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观赏度 、创作者: 谭旭日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男的结婚了,女的就结婚了。在普塘村,男女结婚是一件大事。

男生女生,只要到了结婚年龄,就意味着进入这个程序。媒人的鼻子似乎有一种特别敏锐的感觉,她能闻到成熟的气息。他们热衷于吃几百顿,打听几百顿。东南西北的村子里,家家户户底子薄而厚,有钱人一般。

初中毕业后,村里的娃子大多选择在家里学手艺,这样可以养家糊口。高中生很少,要么家庭背景扎实,要么工作努力。如果考不上大学,高中毕业就学一门好手艺。有技能的年轻人在村子里很受欢迎。和喝国菜的人一样,都是有需求的。这种情况下,媒人筹码多,介绍的时候话也多。女方父母听了这话,怕失去宝贝,忍不住答应了这件好事。

媒人进门的那一刻,就意味着一件好事的开始。媒人之所以叫媒人,是因为需要几把刷子。嘴是能言善辩的,眼是高人一等的,扁的是圆的,矮的是吹牛的。这只是一个基本功。真正打动人的,在于她对男方家基础的了解。比如蒲塘村老湾组谭老三,看到前后有四个柜子,八个雕花床,六个高高低低的床,一个八垛两厅的房子。人口有亩地土,有几座茶籽山。茶油不能常年喝。这些条件一摆出来,女方父母的脑袋就像木锤,大蒜籽。

说到这里,媒人从男方家里得到了安宁。双方同意初步定好见面的日子。按照当地习俗,男方要带几斤上好的猪肉到女方家,以示礼貌。去镇上切肉,要跟师傅说。师傅知道,一刀正确,两斤一吊,还不错。媒人催娃子穿好衣服,然后跟着。等她到了女方家,猥琐男就在门外等着,等着老爷家来迎接她。第一,猥琐要主动跟女方父母打招呼,第二,看礼仪。如果一个猥琐男不是嘴甜,不善言辞,木讷,那就不欢迎他。有的会直接被拒之门外,这段婚姻就此吹灯。如果女方父母答应,自然会开门迎客。茶饮,花生,瓜子,果盘都会上来。

女方父母询问其家族史后,是媒人私下与他们沟通的时候了。一般来说,女生躲在一边偷看。如果初步印象不错,他们就准备好回答父母的接待了。如果不同意,直接去里屋,你永远不会放手。但是普塘村的媒体大多选择在春天移植。如果他们同意,猥琐的会帮女方家插秧。如果你做事不迅速或不勤奋,你可以看到一条线索。春插结束,女方父母把话说了过来,同意还是不同意,很开心。一旦答应了,就要做自己想做的事。约好日期,男方会给女方送上好的面料和绸缎,还有靴子和袜子。真正富裕的家庭也会送金手镯或戒指作为传家宝。

在普塘村,被允许做事的男女可以共用一个房间。这意味着一段爱情,从相遇到相识,开始升华。有些父母没有拿到证书是不允许走半步的。男女相爱,必然会得到幸运之神的眷顾。如果有幸福,男女双方都会赶着过好日子,在生孩子之前,媳妇还得回老祖宗那里认老祖宗。

因为幸福,村里的礼仪和方式缺一不可。女人把巴度(怀孕)的好消息告诉了媒人,媒人打算把这个消息带到瓦兹家。瓦子的父母兴高采烈地赶到集市,准备好看。什么麦芽奶,红糖,大枣,老母鸡,几百个鸡蛋,两筐一筐的。意思是是的伙计,祝你好运。

看学历是女长辈的工作,大多是准婆婆。稍微打扮了一下,婆婆只好用扁担挑了两个篮子,盖了一对鸳鸯枕,放了两个剪纸红喜字,欢天喜地的一路走去。到了女方家,媒婆远远地喊了一句:XX妈妈,快出来看看谁来了。女方妈妈自然风一般的出门,面带微笑。这个女人的父亲用长长的鞭炮迎接她。在一阵枪声中,接过担子。然后,主人赶紧端上一碗井水,这意味着留下来的礼仪。然后叫猥琐妈妈在大厅前的桌子上坐下来致敬。主人和客人都有着广泛的家庭背景,并教授育儿知识。再后来,女孩会出去见准家庭主妇,喊“嘉娘”,“嘉娘”,手里肯定拿着红包。准婆婆递了个红包,盯着女婴的肚子。看着月,我默念着传宗接代的重任,一串笑容瞬间出现。

观赏度宏大。为了迎接这个猥琐的母亲,女孩的家人召集了七姐、八姨、邻居和叔叔妈妈一起陪她们。吃了一顿吵吵闹闹的饭,休息了一会儿,可怜的母亲就要准备回家了。跟公婆热情说明姑娘是双体船,注意饮食起居,怀孕是禁忌。有什么困难,就要出发。如果你遇到农活,应该叫猥琐而不是累。然后他起身开始和公婆告别,和媒人回家了。女婴的母亲要趁着月色到来,忙着煮鸡蛋,描红,送到七邻八乡“和浔丹”(宣布肚子里的宝宝在照顾亲朋好友,靠鸡蛋代谢),吃相和谐。

在接下来的仪式中,猥琐男会上门结婚,带着女孩进门,准备生孩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