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击手 |撰稿: 蒋文锋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那天早上,我正在办公室写材料。

“有没有废弃的书报出售?”一个细细的声音过后,一个男人在门口走了出来。那人背着一个蛇皮袋,头发蓬乱,脸色黝黑,全身上下脏兮兮的,左手只有半拇指半小指,是个拳击手。我动了恻隐之心,然后对着办公室里的那捆旧报纸做了个手势。那人放下蛇皮袋,从里面掏出一杆秤,嘟囔着说:“六斤,八两,三毛,三百二十四,三百一十八,一共两块四毛。”放下体重秤,从内兜里拿出一堆零票,右手拇指和食指蘸着口水仔细数票。我有点不耐烦,向他挥挥手,示意他别数了,赶紧走。“好人,谢谢。……”那人点点头,甚至说了几声“谢谢”才离开。

下班后,我去附近的一家小商店吃午饭。你一进门,就会发现里面一张桌子上,围着几十个人,有老有少。我凑过来看热闹。原来是一群人聚在一起打牌,吊(一种赌博)。村里坐着一个留着鬈发,一双垂着眼睛,塌鼻梁,满嘴黄牙的大胡子男人。邱伸出右手,将两张牌按在他面前。他潇洒的吸了一口气,弹了弹烟灰,然后用他的黄牙哭了:“买!”有一次,十几个手往桌子上扔票。邱看了看人群中叼着烟的,就准备扑通。就在卡要翻的瞬间他把卡滑了下来,瞪着眼问,“还有什么要买的吗?”这时,我看到一只脏手拿着一把零票,伸向牌桌。我歪着头看,突然一愣。那不就是早上去办公室收废书报的拳头手吗?

拳手握着一把零票犹豫着放手,不知道该买哪个牌子。坐在他前面的一个年轻人不耐烦了,从他手里抢过零票,扔在牌桌上。他猛的说:“你混日子,以后不许拿零票。”

坐在村口的邱摊开牌,周围的人“哄”,惊喜地叫了起来。赢了就在桌子中间喊票。突然,脏手伸了进去,一边抢两张零票一边想跑,但是身边的年轻人抢到了。小伙子气愤地说,“拳师,你一个窝囊废怎么拿钱?你再敢偷吴的钱,我就废了你几个指头的右手。”然后握住脏手用力一拧,立刻传来陈杀猪般的嚎叫声。

拳手哭丧着脸可怜巴巴地求:“吴老大,就两块,我房间里的还在等午饭……”

邱看也不看他一眼,继续洗牌发牌。

拳手无奈的眼神被冷着的脸打了回去,乖乖的放下两张零票,走出人群,灰溜溜的离开了。

我很无聊,就出去找了隔壁的餐厅要了盒饭吃。我一碰筷子,拳头就冒出来了。他一进店就悄悄开始当服务员,一个个收拾桌上的剩菜。只是左手少了几个手指,不太好捡。

餐馆老板正斜靠在椅子上看电视。看到拳手就笑了:“拳手,你又输了?”

拳手沉默,一脸落寞。

定了定神,餐厅老板在厨房对努努嘴说:“不要太忙。里面有两大盘刚包装好的饭菜。带他们回去。你老婆孩子可以好好吃饭了!”拳击手勾住他的头,径直走进厨房。过了一会儿,我看到拳头拿着两个鼓鼓的塑料袋走了出来,若无其事地走出餐厅。餐馆老板仍然靠在椅子上看电视,没有再眯着眼。

突然没了胃口,筷子掉了,速战速决,逃离了餐厅。

下午,我在办公室写材料。

“有没有废弃的书报出售?”一个细细的声音问道。

我回头一看,是拳头手。拳手看着我,好像想起了什么,转身就走。

我静静的看着拳手离开的背影,心里慌了。我整个下午都写不出一个字的材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