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主三轮车” ;创作: 普旭 [文集]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早在20世纪50年代,爸爸就已经是车主了,用自己所有的积蓄,拥有了一辆二手“老主人的三轮车“。楼道外的大师牌(巧合)三轮车,三十多岁了。这辆三轮车的前左右两个轮子,中间是马车,后面是车夫。之前的住所搬迁后,一直在我们身边,虽然生锈了,轻轻一动铁锈就会沙沙作响,掉下来。每年年底清理的时候,总会和家人商量要不要卖掉。但最后他们对卖三轮车充满了不情愿,希望收藏一百年。多么美好的人生回忆。

在20世纪50年代,二手三轮车对普通家庭来说就像是一种极其昂贵的奢侈品。但是,当时父亲为了生活和养家,不得不花光所有的积蓄,终于勉强凑够了买车的钱。我曾经听我爸说过,我刚开始买卖杂货的时候,用一根棍子拎着两个装着所有货物的大木箱,沿街叫卖。但是因为文章太重,活动范围并不广。三轮车成立以来,参观的地方多了,业务量也更好了。这样的生活方式,不知多少年,多少汗水,把我们的兄弟姐妹养育成人。

在六十年代,我们从斜坡底部的综合大楼搬到房屋委员会租用的单位。由于HDB地区有许多商店,食品杂货业务逐渐被忽视。爸爸只倒卖燕窝水,每天骑三轮车到商圈叫卖。

有一次我在帮爸爸做生意,让他回家睡午觉。突然,天空布满了乌云,包括强风,要下大雨了。因为恐慌,我立刻推着三轮车想离开现场。你是怎么知道的,由于身材矮小,力量不足,三轮车刚要下小坡的时候,三轮车上的大伞被大风卷走,整个三轮车突然翻了个底朝天,三轮车上的冰块、玻璃杯、桶都掉在地上,三轮车也被掏空,弄得心慌。虽然后来爸爸没有怪我,但我相信对他来说总是很难。

这只是一集。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们在街上做生意,突然来了两个班的私人党员,一个在车里,一个在两辆赛格达里,各载一人。当我们在不到几英尺的距离停下来时,我父亲以为顾客要来开门,所以想和他们打招呼。只听得两组人,各报帮派号,然后讲三字经,挥舞巴龙刀和长棍,互相攻击,用三轮车上的铝桶和玻璃当武器。突然,剑和剑,叫喊和铝桶和眼镜的声音响彻天空。我们被这一幕吓坏了,立刻跑进附近的杂货店逃跑。等到两组人都走远了,才敢出来收拾残局。可以说损失惨重,爸爸虚弱的推着损坏的三轮车,慢慢的走远了。

在20世纪70年代,由于我和哥哥已经有了工作,我们没有时间帮助我们的父亲。但是爸爸还没退休。他还是用三轮车做生意,只是选择卖饼干。据他说,一个人容易操作,压力小,不用担心库存,工作时间更短。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都尊重他的选择。

只是有几次,我开着我的二手车经过他的三轮车时,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回忆当时和我爸一起开三轮车找生活,现在开着车,我爸还是用主三轮车。虽然每次开车经过我爸身边,我总会停下来向我爸问好,他一般都会微笑回应。在我爸心里,我真的很开心,至少看到我的孩子不需要和三轮车在一起,和车有关系。

哥哥留学归来后,爸爸终于正式宣布退休,再也不用那辆主三轮车了。偶尔会给三轮车盖上塑料布,防止三轮车日晒雨淋。

又一年即将过去。走廊里旧东西越来越多,空间越来越窄。为了环保,爸爸终于下定决心,告别他的三轮车,送去破坏现场。

三轮车毕竟不能永久放在家里。收藏一件吃了很多年的东西,是一件很难忘很开心的事。但是生活是一个不断被抛弃的过程,没有选择。我们只能回忆起,我的生命中有一辆三轮车师傅,陪伴着父亲的一生,见证着父亲在人生旅途中的劳累和辛酸的故事。现在,成功后的我已经退休了,很快就成了一堆废墟。不知何去何从。我们的岁月随着成长而改变。我们什么时候会有另一辆主三轮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