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笔者: 董改正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麻雀站在屋檐上,站在电线上,站在树梢上,落叶展现出一片蔚蓝的天空,它们低着头,翘着尾巴,翘着脖子,叽叽喳喳地叫着。有时一阵风吹来,一片桐叶脱落。他们吓得振翅欲飞,去了齐飞。

春夏多鸟,声声婉转啁啾,色明光滑,画眉、燕子、杜鹃、喜鹊、黄鹂,名字光彩夺目。那时候麻雀在那里,成群结队,栖息或者跳跃,在树枝和屋顶之间,在田野和村庄之间,叽叽喳喳地飞了一小段距离,我们却毫不在意。

麻雀总是附着在村庄上,尽管它们大多数都在野外觅食。在田里,它们以米粒或豆秆、高粱秆为群体跳跃或跳跃。在阳光下,他们卑微而自由,构成一个可爱的影子。田野和山上有树,但它们总是飞到村庄,尽管它们在那里不安全。

前茅檐下,是麻雀安身之所。它们飞啊,啄啊,回来晚了,活的随意,没有计划,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蛋。然而没过多久,巢里就传来了温柔的叫声,叽叽喳喳,叽叽喳喳,黄嘴不安地动着,叫着,饿了。有调皮的孩子,趁大鸟不在,竖起梯子,把梯子砍了。它们手里抓着一团肉,振翅欲飞,却飞不起来,尖叫着。回来的大鸟对着每一个行人尖叫,跳过去,跳过去,跳下来,跳上房子。然而,大多数鸟都被猫叼走了。他们通常搜索两天,然后在夕阳的烟雾中继续推特。

轻信的麻雀经常是被捕获的目标。下雪天扫一场地,播一粒粒,架一簸箕,他们一个个进去。簸箕掉下来,惊慌地扑腾,羽毛掉了一地。他们做我们应该有的零食,在严冬调整人类口味。然而,即使如此,他们仍然追逐村庄,绕过烟雾,停在水牛的背上。

从前,它们被列为四害。人类为它们啄了一点食物,变成了稻草人。他们伸出的手臂上飘着一条红丝带。打粮晒粮的时候,老人和孩子在旁边看着,下来的时候,他们就举手大声斥责。它们就像遭受强风袭击的树叶,惊慌地飞走了。大多数孩子心软,躲起来看着他们高兴地跳、叫、啄。消灭四害运动中,麻雀少,蝗虫多,农药多,晒干的玉米地冷寂无声。有些关心生态的学者很担心,但运动停止后又飞回来了,吵吵闹闹,叽叽喳喳,鸡毛蒜皮,其乐融融。毕竟他们没有心机,不记仇,在温暖的秋日阳光下跳出来哭,在金灿灿的五谷之中,他们只是真实而喧闹,带着淡淡的吉祥之意。人类和麻雀都不会有事。

“场上鸦雀无声,鸟儿来啄,人却从不去。”虽然是一点点喜悦,但却是黑白分明的味道,岁月似乎很遥远。一个有麻雀飞的村庄不会孤独,一个有麻雀的村庄不会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麻雀,应该叫家雀,是人类饲养的一种家禽,但它不吃蛋,偶尔吃肉。他们在村庄和田野里玩耍和捕捉昆虫。他们的家在哪里?当他们永远站在屋顶上,或者平行的电线上,看着夕阳,闻着香辣的烟味,会不会有乡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