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文街广英 |投稿: 周瑟瑟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我坐在办公室里,初升的太阳要穿过国家图书馆的古树才能照到我。老树高高的,一棵棵的立在我门前。国家图书馆古籍馆院子里的古树,和地下室的古籍一样安静而古老。不知道他们活了多少年。这个院子已经有将近90年的历史了,因为国家地图已经有100年的历史了。那么他们的年龄应该不会太小。

被古树过滤的阳光,柔和温暖的照在身上。此时,我感受到了有形的生活和具体的时间。什么是时间?生活是什么样的?时间是一座百年老院,依旧如老人般深沉,生命透过古树的光辉,抚摸着我的脸庞。

我喜欢金文街的光影。每天早上,当我来到金文街时,我都会被这条街上的老北京小吃所吸引。我看到的老北京小吃有十三绝、豆饼、爱窝窝、蜜饯、姜片、糖耳、面茶、痱子皮、沙琪玛、英比、糖糊、豌豆黄、豆馅芝麻饼等。在玻璃窗里,这些老北京小吃散发着美食和美食的气息,金文街的光影在老北京的小吃和老人之间摇摆,我走过,仿佛真的融入了老北京。在北京十几年了,一直在海淀大学生活工作。我来到金文街的国家古籍图书馆工作,因为我拍了一百集的纪录片《故事》。原来老北京的光线这么柔和,这么简单。

国家地图的朱红色大门高大而古色古香,上面有青铜狮子扣,前面蹲着两只石狮子。光芒照在朱门和石狮身上,尤其是我身上。经过多年的侵蚀,他们都是微老微老,但我正值壮年,每天经过大门的时候,总是会放慢脚步,甚至会在石狮附近停留一分钟产生幻觉。石狮说话了,是历史的见证。梁启超、鲁迅等人在这里进进出出。穿长裙的人变成了现在的自己。基于这个原因,我在诗中多次写到这对石狮和古庭院。

来陪我玩的诗人朋友总是拽着我在门前的石狮子旁边合影。但是我一般会带他们去院子里的石碑上拍照。《东墙下的亭碑》和《西墙下的北平图书馆碑》是蔡元培和钱所著,出版于1931年6月25日。门前的石狮子,院子里的中国手表,文远馆纪念碑和博物馆纪念碑的石碑都是在20世纪30年代博物馆建造时从圆明园遗址移走的。他们是来守护金文馆四库全书等古籍善本的。

我喜欢散发着时间气息的古籍珍本。当我们办理完各种手续,国家地图工作人员为我们打开这些无价的古籍珍本时,我的心怦怦直跳,相机在静静地拍摄,柔和的光线打在古籍珍本上。我仿佛感受到了古籍善本的体温,它们是活的,不然几千年后也不会来找我们。现在,我们要通过电视画面来唤醒他们沉睡的梦境。

天气好的时候,我们会从郭图来到北海公园,在北海的碧波上划一条船,在船上开一个专题策划会。北海的波浪打在船上,阳光照在脸上,白塔的倒影在波浪中摇摆。我沉浸在这个时代,感受着历史和自然的穿透力。我生活在现代,却常常有穿越时间,重温历史的错觉。

有一天,我加班到深夜,灯灭了。古老的国家美术馆里没有声音,只有一轮明月挂在阴影里。我仿佛在幻觉中看到梁启超和鲁迅穿着长袍从台阶上走下来,在台阶前窃窃私语。这是我白天看到的一张老照片里的情况,那是他们的一张黄色照片,现在躺在我的电脑里。

金文街的光影是老北京百年来的光影。从东边的故宫到北海公园和金文街古籍博物馆,从北海碧波上的游船到朱虹门、石狮,再到金文街西边的西施库教堂,光影变幻,人性的光辉都包含在我的镜头里。作为一名诗歌作家,我在这里收获了我的新诗《雄伟的日落》:“从景山到金文街的石狮们,自春天以来都很兴奋。早上来上班/在门前看了一会儿,整个上午都是清气沉沉的从困意中醒来。//午饭后,我睡了一会儿,梦见回到了家乡。/醒来后,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