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玉渊潭的声音 发表人: 孙长江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我爱美,但不自夸。我做了太多蠢事!走在北京的大街上,盯着匆匆路过的女孩子看了很久,回想起小时候的时光,好几次差点被人落了大牙;点缀在街上蓬松草坪上的一丛红薯,会在绿叶核里串出一个高高的杵,周围是圣洁的白花。在人来人往的北京,没人会看,但我看到扫街的人几次放下工作,关切地问我在找什么……爱安静。

于是我打车去了玉渊潭,如果只是路过的人绝对不会去。因为据说那里很美,也比较安静。

水池是一股水流,在高低土堆间荡漾,曲折曲折,四周是堤岸,在岁月的侵蚀下很难找到任何人工痕迹,到处都是波光粼粼的波浪。几座桥,形状各异,像彩虹一样横过池面,每一座桥都比另一座更有灵性。站在一个座位上看着另一个座位,你总会想到站在那边一座更有灵性的桥上。这座桥不是人造的,是吗?谁做的?我不知道。我能想到的就是上帝创造了他们,让他们走,让他们在这里呆太久。它们已经扎根,离不开水池。如果你搬走了,这个世界上一定没有什么可以填充的了!

我认为水很深。否则,我们怎么能保持高大的库珀和摇曳的垂杨的美丽形象呢?站在岸边,从一个随意的角度往下看,绿色的笼子里满是绿色的水,满是绿色。只要绿色的风格荡起来,你就会知道有一缕微风吹过岸边下垂的丝绦。如果不是花园外的山,树木被松散地挡住,你甚至可以看到你看不到的建筑和塔。许多年轻人称之为现代繁荣,无情地摧毁了花园里淡淡的深情。我以为我在喝着一杯酒,喝着酒,嚼着一片绿色,我醉了。突然,我又想,我来的不是时候。在一个月的夜晚,银辉的建筑是朦胧的,薄薄的云冲淡了巨大的空塔。这里会更漂亮!

池子里一定有鱼吧?红色,或带有五颜六色的图案,甚至一条鲤鱼或一条普通的鲫鱼随处可见。他们都善良而安静,躲在水下,玩耍,在这里啄,在那里摸,孤独,玩累了,拱着嘴出水,制造出一个发人深省的涟漪。在我的心里,藏在记忆深处的一朵花将永远绽放。确实有人打着“禁止钓鱼”的牌子偷偷钓鱼。我觉得他们很聪明,但是他们已经看穿了这个“地方没有银320 ”的笨拙。于是我坐在一块刚好够我屁股的石头上,没有认真看。他们的工具不仅容易携带,而且简单。一个笼子一样的家里,里面有一个洞,几块看起来没有啃干净的骨头被扔进水里,剩下的在等着。我想当然地认为,当他们再把它拉上来的时候,它一定是红色的,五颜六色的,还和鲤鱼或鲫鱼绞在一起。但是,没有,还是没有,但是他们没有失望,就扔了下去,又拖了上来,然后看着想着……,我忍不住笑了。他们不是在钓鱼,他们是在钓已经失去很久的故事、孩子的兴趣和快乐!

花,盛开在花园里树木之间的空地上,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静静地,开了又开,什么时候该开;当它倒下时,它就倒下了。当它倒下时,赞美它或珍惜它,而忽略它的潮起潮落。我从没说过这个世界上有一缕晴空可以传播。蜜蜂,穿梭在美丽的色彩之间,除了嗡嗡的翅膀不停地拍打,没有任何声音。它悄悄地翻找着核心,几乎忙得不可开交,飞走了。很快,它又飞回来了。是刚才那个吗?无法辨认。他们什么时候会很忙?我想只有雪花飘飘的时候才不会错过。到那时,他们累了,累了,他们一定到了自己的黄昏。就像我现在这样,如此从容果断的离开,似乎这个世界上没有留恋,也没有人会想念我;突然消失在人们来不及发出的叹息和叹息中。后悔吗?一点点;难过?确实如此。

与喧闹的城市声音相比,在已经安静的花园里,我像羊群中迷失的孤独的大雁,找了一个靠近僻静处的角落,坐下来,看着宫墙上的柳树,看着沧桑,看着最近的花朵,看着蜜蜂在酿蜜,看着石头上的青苔,看着……不知道其他地方是否安静,我能看到吗?我要不要用散落在玉渊潭看得见的宁静,为今天的遗憾和明天的笑料找到一份类似的骄傲安慰,为无奈和悲伤找到一份寄托?

可惜在还没有找到安慰和寄托的时候,我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却又不忍哭出寂寞,以至于连著名的豫园亭的重檐都去不了,于是我走出了坐了比流浪时间还长的花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