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达瓦里 作者: 光武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一个

把乡愁从城市带到异国,慢慢发酵,等它强大起来,再带着异国的寒风回来,回到这个小村庄,但乡愁却越来越浓。这个安静的村庄有他想念的人。

没在别的国家过过春节,但是他过了。十一年前,他在石门,一家宾馆。春节期间,他回不了家,远离故土,只有伤心的泪水陪伴着他。十一年后,时代变了。我以为他可以看着老婆孩子,围着红火炉,吃年夜饭叫团圆。但不想,命运会安排他出国,去埃塞俄比亚一个遥远的小镇。

下午,寒风掠过屋檐,我在一个角落里看朋友的状态。看到他的照片发表在太空。突然鼻尖发酸。我想起我们渐行渐远的那些日子,想起我们年少时的那些日子。无法抑制,甚至一度流泪。

他是一个来自恶业的人,无情的命运从未停止对他的迫害。多年来,每当他想到苦难,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但是他从来没有被打败过。他很乐观,眼睛里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但我知道他内心的痛苦和挣扎。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2

他曾经是一个多么快乐的孩子。初二,我们一起回家。放学的路上,他拿着X的情书给我,问我:“看,她的苦心。”我说没有,他却一声不吭的打开看了从头到尾。他又问我,看到了吗?我说没有,他把情书一封一封撕成了碎片。

别看,别看,他说。我们终究没有谈这个话题。他应该也知道我喜欢的女生不是x。

然后,我们悠闲地回家了。我们走遍了整个天空。

从三年级开始被叔叔收养,成了棉铃虫。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幸福地离开了他。他叔叔对他不好,他总是露面。但是能怎么办呢?他家不富裕,就跟着叔叔,这是两家协商的结果。服从意味着耐心。初中毕业后,他选择出去工作,而不是继续她的学业。逃避是他唯一能做的,也是唯一想做的。

北京、石门、山西、山东,漫长的漂泊,让他的伤口变得麻木,不再发作冰冷的疼痛。但是,有些痛苦是终身的,延迟不代表痊愈,只是暂时的遗忘。

我还记得那个冬天,他从外地回来的时候,我隔着雪去看望他。不幸的是,他去县里出差了。

晚上,他来到我家,他的脸很瘦,我几乎认不出他了。他穿着一件薄羊皮大衣,深灰色衣领,棉靴上覆盖着残雪。

我带了两个带棉垫的小马扎,在火边等着和他说话。很久没有这么单纯的美了。我们谈笑风生,回忆往事。但他很快就变得忧郁起来。他说他所有的梦想都被现实击碎了。他过得不好,他叔叔想把他赶出去。他也受够了他的担保人的生活,渴望回到他父亲的身边,但他不得不逆来顺受,直到他丢面子。

炉火渐渐熄灭,房间不再温暖,也不再冒烟。我给他泡了杯茶,说了些不相干的话。夜深了,他不想回去。

第二年,他给我写了一封信,很奇怪。在这个时代,我们仍然习惯写信。在信中,他抱怨了其他地方的困难。我知道他想家,但那个家有他的空间吗?

我想了一晚上,给他写了一封很长的信,详细描述了过去,鼓励他在外面好好工作,好好照顾自己。

直到很多年后,也就是去年冬天,我去他家的时候,他老婆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我说,肖睿,我想给你看样东西,是你们很久以前的交流。

他从妻子手里抢过信,有点生气地说:给我收起来!

就是这个简单的词让我感到温暖。我们的友谊丝毫没有改变。这么多年了,他依然保留着当初的美好和哥哥的苦心。

他在山西工作的地方是洪洞县。根据我们当地的说法,所有没有“卢”姓氏的当地人都是明朝永乐年间从洪洞迁入的。所以,在很多人的意识里,洪洞有一种不可解的情结。但他恰好姓“ Lu ”,所以不需要考虑远祖。但是他经常跟我说他在洪洞“找群”,说他看到的大槐树,洪洞的雪,还有他们在工地上的生活。我当时正好在银川,所以我们两个经常读关于家乡的书。除了他说的洪洞的艰辛,就是我讲的塞外苦寒,但说到故土,难免热泪盈眶。

我有家庭。我想什么时候回去都可以。但是他呢?不能抱他的家庭会想要他吗?

