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的故事 、作家: 椒盐的锅巴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听一个傻子的故事

故事主人公叫长江,长江有个弟弟叫昌河,比他小两岁。

说长江不傻。可能智力方面有些障碍。据我观察,傻子有两种,一种是对别人无害的,我觉得整天笑是好傻子;还有一种,就是每天一张阴沉沉的脸,你永远猜不到他接下来会制造什么灾难。我称他为坏傻瓜。长江属于后者。一看到他就吓死我的那种。

长江很短,但看起来很强。长江已经40多岁了,可能是因为他不像其他农村男人那样做粗活,但他看起来很干净,很白。在我眼里,他的长相在过去的十年里从未改变。他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没有表情,喜欢双手插在口袋里。无论冬夏。他经常出去玩,但他当然不能也不会工作。而长江流域的八十多岁的母亲,靠收垃圾和低保养活自己和大儿子。

至于长江为什么是个坏傻子,这绝不是我瞎扯。黑子叔叔说,那年夏天,黑子叔叔在回村的路上撒尿,就钻进了路边的玉米田里。就在我要脱裤子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来,救命。黑子叔叔循着声音,发现长江正拖着一个中年妇女走进玉米地里。本来天气热,女人紧张。结果黑子叔叔看到她两颊通红,大汗淋漓,衣服被汗水浸湿,脚上只穿了一只鞋。黑子叔叔立刻捡起石头,向长江跑去。黑子叔叔皮肤黑,身高179。他是一个坚强的人。长江看见黑子叔叔过去拿着石头掂量着,马上就跑了。那个女人惊恐地坐在地上,喘着气。原来是隔壁的村子,刚刚路过这里,因为鞋子进了石头,就抱着玉米秆敲石头,没想到玉米地里突然跳出一个男人,二话没说,抱着一个女人拖进了玉米地里。每次说这话,黑子叔叔都笑着感叹,长江不是好东西,他一点都不傻。

后来又听了一个关于长江的故事,和长河有关。说长江年轻的时候不傻,还娶了个漂亮的老婆。我妻子的名字叫崔璀。崔璀五官端正,一头浓密的黑色直发。我们结婚的时候,看过崔璀的人都说,长江真的是我们祖先的一大美德,幸福程度不亚于现在考上清华、拿年度奖学金的考生。这条长江也提供了它的菩萨妻子。国内外我包都有,崔璀天天在家带鞋垫。当时昌河还没有娶老婆,和哥哥嫂子住在一起。很长一段时间,我失业了,每天在家吃饭。当时,长江在几十里外的一家瓷厂工作,每月回家一次。久而久之,昌河对自己漂亮的小姑子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崔璀不愿嫁给长江。她结婚的原因是她哥哥要结婚了,她家缺钱,所以她想尽快和崔璀结婚,以便为她的儿子筹集一些彩礼钱结婚。当时,长江在一家瓷器厂工作,挣一点钱,人们看起来很聪明,喜欢崔璀,所以崔璀结婚了。其实崔璀从来没有真正的看过长江,她心里接受不了,所以没有让长江触碰到她的身体。长江正在过去,他认为有一天他可以移动崔璀。这条长河比长江帅多了,也高了。崔璀和姐夫秘密地在一起。不久,崔璀怀孕了。长江那是真的生气工作也不干了,一次又一次问崔璀,这是谁的孩子。崔璀没有说,长江会打仗。长江用赶牛的鞭子抽打崔璀。崔璀痛苦地躺在地上,直打滚,就是不说出来。他在挨打,崔璀开始流血,崔璀一直哭着说肚子痛。长江没打,昌河和嫂子一起看村卫生所。当诊所里的老人张看到它流产的时候!这样不好,人就死了。赶紧打120。老张是村里少数几个有电话的人。

就这样,村民们把故事传开了。长江也气得不吃不出。昌河去找大哥摊牌,两人说着说着就打起来了。昌河拿起墙边的锄头,走了下去。长江额头的血立刻就晕了过去。醒来后,长江成了今天的坏傻子。长江傻了之后,崔璀跟他办了离婚手续,再也没回过这个村子。

圈叶说,虽然长江以前从未给他留下好印象,但长江确实是个穷光蛋。

后来在外地上学,很少回来。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了长江,于是问父亲:“长江在哪里?”我爸说:“早就不见了!”原来有一天长江像往常一样在街上游荡,遇到了正在赶庙会的老李。长江坐在老李的农用三轮车上,一起去赶庙会。由于参加会议的人太多,他们把车停在路边,步行去开会。结果长江迷路了。老李在三轮车那里一直等到天黑,没等到长江,就自己开车回去了。长江不是没了,但总会在几天内把自己摇回来。那段时间不一样。长江再也没有回来。长江的母亲没有责怪老李,因为长江在家里也是一个很大的负担,所以失去它是天意。

后来有人说在城北见过长江,长江蹲在路边面无表情。还有人说在砖厂见过长江,他在那里搬砖,老板管吃住但是没有工资。而我,终于,再也见不到我害怕的那个人了,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不知道长江有没有当年那么干净,双手插在口袋里,每天在街上游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