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风格的东曲 创作者: 守望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50多年前,我在农村度过了童年。冬天,河塘里的田野被冰雪冻住,土地荒芜,村庄寂寞。

但是,孩子的世界还是很热闹的,每天还是有很多乐趣的。有的玩,有很多乐趣,有很多乐趣,有很多回忆。

总让我觉得温暖的记忆是奶奶的火盆。一个灰黑色的粘土盆,脸盆一般大,盆壁厚而重。奶奶说她是媳妇,我曾祖母就用它暖手。

当时农村人生活的时候,孝顺是每个家庭追求的第一件事。不知道是谁的后代对老人不好,更不知道现在电视上播的是什么,老人露宿街头,孩子还在为不赡养老人的权利而斗争,没有任何羞耻之心,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喊大叫。

好像那时候人的孝道是生在骨子里的,与生俱来的,生在腹中的,没有受过教育的,不是靠读书来读的。每个家庭都是这样,有没有文化。奶奶说,这是睡在炕上的老猫,世代相传。

奶奶家大,尤其是这样。

奶奶说了算。我从记事起就这样了。每天,我坐在炕上的次数更多。早晚孩子都要上炕说几句冷暖。

尤其是大姨妈,每天早晚晚饭前都会坐到奶奶炕沿上,请示做饭的事,这让奶奶很恼火。这个还需要问我吗?我姑姑笑着走开了,去上班了。其实阿姨已经有做什么菜的计划了,只是要问问。绝对不可能不问。

冬天奶奶身边一定有这个火盆。

我阿姨每天早上做猪食。这时,她烧掉一些又短又粗的树枝和树干,把树枝的余烬放在火盆里,送给她的祖母。天气暖和的时候,早饭做好就做好了。

天气冷的时候,奶奶坐在炕上,靠着火盆把手擦干。我也成了外婆身边的常客,外婆有时候会抱我,给我讲很遥远的故事。大部分都是家庭故事。我过去大部分关于姥姥家和姥爷家的故事都是这个火盆知道的。

然而,我喜欢这个火盆的重要原因是它经常给我带来一些神奇的温暖。

有时候我一从外面过来,奶奶就跟我打招呼,送我一个棕色的土豆,好吃的让人难忘。甚至有时候竟然是个红薯,做梦都做不到。

有时候,它是一根棕色的玉米。秋天收割玉米时,往往会有未成熟的青玉米。这些绿色的玉米经常被单独留下,不在院子里脱粒,在孩子们闲暇时油炸或烘烤。它不老不嫩,味道醇厚,耐嚼,特别香。

每次外婆跟我打招呼,都是我饿了想吃东西的时候,好像外婆知道我什么时候饿了。

奶奶爱我,这种待遇对我的表兄弟们来说是绝对困难的。

我最喜欢的食物是火盆里的烤大豆。奶奶用火筷子拨弄着火盆,给我讲故事,夹着烤黄豆给我吃。烤豆子的味道,现在我觉得,让我口水直流。我一直喜欢油炸大豆。圆圆可能住在那个火盆里。

冬天,我叔叔总是喜欢去池塘凿冰,钓一些小鱼小虾,做鱼露吃。小鱼小虾经常和一种叫龟盖的甲虫混在一起,龟盖有乒乓球那么大,肥美,可食,芳香。表兄妹要抓到很久才能吃。少,就是我一个人吃饭,对他们太贪心了。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那是什么。

一个火盆,冬天给我童年的欢乐。是我奶奶的爱眷,带走了我一生的亲情。现在真的懂了,理解的很深。

爷爷一直是一个地道的耕耘者,一个好农民,是村里最有文化、断字最多的人。我读过私塾,能写的很好。

到了腊月,村民络绎不绝,送红纸红墨。腊月大半,我爷爷给这些家庭写春联,人家叫他们对。

当时没有墨水,但都是干墨水,在砚台里硬磨。我一到磨墨,表亲们就在尿道屎路上跑了,只有我一个人磨下去伺候爷爷。累是真的累,但是喜欢,有一些乐趣。

我爷爷开始写的时候,看起来很轻松,写的很流畅。拿着笔,不要想太多,直接写出来。写了以后,人就有些累了,要思考,要读书。有时候,闭上眼睛休息很久。当时就知道写作也很累。

爷爷高兴的时候就写对联,看对联的内容,这叫自我欣赏。我的祖父有时教我读诗,就像“一岁时在鞭炮声中,春风温暖了屠苏。千户总以新桃换旧桃”“残蜡再尽,东风渐应。一夜多少钱,两岁想平分”“天地风霜尽,天气干燥和谐。加上新的一年,春天充满了旧的山川。\"这些都是我小时候听爷爷说的。

爷爷写完对联,我就到处背,把高家关了。每副对联都是成对的,会堆在一个地方。房子到处都是,挂啊挂啊,春联到处都是。

爷爷给人写对联,很认真。他经常根据每个家庭的实际情况来写,尤其是门对。

如果家里有老人,他们会写更多增加人们生活的日子,春天是世界上充满幸福的春天。

家里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多写点“和顺有百福,平安二字值一千块钱。

而且,精耕细作收获多年,勤勤恳恳持家一年多;好的一年一年,都是最好的,一步一步的,等等,都因家庭而异。

还有写给谷仓、粮库、猪圈、车马的。

什么,金银盈库,五谷丰收;义狗守门户,好狗报旧中国;鸡猪满圈,六畜兴旺;汽车行驶千里,人和车保持安全等等。

还有大大小小的弹条,比如抬头看见幸福,开门是福,也有很多。

有无数大大小小的祝福。

还有写到厨王之地的,比如神讲好话,下界保平安;白玉长在土里,黄金长在地里等等。

腊月的大部分时间,我和爷爷都在忙这个。累就是累。爷爷喜欢做,我也感兴趣。

写完春联,爷爷赶着去买年货,忙着过年。还去找朋友玩,找孩子过年的乐趣。

童年,纯真的年代。

愿孩子们只唱“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却不下来”为了好玩,我不想听“硕叔,硕叔,没粮,没小米”的叫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