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玲 :撰稿: 李丹崖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荸荠是掉进水里的星星。星星在水里很香,让我们去钓鱼吧。这一步棋和胃口有关,实际上是挑陵。

收集钻石是一种美好的行为。女人们唱着渔歌,在水里捡一堆荸荠,把荸荠贴在叶子上,在湖里唱歌。这样的画面只能用中国画来表达。

摘玲的女人嘴角一定带着微笑,充满了收获的喜悦。一鞠躬,清水,有自己的凌华微笑。

以前在老家的荷塘里收荸荠。岸边水草无边,荷叶无边。荷花生,水洼里有许多马蹄。伸手捞一个,带出一串带着湖腥味的荸荠。

这些天生就有“尖刀的家伙”可能会把他们锋利的形状粘在你的手里,但是为了美食,钻石矿主们并不在乎这些。一个小木筏,或者简单地说两个横杆,上面放着一个大木盆。摘一把荸荠,当啷一声“ ”扔进盆里,就像一首美妙的架子鼓曲。很快,一盆满满的荸荠就要收了。一群孩子捧着木盆唱着《采菱之歌》:“菱角不笑,挑你拜奶奶,奶奶吃着吃着咧嘴笑,娃娃吃着弯下腰……”

满天,回到家,我用刷子把荸荠上的青苔洗干净,露出了荸荠的俊脸。这个时候可以直接在锅里煮,破一个。很香。

奶奶最喜欢给孩子做马蹄。她说荸荠看起来像蝙蝠。在过去,蝙蝠总是被刻在富裕家庭的房子上。吃荸荠的孩子心里刻着蝙蝠,越来越有福了。说来也怪,我们这些孩子可能小时候吃过奶奶做的荸荠比较多,现在都还算有钱。

一颗菱角,像一只小船,卧在唐诗宋词元曲的水岸,在诗人的唇间放射着光辉;它也像一个充满能量的水生馒头,在许多农村人的餐桌上广受欢迎。

个人觉得荸荠还是新鲜的。如果晒干了,马蹄的气场就没了,很多好吃的也没了。

不久前,在扬州瘦西湖,我看到一个穿着印花蓝布的女人,手里拿着一个篮子,兜售着新摘的荸荠。那些荸荠和犄角似乎对每个感兴趣的人都报以坏笑。

白居易曾称菱角为“绿角”。这些长着“绿色獠牙的小东西”真的很讨喜,所以诗人说“菱角池干净如镜,没有波浪,白点花稀,绿角多/。

湖水静,凌隐于湖中君子。他们的才能没有暴露,果实都掉到水里了。如此低调,非君子不可。荸荠精心经营着它内心的“细腻”,它的造型看似叛逆,实则内心有着巨大的爱。不信你破个菱角就明白了。他们洁白的心足以证明一切。

每天生产两三颗新钻石,都是长期的钻石采摘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