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的大桑树 |小编: 何漂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每当我回到家乡,我总是会遇到它。时间久了,就像一盏明灯,指引我从孤舟归来。年复一年,他在村口站岗,从未动过职,从未换过岗,也从未退休。只要看到它站在那里,我就知道我已经回家了。公交车在村口附近的路上行驶时,我对司机喊道:“请停在桑树边,我要下车。”

大桑树边上是一条县级公路,也是我这个小山村唯一的出路。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桑树前面的车越来越多。记得小时候,我们要去三四里外的镇上的汽车站买票。现在,大桑树也大开眼界。各种尺寸的汽车来来去去。以前常见的拖拉机逐渐被大卡车取代,汽车也在增加。日子在变,人也在变。只有远处的大桑树和蜿蜒的蠲江从未改变。村里的人想法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远离大桑树附近的道路去发展。所有的大桑树都在他们的眼里和心里。他们从不多说什么,但总是把自己的感受注入到村民的期待和渴望中。那些过去喜欢光着脚闲逛的孩子不见了。他们都长大了,离开村子去了城市。这棵大桑树越来越老了。它树皮的粗线条是随着它的年龄写的。它永远默默无闻,傲然屹立在村里,无论阳光还是风霜。

一到冬天,我就想起家乡村子里的那棵大桑树。树枝干了吗?树叶一定几乎枯萎了。有些黄叶可能会被压在路上石头的裂缝里,有些可能会被风吹成小溪流,有些可能会掉到它脚下的土壤里。就像我们这一代人在村子里的命运一样,大桑树看着一群和我们一起长大的人,他们有的可能离家很远寻求发展,有的可能在附近的城镇定居,有的留在村子里结婚生子,过着平凡而真实的生活。

有一段时间,大桑树只为那些黄昏时分出来,踏过晨雾,送走夕阳的人而生。当大桑树的枝条发芽时,村里的人们开始在田野里播种希望。当大桑树像一把大伞一样茁壮成长时,村里的人们开始互相抢劫。当村里的人对丰收感到高兴时,大桑树只是迎着风微笑。当村里的人感到身心疲惫的时候,大桑树有尊严地看着无边无际的田野。大桑树总是用坚定的目光注视着村庄的变化。世界辽阔,日月轮转,却依旧无语。

在大桑关心的村子里,也有一些它看到逐渐离去的人。几乎所有这些人都与大桑树同时出生。他们的人生是沧桑的,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历经磨难,他们已经尝遍了风风雨雨。时间不能离开他们和大桑树继续与风霜抗争,他们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大桑树也很悲伤,但它不能像人一样表达感情,却能发出一句深情的话,一滴离别的泪,一首诗或一首歌。大桑树只能像老树一样挺拔,它会继续爱着脚下这片土地上的父老乡亲。

现在我越来越能体会到大桑树的感情了。它就像我的父母一样,期待着我回家。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乡愁变得更加强烈,我会把所有的家乡情怀都寄托在村里的桑树上。在古代,人们在房子周围种植桑树和梓树。后来人们用“桑树”来指代家乡。这首诗& middot潇雅&米多;萧华写“桑子之地,父国与母国”,柳宗元也在黄文施立写“田园鸟来此为所欲为。现在我想起了桑子”。记得三年前,我晚饭后去散步,路过城里的一个小巷子。巷子口还有一棵大桑树。我立刻想起了家乡村子里的那棵大桑树。当时回忆涌上心头,我写了一首诗《村里的大桑树》:

村口的大桑树

守寡多年

亲戚朋友都死了

留下

一堆乱七八糟的杂草正在蔓延

一条被厚厚的大麻缠绕的老路

呻吟着

风刮掉了留下的一丝毛发

一只鹧鸪在她身上

烧霜的树枝

说出你最后的祈祷

为落叶的乡愁祈祷

为忙碌的白蚁祈祷

不要饿死

为明年春天祈祷

记得回家的路吗

从那以后,每当我去一个新的地方,只要找到那棵桑树,我就会停下来凝视它,在它身边回忆它,带着它的梦想飞走。我也认真想过一个计划。等外面的日子够了,等我真的老了,我就要回老家,回大桑树那边去。春天来了,我看看燕子是否停留在它绿色的枝头,我会在我的诗里问:“枝头还记得鸣啭,春天就像一个猜想。今天是蚕茧剥茧日。你怎么没看到颜回来?”太阳落山时,我会在它厚厚的桑叶下坐一会儿,拉一把二胡,哼一首小曲。假期结束后,我站在旁边,看看像我一样漂泊的年轻人是否回来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