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姚和小姚 ;转载人: 程奎星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那个中年人姓姚,我一直叫他老姚,是我们企业一个不起眼的临时工。在上海大学读书的宝宝是小姚,老姚的儿子。没见过小姚,但很了解他父亲,知道小姚当时是上海的大学生。

老姚是个高个子,但是身体很瘦,就像一棵大树,但是只有一根树干,很单调,还有点虚弱。老姚的帖子是司炉,是一个密闭的炉膛,温度接近89百度。将近十吨煤一班烧八个小时,人工用铲子和铁锹把煤铲进桶里,然后吊进炉膛。十吨煤,也就是一辆大型铲车四五铲的重量,是一个小京山公园堆起来的时候。不仅如此,老姚还得开车把烧过的煤渣带走,清理干净。这绝对是纯体力劳动,不仅累,还因为和煤打交道差点黑了非洲。

老姚来自邻县。他家还有几亩耕地,种了果树,养了猪。他是中国农村的一个普通家庭。为了照顾下班时间在家的工作,他们安排两个人八个小时后轮流,这样下班的时候就可以在家待上将近一个星期。在城市里,已经变成了简单的吃饭睡觉工作的机械重复。按照老姚的说法,“过得很快。不这样做,家里活着的姑娘一个人在家会太忙”。

记得有一次值夜班,巡逻恰逢老姚当班,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老姚。后来在角落的煤堆上找到的。我没有打扰他,仔细研究了一下,观察到了中年农民韩,一个普通的父亲。可能是我太累了,躺在煤堆里打瞌睡。我身上盖着几个编织袋,侧着身子蜷缩着,全身都被煤灰洗礼了。即使离它很近,我也认不出我的脸,又黑又模糊,只留下一个轮廓。估计破旧的衣服可以把缸里的水染成墨水。在嘈杂的机器里,我能听到粗重的气息/[/K18/。

突然,老姚像触电一样坐起来,发现我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盯着他。我忙着道歉“。没事的。我会替你留意的。休息一下”。他忙着解释自己没睡着,却眯了一会儿眼睛,睁不开。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有些人有事,又是一个熬夜16个小时的。我说,睡觉的时候打个盹。我会帮你处理的。煤开了我会打电话给你。老姚这种人不知道怎么说感恩,但我知道他的内心比任何人的感恩都真诚。我看着壁炉里燃烧的火焰,在昏暗闪烁的灯光下,躺着这样一位父亲。

我没叫老姚。我真的很想让他多睡一会儿。我拿起铲子,把煤放进煤斗里,就像这是我爸爸。我只是想让他休息一下。活着要负责任,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要充满希望,这样无论多累都可以坚持下去。

老姚的职责是做一家之主,做一个儿子的父亲。老姚的希望是他还在上海读书的儿子。我经常和他们聊天。我知道老姚有个儿子,很有前途。老姚为了儿子好累。不管他有多困,每次说起上了大学的儿子,老姚的眼睛一下子就能亮起来,好像突然亮了一盏明灯。每次见到他,我总是和他打招呼。“老姚,你儿子有没有叫你”。我知道,这是他最大的骄傲,而这种骄傲完全让他不知道什么是卑微。这是一个伟大的父亲。他不缺乏支持和快乐。他有一个懂事的儿子。

至于小姚,我以前没见过他,但从他的话里我大体知道小姚。小姚大学学习好,每年拿奖学金,平日出去打工。小姚公休不愿意回家,寒暑假也上班,所以过年回家一次。小姚是个懂事的好孩子,他的父亲是那么的骄傲,我总能从他说起儿子时的语气中听出来,似乎一个领导只有说话的时候才有自信。虽然小姚很努力,老姚也很努力,但是上海消费水平高,老姚刚盖了几套新房,家里很拮据,只能出去打工。

老姚是小姚的父亲,也是很多普通孩子的父亲。在这个“拼父”的时代,我们要知道,我们的父亲才是我们真正的“绝望的父亲”,我们在拼命的养家糊口,为了接受教育,为了更好的生活。

现在,小姚已经毕业工作了,两个人都要过上幸福的生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