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另一半 ,写手: 薛洪文河南油田 [文集]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院子里的风,忙着清理冬天的痕迹,转来转去。

是的,是的,现在是春天。

三月的春天,是一张随风飘荡的地毯。金色的阳光散落在树梢和村庄里,矮墙上的老人越来越多,沉浸在青春的回忆和唠叨中。阳光下的狗,被老人的唠叨包围着,躺在地上,半眯着眼;眯着眼眼皮,半开半闪的不时,耳朵好像不耐烦了,好像听懂了半句话。

一切似乎都是这样,但有一个半个故事。狗兴奋起来,看着村口的路边,那个痴呆的自言自语的疯子;一切似乎都是这样,但有一个半个故事。墙上唠叨的记忆快乐而响亮,眼睛眯着看疯子对自己说的半个故事。

院子里的风,忙着清理冬天的痕迹,转来转去。

扫地,扫!扫除那些不幸的预兆,不要让春天的阳光看到。转过来的风,看到的狗,还有对流言蜚语的记忆,似乎陷入了一个自言自语的不幸故事的一半。

唉!自言自语的故事说了什么?

隐约听到,那个精神错乱的疯子在说话,在说字迹模糊的字,在说故事的另一半

仔细听,故事的一半真的是一半。他在说:

在村子的庙里,死人的眼睛还活着,他能听见。

唉!真是个自言自语的疯子。他补充道:

在村里的庙里,庙里的眼睛被黑遮住了,黑势力突出,他能看见。

啊!这是一个真正的疯子,疯狂到了极点,一个精神错乱的疯子。他还说:

黑势力隐藏的眼睛还活着。他们是两个人。一个是写在纸上的诗人,一个是说哲学话的人,一个是头顶良心闪光自言自语的人。

啊!说这个。在村里寺庙前的台阶上,我知道这个半残的故事的另一半,我将是这个疯子的另一半;院子前面的风,打着旋,不祥,不祥。

我要死在黑地毯上,看着那些还在的死人的眼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