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的生计 ;笔者: 珳翙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因为小女儿有点感冒,让我想起了那种散寒暖胃的红糖水。我在厨房翻找了很久,终于在冰箱的角落里找到了遗忘了很久的红糖。

红糖翻滚溶解在沸水中,整个锅里的水被染成红色和黑色。香,那就来。蔗糖的甜味,夹杂着往日的味道,无情地侵入鼻腔,溜进大脑。

老人对红糖有特殊的感情,奶奶也不例外。在奶奶的厨房里,有一个专门用来存放红糖的锅。以前她小时候会从罐子里翻出一小块红糖放在我们嘴里,然后把我们一群嬉闹的孩子赶出厨房,安静的做晚饭。

对奶奶来说,红糖最重要的作用是每年春节必备的年糕原料。每年的最后几天,奶奶总会给女儿打电话,安排孩子磨糯米粉,煮红糖水,搅拌,研磨成型,一锅煮。她必须亲自检查每道工序。当时我们一群孩子围在锅旁,贪婪地看着黏糊糊的红糖水把米粉染成金黄色,幻想着烤后的美味。这时候奶奶多半会在灶前给我们讲过去,告诉我们以前劳动力少的家庭很多,每次没有足够的工作点都可以分到谷米;说到用红薯丝为父亲的兄弟姐妹读书,我终于能够有所作为了;说起以前的感冒,连红糖水都没有,只好硬着头皮去克服。如此深爱,所有人都泪流满面。

过去的苦和累,是今天幸福的调味剂,就像炉火边滴落的泪水,会让人更加珍惜年糕的清香和甘甜。

如今,红糖不再是零食的时代,年糕也不再充满欲望。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甜味的需求越来越低。红糖,也渐渐幽于一角。如果不是今晚发生在我身上,我早就忘了冰箱里有无声的红糖。

我把煮好的红糖水倒进碗里,香气袅袅,暖意跟着穿过碗壁。

这种温暖太熟悉了。

高大的自行车,憨厚的背影,迷茫的自我,温暖的红糖水,这些小学一年级的记忆片段,有时在我脑海里串联形成,让我又一次想念父母。高一的一个下午,突然发高烧,上课头晕,情绪低落。那时候,我爸爸刚好是班上的老师。他发现我不放心,就下去准备批评。当他发现我错了,他坚持要下课。然后他赶紧把我带到自行车后座,走了十公里的黄泥路送我去镇医院。靠着父亲憨厚的背影,我竟然一直睡到被针刺痛醒。上吊后天完全黑了。回到家,我倒在床上,继续睡觉。第二天醒来,烧退了,才发现爸爸已经红着眼睛站在床前,叫妈妈给我送暖红糖水……

同样温暖的红糖水现在已经到了我手里。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么多年来。我从一个和长辈纠缠不清的孩子变成了孩子的父亲,从一个需要照顾别人的人变成了一个需要照顾别人的人。我很担心女儿的痛苦,也很满意女儿的笑容。我父母肯定也有同感。

这碗红糖水会含有多少甜味和好感?想到这个问题,我不禁感到惭愧。作为一个80后,我一直认为过去的一切都是传统的,注定要被取代,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在改变的过程中失去了多少情感寄托。

原来红糖水也是家庭的一种寄托。

女儿喝完这碗红糖水,暖暖地睡着了,嘴里不时地吮吸着,大概是梦见了梦中红糖的甜味。希望有一天她会想起这碗温热甜甜的红糖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