终于,矛盾爆发了。他和他叔叔的关系已经到了冰点。他叔叔打碎了他家所有的电器和家具。在最困难的时候,是他的父亲再次收留了他、他的妻子和他饥饿的儿子。相隔十年,他又回到了父亲身边。这十年,他经历的太多了。幸运的是,再也没有必要无家可归了。累了,可以肆无忌惮的休息一下。如果他想的话,那是他可以回家的地方。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更加努力了。他想赚更多的钱,将来买自己的房子。让他的妻儿不再和他一起受苦。他的想法很简单,经常给我讲他简单的梦。有时候,梦越简单,越沉重。新房子让他气喘吁吁。

去年冬天,当所有的农民工陆续回家的时候,他还在努力找事情做。早上去县城的手机店卖手机,下午开着电动三轮车跑遍县城送快递。我每天回家都很晚。但他似乎很乐观。有一次去县城上班,骑着三轮车遇到他。他笑了,冒着汗,在一个寒冷的日子,我觉得他是整个街景里最美的。

多年后,他悄悄告诉我,他想出国。听说国外挣钱多。虽然我不同意,但我尊重他的选择。毕竟他真的需要钱来弥补生活。签证处停了,风吹麦浪,他告诉我他要走了。忘了送不送他,心里却有十万。我们去那里,山很远,很久都见不到面。

那天,他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他已经登上了去埃塞俄比亚的飞机。他甚至告诉了我镇的名字,但我因为老年痴呆症忘记了。我只依稀记得他说要转学去亚的斯亚贝巴。

我百感交集,不知道该回报他什么,就干脆祝福他,叫他注意饮食和国外的日常生活。但是我眼里的泪明明是挤的。

半年过去了,二十多天的异国生活让他黑了。毕竟埃塞俄比亚一年四季都是夏天。他在哪里可以炫耀自己的好身材?然而,我不能吹家乡的寒风。不知道他能不能适应,能不能错过。他放不下家乡的草木风光,放不下家乡的人情世故,放不下家乡的牵挂。

最近看到他的动向都是总结,包括他在埃塞俄比亚的工作生活,他在埃塞俄比亚的照片,他买的红酒,他吃的午饭,他的黑人朋友,还有那个扎着小辫子的小女孩。他在达瓦里的热枕头工厂,甚至他的朋友也看到了吉布提航空母舰。

直到今天,我都忍不住回忆起他贴了十几年的老照片。时间在变老,那又怎样?我们的记忆很年轻。

在三张旧照片下,他写道:

清楚的记得2004年的新年是在石家庄度过的。元旦过了11年,我在非洲的埃塞俄比亚。感慨万千!

我来评论一下:

有一年春节我没有在外面游荡过,但是我知道那种难过的情况。我还记得看到你那组照片的时候,大家都还年轻,十年过去了。我们在30多岁时分道扬镳了。经常记得这几年春节的时候,你我强我们三个呆在一起,看春晚,然后傻笑,或者聊到很晚。太多动人的回忆接踵而来。我再也想不起来了。既然今年哥哥们离家很远,那就让我们同心协力吧。我的好兄弟,等你回来了,给我讲讲你在异国他乡的故事吧!春节快乐!

他回答说:

上学的时候不明白为什么古人说“每逢佳节,”,慢慢的,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才明白这句话是那么贴切。身在异国,常常会想起我们在一起的往事,但在早年,我们是为了家,为了学校,为了孩子而奔波。太多的悲伤和痛苦被默默压抑,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的时候,我会放开一个微笑!哥哥,我想家,我想你,但我不哭,因为我懦弱,没有依靠的肩膀……

看到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了,就有了这个日志。用浅显的言语,来深献。

老朋友,好久不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