐姐家。他和姐姐很亲,孩子和叔叔也很亲,但毕竟是姐姐家。他以前是不是顺路,甚至呆几天都无所谓,因为他有自己的家。——他父母在家等他,他随时可以回家。

现在,如果你再去你姐姐家,你只能住在那里,不能转学。他真的成了住在那里的客人。想到这,他突然对去姐姐家失去了兴趣。

我们先回老房子吧。在他心目中,他用老房子这个词代替了家。父母不在了,没有家。

他叫了一辆车,回到老房子里,对司机说,在路边等我,我就回市里去。老房子的一个角落倒塌了。母亲去世后,他和妹妹们整理母亲的遗物,锁上门,再也没有回来。

他绕着老房子转了几圈,那破老房子随着他心中的家一起倒塌了。

在村口,他遇到了一个邻居。邻居说:“回去……”咽回去。成了邀请:“不然来我家。”

他感谢邻居,那一刻他意识到自己是长大了的村子的客人。

他开车回到城里,住在一家旅馆里。犹豫了一会儿,他打电话给妹妹,告诉她他住在县城的某个酒店。姐姐淡淡的说:“你住什么酒店?你为什么不呆在家里?”他笑得说不出话来。姐姐又说,“那就过来吃饭吧。他同意了。

在妹妹家楼下,遇到了逛街回来的妹妹。邻居看着他,对他妹妹说:“家里有客人吗?”我妹立马说:“什么客人,我哥!”

他姐姐的话打动了他,但他知道邻居是对的。在姐姐家,他是客人;在家乡,他也是客人。

那天晚上,他喝了很多。回到酒店,接到儿子的电话,儿子问:“爸爸,你明天在家吗?我们回家吧。”他告诉儿子:“我回老家了,你妈妈在家。”

放下电话,他放声大哭。

在家乡,他已经是客人了。但是,只要他在,妻子在,远方的家依然是儿子的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