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月红色 ,发文人: 郭成良

  • A+
所属分类:励志故事

俗话说:“十里不同日,五里不同俗。”但是在汉族大家庭中过年的习俗是相似的。小时候有山歌:“腊月二十三,早家娘娘腔要上天;二十四、掌柜宰猪,二十五、用子弹和灰尘扫房子,二十六、派伙计们过年……”。人们在田间辛勤劳作了一年,挥汗如雨,看着新年的到来。他们不得不忙碌一段时间来准备新年。现在人们的生活普遍比较好,对新年的期待没有小时候那么迫切,也没有按手指数日子的欲望。有人说“现在的人天天过年”没错!

我去过几个年货市场,开过几个夜市。会上拥挤拥挤的场面令人震惊,琳琅满目的商品令人眼花缭乱。最愿意去的是每个市场都有卖春联的区域。春联铺天盖地的灯笼摆件生动地渲染出一片中国红,让人眼前一亮。各种春联、门神、福字、寿字、福字、贺岁、吉祥宫灯、红灯笼、生肖、窗花剪纸……五颜六色,吉祥如意。平面、立体、镂空,都透露出一个主题:年味越来越浓。看着这些现成的春联,多年前,关于写春联的往事清晰地浮现在我们面前。

我的家乡位于腊基山脚下,是硇山的一个贫困村,但这里的人们并没有因为土地贫瘠而自怨自艾,对生活始终充满信心。记得小时候,临近年关,父亲要准备好几副对联(写对联的专用红纸)。有时候,他拿着一小瓶墨水,叫我提前去舅舅家写春联。

秘书大叔是村小学的民办教师,老师最有资格写春联。每年这个时候写春联的人很多,春联按照先到先得的顺序排好队。人们挽着手,或谦恭地看着二叔拿着烟斗挥舞着双手,或互相交头接耳,表示羡慕。也不是因为我是亲侄子,舅舅照顾我,先给我写信。有时候我去晚了,要等很久。我妈妈几次派我妹妹去看她。有时候,舅舅还要先写后面人的对联。虽然我心里不高兴,但我的脸不能表现出来。

最后,是为我写的。只见二叔把对联捡红了,对齐了,折了,剪了,对联,横幅,门芯,边角料都不要扔掉。当我开始写作时,我看到他啜着笔,屏住呼吸,垂着手腕。经过一系列动作,对联上出现了大字。我可以断断续续地读它。每次写完一副对联,舅舅都要大声念出来。每年,他写的最多的是:“日子越来越长,岁月越来越长,人越来越长寿。春满,功夫满。”写完最后一个字,我折好春联跑回家。

我妈扫完院子,我哥把去年门框上剩下的对联撕了,揉了揉糠,就在那里等着。当我们从家里拿出来放在大门上时,远处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此起彼伏,很多人的大门上已经贴上了对联。红色的春联用吉祥喜庆的门装饰着新的或旧的门框和门楣,大门顶上和墙上的残雪泛着红色,很像农村姑娘刚结婚时红润的脸颊。连红被贴了,鞭炮一响,我们就跳起来大声欢呼:“新年,新年!”

80年代中期考入县师范学校,校外开设书法艺术课。对书法有一定的了解,跟着老师学习书法,潜心学习。我的目标是,每年腊月不再带着几摞对联跑到舅舅家,把自己的话贴在自己的门上,装点繁华的正月,过一个不寻常的新年。

这个愿望在当年的腊月实现了。看着自己写的春联,心里充满了蜜意,发誓要好好练字,在正月门面上展示自己的书法艺术。

我很忙,妈妈从师范三年级就匆匆开学了。我在农历十二月二十四日和五日很忙。小区里的爷爷、叔叔、阿姨或孩子一个个来到我家,提着一小瓶墨水或一袋煎饺,来写春联。我有点激动。师范三年的书法实践,有地方可展示。我拿起对联,对齐,叠好,剪好,剩下的零碎没扔掉。我认真写了对联,从早忙到晚,一直忙到除夕中午。我的春联光花时间写几份是不够的,不然我妈又要唠叨了。每个人的对联都贴了,但我们家的人来来往往。只有贴对联放鞭炮,外人才不会再上门,让大家安心过年。

可惜我想追求完美,想展现自己的能力,用心灵手巧画一个门神。从去年开始,我在我们家的院门上画门神。当时的门神大多是线条勾勒,手工印刷。一对门神卖一两块钱。我买了一双,涂在玻璃窗上,然后装满。整个画面色彩斑斓,色块凝重。秦琼、旌德两位将军赫然立于纸上,气势恢宏,有一种呼之欲出的伟大感觉。买一双,抄一双,贴在门上和主门窗扇上。花点时间,玩点开心,存点钱,吸引别人的目光。有邻居小伙缠着我为他家画门神,说了几筐好话,我无奈为他家抄门神。这项工作需要很多时间。如果你画错了,你将不得不重新确定你的财富,重新开始。

写春联的边角料也很有用。写“出门见幸福”贴在门前的老榆树上,“躺在福地”老人卧室墙上,“五谷丰登”粮仓上,/[/k1。“五味生香”“移风易俗”贴在厨房门楣上,“安全出行/

临近黄昏,远处的鞭炮“噼里啪啦”响得越来越密集。在频繁的尖锐呼啸之后,伴随着“bang—”“警笛声—”的频繁爆炸,天空的大炮在空中爆炸,火星

年味越来越浓。

忙完腊月,我进入了正月。2008年,在家家户户的精心准备下,我昂首阔步,噼里啪啦,吵吵嚷嚷,来到了人间。走在大街上,人们的脸是红的,小女孩的棉袄是红的,贴在院门上的春联是红的,人们的礼物是红的,院子里影子工匠的亮子是红的,社火场上涂着浓油的脸书是红的。连人们的笑声和敲锣打鼓都是红色的。…/[

对农民来说,最重要的是门楣上贴的春联。这本红皮书是用墨水或金子写的。有一年,我给舅舅家写春联。因为我叔叔不识字,大门上的对子贴错了。一边有七个字,另一边有九个字。没关系。很少有人发现,重要的是,红色的春联贴在自己的大门上,吉祥如意,光彩夺目。今天是除夕。特别是祝风调雨顺、福寿双全、恭贺新春的一对,为乡村的味道增添了深刻的寓意,一年的韵味又足又长。

朋友和邻居见了面,互相鞠躬问好:“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整颗心都暖暖的,红红的。过年了,心事,抛开不说,除了大人小孩沉浸在年味里,就连人们家中的牲畜和果树也感受到了年味。你看,大叔正牵着骡子去走亲戚,骡子的额头、鬃毛、尾巴都用红布条扎着。想必他家里珍贵的果树也挂着红布条,不迷信。给他们穿上节日的服装,只是为了让他们开心和幸运!

过去的历史悠久,过年的方式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多习俗被丢弃,形成了新的习俗,比如在网上组织年货、聚会拜年、在微信上寄信拜年、看春晚等等。春联不像以前那么拥挤,排队写了。它们遍布市场。你可以用钱买,但它们缺乏一点品味。没有复杂的流程是不是太简单容易了?是不是没有人类礼仪的情调?似乎是。但这迎合了当今人们快节奏的生活方式。

不变的是红对联,也是正月染半边天红。这一年的味道依然散落在城乡之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