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是儿子的雪 投稿: 葛亚夫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冬天,时间也怕冷?天快黑了,我才眯了一会儿眼。

那时候生活跟时间一样穷,三餐经常断,更别提娱乐了。天一黑,我就会被捉奸在床。起初,父亲讲了一些故事,但很快就睡着了。我饿了,辗转反侧,眼巴巴地望着窗外。

“今年冬天小麦盖三层,明年睡馒头。”我只记得这句民间谚语的后半句。经常在不预期下雪的时候,梦里抱着馒头睡觉。半夜被吵醒,才发现尿憋了。我跑到门口,把“喷到雪里,匆匆回到床上,希望重温旧梦——把没吃完的馒头吃完。

可能是太冷太饿了。面对一场雪,我从来没有想过像孙康那样在雪地里看书,只想着梦外的馒头。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学生,贪婪,贪玩,三心二意。父亲对我的期望一直徘徊在零左右。初二,因为恶作剧,班主任说我没救了,因为泥帮不了墙。我反驳:你还教泥巴,你会打人骂人。……老师恼羞成怒,想打我。我争取最好的政策,潇洒地走开了。

寒风肆虐,大雪肆虐。一场风雪从荒野吹向我的心。我要回家了。我知道黑暗的地方是泥,明亮的地方是水坑,但我还是忍不住走进明亮地方的水坑。回到家,父亲没有打骂我,只是问:要不要去?我喃喃自语:是的。父亲让我换一双干棉鞋,就带我去找班主任。

班主任不在家。雪下得很大,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父亲看着天空和我:就站在门口等着吧!等到你回来。北风如刀,雪花如镖。我们成了目标。我蹲下身子,才发现爸爸穿着我换的湿鞋!那天晚上,我出奇的安静。我只记得老师回来的时候,我和爸爸成了雪人。

这是我父亲的“程门·雪梨”。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让父亲失望过,但他的脚再也没有热过。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南方。那一年,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女朋友来亚星,去梅花山采雪,跟妙玉学泡茶煮雪。她的“ tea ”只为自己着想。雪很厚,路很滑,所以公共汽车被禁止。我女朋友带着我,而不是走路。如果走不快走不稳,就要扇耳光“刷卡”。

父亲的电话来了“ lively ”。他看电视说这里雪下得很大,房子和桥都塌了。他担心我,叫我不要乱跑……我没说什么,就匆匆挂了电话。女朋友没收了我的手机,让我全速前进。我们又熬夜又累,就回去睡觉了。第二天,电话一接通,家里就一堆未接电话——。我打电话,爸爸在睡觉,妈妈接电话。她骂我。她昨天为什么不接我父亲的电话?

我意识到父亲站在门口熬了一夜,是因为我关了手机。

下雪了。回家给父母送棉衣。父亲坐在门边。雪花凌乱,时间如黑白电视。我帮他打他身上的雪,但是他头上的雪打不掉。父亲笑:什么近视!这是白发,这是雪!心冷。我以为只是冬天短,却从来没想过生命对父亲来说也一样短。

父亲喜欢雪。在时间里,父亲是儿子的雪,覆盖着漂浮的生命,温暖着现在的生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