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锅白米粥 ,学者: 佚名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他越来越想喝一碗粥,一碗纯米粥。在粥里,只有米饭和水,却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喝一口,香味会直接进入你的内脏。是来自太阳和大地的芬芳,让人深深陶醉。

为了喝这么一碗粥,他走遍了所有的餐馆。但是每次,他都很失望。那些米粥要么无味,要么太甜,他咽不下。

他必须自己做。找出高压锅,淘米,放入水,放在煤气炉上烧……最后可以放进碗里的粥,但是米是米,水是水,没有味道。不甘心,他换上一个普通的铝锅,把米饭重新放在水面上,用小火慢慢煮,直到米粒全部开花……,但最后喝了一口碗后,还是失望,粥里没有香味。

他真的不知道从哪里喝这么一碗粥。过去,他每天都可以喝。

那时候他经常搞应酬,每天差不多11点到家。但是不管他多晚回家,她总是兴高采烈地开门:回来,喝碗粥!饭桌上,一碗粥正冒着热气。他坐下来,慢慢搅拌,用勺子喝水。粥有点稀,但只是解渴;有点热,只是暖胃;米深处传来的香味总让他觉得自己是坐在春田里……喝完一碗粥,肚子感觉特别舒服舒服。接下来,他可以好好睡一觉……

他什么时候开始忽略那碗粥了?大概是在认识了洪之后。

阿红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女孩。她平静如水,温暖如火,妩媚如花,冰冷如霜。……在阿红的怀抱里,他彻底迷失了自己,再也想不起回家的路。

他为洪向她提出离婚。她顿时愣住了,然后抱住了他,泪如雨下:求求你,别离开我!而他只是无聊地推开她:离婚吧,我喜欢别人……

结婚,最后离婚,他可以名正言顺的和彩虹在一起。

最初的日子真的很开心。他们一起去酒吧唱歌,或者和阿红一起旅行。他觉得自己再年轻的时候充满了活力。但他的快乐不会持续很久。

那天深夜,从酒吧回来后不久,他感到胃疼得厉害。他挣扎着爬起来,找出胃药,拿了下来;痛,依旧如浪。他记得每当他肚子疼的时候,她总是给他端一碗热腾腾的米粥,让他趁热喝。而他的胃,喝了一碗粥之后,安然无恙。于是,他推了推睡在他旁边的阿洪:起来,肚子疼,帮我煮碗粥。一弘翻了个身,不理他。他不停的推:快点!谁知道,阿红突然坐起来:你烦不烦?你肚子疼。你得自己想办法。为什么总是让别人不安?然后弘气冲冲的抱了被子,去隔壁书房睡了。他一个人躺在床上,肚子疼,心痛……

就是从那以后,他特别怀念那一年喝的那几碗米粥。但是不管他怎么找,都找不到。也许,这个世界上,只有她能做出那种米粥?

几经周折,他给她打电话,约她去咖啡馆坐坐。她答应了。

坐在咖啡馆聊了几分钟后,他问她:你家的米粥以前是怎么做的,这么香?

她惊呆了,说:“砂锅煮容易。少放米饭,多放水。”停了一会儿,她接着说,“但只能用慢火,一直用。”

他很惊讶:用慢火?那需要多长时间?

她淡淡地回答:大概两个小时。我以前每天晚上都坐在厨房里。

无尽的热浪席卷他的心,不由自主,他伸手抓住她的手,两眼灼灼:我还想喝你的粥,好吗?

她轻轻抽出手:不好意思,我的粥只给珍惜的人煮。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咖啡馆。他的眼睛一直跟着她,直到门口。

她刚离开大门,一个男人就向她打招呼,并打开了她的雨伞。原来下雨了。

他清楚地看到,那个男人用右手完全撑住了她头上的伞,留下左肩淋雨。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他觉得自己的视线渐渐模糊,于是伸出手。他擦了擦眼睛,却擦去了手心的泪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