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在树上 、小编: 任崇喜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在我工作了10年的办公室里,窗前有树,南面是临窗的鸾树,北面是悬铃木。

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存在的,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他们的。这两种树在不同的季节表现出不同的景观:通常阳光明媚的栾树首先表现出春天的活力,悬铃木的金黄色往往让人想起四季的轮回。当我的眼睛疲惫或者—无聊的时候,我的眼睛总会锁定其中一只,静静地看着。

我的办公室在三楼,我需要一个高高的悬铃木的仰视图。襄阳鸾树,不然,可以从平时或者俯下身的角度来看。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在窗户附近看到更多的栾树。

站在窗前看着树,感觉有点不一样。站在树下,这个季节,我通常会看到一片绿色,但我看不到的是清晰的枝叶;站在楼上,我看到的明明是一大片充满生机的树叶颜色。我知道他们的路。春天,当树下部的颜色还没有脱下冬装时,它已经是大片的黄色和浅绿色。东风猛吹,阳光普照。这些新开放的叶子迅速飞向天空,在阳光下进步,让人领略到春天的生机!当雨来了,雷声隆隆,这些叶子变成绿色,变成夏天的颜色。每片树叶都笑着,快乐地呼吸着。秋来是夏天最好的,一些不同的魅力被添加到这个颜色,从深绿色到灿烂的金黄色,从上到下慢慢展开,点缀成最美丽的中国服装。直到萧瑟的冬天,简单的树枝一根根伸出,小心翼翼的抓住了雪的身体。

我记得小时候,我对树很敬畏。树上有什么?神鬼鸟之家?小的时候每天晚上都会被树影吓到。月夜,我连看都不敢看那高高的树,生怕会有陌生的鸟儿不期而至。站在窗前向下看,发现树顶是那么的多变,丰富,富有节奏!这么说吧,那些叶子姿势不一样,都不一样。重叠的树叶编织出的浓郁的绿色优雅,会让你惊喜,羡慕。

下雨时,我坐在窗前。但是他们站在风雨中,没有任何遮蔽物。所有的叶子都在风中狂舞,从左往右冲。—它们一刻不停,停不下来,但我看到有—来自根部的力在默默向上凝聚。这么说吧,那些枝桠,枝桠与枝桠相交而形成的无拘无束的自由生长,让人感觉有一股向着阳光行进的力量,让人听着自己的语言去描述成长的过程,有时还伴随着一种说不出的敬畏感。这么说吧,那些小鸟,这些精灵在枝叶间跳跃,随意的说话唱歌,或者仰望天空。他们不骄不躁,孤傲不羁,不受风的限制。没有种族歧视或方言,没有忙碌的生活节奏,没有名利场上的欺骗,没有人与人之间的陌陌,那种自由令人羡慕。

树上还有什么?鸟巢,划过天际的雷电痕迹,温暖的月光?地面上肯定有很多永远看不懂的东西,以及由此产生的惊喜。

在树顶上,我可以看到很难看到的背面。盯着—树看了很久,感觉好像有树叶在那里看着我,让我过去跟他们说说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