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飞扬 :撰稿: 燕青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助梦过桥,雨声散入空中。太阳和天空被白云隔开,映入我眼帘的是无法解开的朦胧。我没能挺过思念的执拗,终于做了朴平,随波逐流,拍着江东的河岸。春色扫眉,风起花开声。当季节变换时,一棵树上的花会凋谢,而谢红会留在眼睛里,讲述春天的故事。

拾起云廊,长发飘飘的身影,被一辆宝马抬到雪山。漫长的冰川,加上数千年的积雪,支撑着莲花,在高耸的山峰上绽放。天空染成蓝色,透明无边。如果你不平静,它就像一片蓝色的海悬在空中。我的大脑被水洗过,没有皱纹,和自然界的精神没什么区别。惊鸿一瞥刮过眉梢,深深的炯碧头被风卷走,所有的冰都散去。我还没反应过来,天空就变了颜色。

走在柔弱的河边,意识复活了。五月的协议加速了六月的旅程。握着平静的手,带上油纸伞,来到巷子里。红砖、灰瓦、青石板,还有细雨,一切都和离开时一样。沉默的时间,化为笔墨,浸透了生命的苍凉,一个声音,化为浪花,载着蓝色的小船,穿越岁月,穿行在爱琴海。自然有初升的太阳,落山的月亮,海啸,暗礁,不仅仅是沿途风景元素的组合,更是伊甸园探指的考量。

然而,在曲折的道路上。绿竹拍打着蝉的翅膀,小精灵从夜枕上睁开眼睛,在树前等候。再去老地方看看,打开夏天的门,迷蒙的目光与破碎的墙壁重合。那蓝白相间的雨,缓缓落下,似乎倾诉着我内心的落寞,也似乎在敷衍着遗憾。两条线的流痕清晰地反映了我内心的沧桑。六月初,我来了,在柳荫的荷塘里转悠。等等,记住熟悉的一步,走出山谷的荒凉,掀开沾着絮的垂挂的藤蔓,与莺莺同唱,追逐风,洒下一串字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