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看书 作家: 薛洪文河南油田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窗外的风忽大忽小,不知道它口袋里有多少钉尖的语言;不知道三月初春,还是那么冷;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阳春在发泄它的冲撞。然而,风确实撕裂了早春和三月的温暖。

天也黑了,冬天很冷。坐在书桌前看书,一朵老花的眼睛找不到字,便开灯;打开灯,渐渐觉得明朗,房间渐渐暖和起来。

在明亮的灯光下,看着书中的文字,层层山峦起伏,冰晶的雪域闪闪发光;大海的帆漂浮在蓝天上;有云翅膀的鸟儿在飞翔,阳光的金光照耀在清澈的河水上;星光在月池上,荷花从绿香水波中荡漾;游动的鱼就像白色的浪花在水面上一个个跳跃。

落入这本书文字的灵魂,渐渐进入一个时间的花园,忘记了还站在窗外的风。我背对着窗帘,他们看不见我,我把他们忘了。但是冷的感觉,伴随着中午过后的饥饿,虫子像蚂蚁一样咬人,它们微笑着站在我身后。突然,一个困倦的身体屈服于老花的精神。

该回小出租屋准备简单的午餐了。从办公室到小租房,有个小门,我回屋准备午饭。打开电视,看起来是这样的。

电视节目恰巧在中午播出和阅读。我聚精会神地读了一首诗散文《握紧你的右手》,作者本人,前国家排球队队员赵,排球场风云人物,/球迷心中的玻璃美人“ ”,退役运动员后成长起来的作家。散文的一般内容是:把手指的力量抓在手心,把一个机会拼栽在手心,把偶然的到来抓住在手心。我觉得人生有那么多奇妙的变化,从运动员到作家,从球场到纸张,这不就是梦想的改变吗?是的!手指上的梦想的成功,不会长在掌纹上的命运线上,而是长在无数掌纹命运的线上,随着掌纹上的手掌和指尖的共同作用,会撞出烟花般明亮的光芒。

人生的理想和梦想,就这样,在蜕变的过程中,突破。《牵着右手》的背后,可能有无数的孤独,寂寞,或者世俗的冷嘲热讽,有一种沉重的脾气,不断的煎熬。其实开花的过程就是一本生命之书;花与叶,花瓣被梦与泪打磨,也是沉默的咆哮;里面五颜六色是线条上的清凉,是清凉中的自我升华。花开花落,却为那一刻的到来,写下了厚厚的一页。他们梦想着挣脱浑浊浑浊的枷锁,也嘲笑着贴风的刺骨寒冷。笑着吐出血管里的阳光色,笑着晴天。

吃完午饭,我回到书桌前,继续看书。院子里的风还在吹,吹着谣言之风,仿佛是一只无边无际的风兽,突然让我想起了以前写过的一个故事。

尘土中有两条虫子,一条虫子吃树叶的人类灵魂,另一条虫子为洗刷自己的罪恶而忏悔。

有一天两只虫子坐在一起,吃了灵魂的虫子说:“我吃了这么一个人的灵魂。你看我有没有灵魂?”

另一只虫子说:“你吃的灵魂我都洗过了,现在你是个空空的灵魂。”。

吞噬灵魂的虫子是暴怒的。今晚我要吃了你,我将拥有所有的灵魂。

那一夜,两只虫子成了空灵。灰尘里有两个脚印。

想起这个故事和我写过的故事,感觉风越来越对我微笑,以至于我关注的书也凉了,沉了,唉!今晚,今晚。

我听到刀割我的皮肤温度,我的体温落入冰谷的寒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