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纽带的例子 波多野结衣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葡萄园里的爱情

正文/何旭

“苍白的藤蔓,披着前檐,满是珍珠索园”。回到家乡的老院,园中葡萄枝繁叶茂,让人心旷神怡。

我记得最茂盛的葡萄园。每年春天,春雨一飘,黄老藤一夜之间就会发出一点点黄光。一段时间后,新长出的绿色葡萄叶子会神奇地伸展开来,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不久,新长出的藤蔓偷偷爬上事先搭好的架子,东张西望,给院子带来了阴凉。一些葡萄藤也试图爬出墙外,参观外面的光明世界。

夏天,葡萄园是另一个凉爽的世界。每天早上,透过窗户看,葡萄的叶子是绿色的,隔开了烈日,筛掉了架子下的光影。葡萄花淡雅芬芳,一切清晰悦目,宛如一幅不平凡的画卷。很快,数百串蓝色的小葡萄挂在树枝上,每一串都带着芬芳的露珠。在这宁静的岁月里,沉醉在葡萄般浓浓的光影里,有种特别的味道。

小时候,凉爽的葡萄园成了我和朋友捉迷藏的好地方,也成了家人和邻居乘凉下棋的好地方。晚上,晚饭后,我和朋友们总是拿着蒲扇,听老人在葡萄园里讲故事。关于野史的很多轶事,至今记忆犹新。

目前,在家乡的葡萄架下,就像进入了一个充满珍珠的宝藏世界。阳光下,一串串晶莹剔透的紫黑色葡萄,充满了醇厚甘甜的果香。

“快吃,最新鲜的甜葡萄。”我妈把葡萄园里摘的葡萄带来了,她的叫声把我从记忆中拉了回来。突然瞥见妈妈两鬓间的白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

妈妈的笑脸还是那么亲切。她用岁月证明了爱情就像一颗长满藤蔓的葡萄。只要心中充满爱,努力让它长满枝头、果实和藤蔓,就能收获生命的甜蜜。

怀念绿色的葡萄园和深沉的母爱。

深深的浮动情感

正文/李

小时候,每当有空的时候,我总是围着妈妈,看她用火做饭。

我最喜欢的是香喷喷的玉米粥,里面蕴含着深深的亲情,久久不能散去。煮玉米粥的时候,我妈先加了几勺水,把锅盖上。随着浓烟的升起,灶膛里的火生了,我妈一边往灶膛里添柴火一边拉风箱,火焰欢快地跳着。随着炉火的燃烧,我的心情开始欢喜起来,有时往灶膛里添一把柴火,有时看着妈妈红红的脸。她时不时把乌黑的头发撩到脸前,我依偎在她怀里,静静地享受着人间的亲情。现在想来,那是最幸福最难忘的时刻。

随着加热,锅里的水不停地发出声音。这时候我妈用面粉勺盛了一些玉米粉,右手搅拌开水,左手快速搅拌玉米粉,然后蒸干粮。这时候我也学会了妈妈的动作,一边加柴一边拉风箱。妈妈深情地看着我,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过了一会儿,锅里传来“咕嘟”的声音,热气弥漫了整个锅,香气直入内脏,无法言语。同时,我也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当妈妈煮玉米粥的时候,我都会陪在妈妈身边,享受这份亲情带来的温暖和幸福。

有一次因为起得太早,我妈就火了,我在我妈怀里睡着了。当一股浓浓的玉米粥香味慢慢钻进我的鼻孔时,我突然醒了。这时候我妈把我抱在怀里,一边添火一边摸我的脸。我妈说:“看看你。玉米粥的香味吵醒你了吗?”我开心的笑了。

后来长大了,上了中学。无论春夏秋冬,妈妈每天都早起给我煮玉米粥。

寒冷的冬天,早上六点,我还在温暖的被窝里偎依着,妈妈却早已起床为我做好了早餐。有一次,我醒得很早,懒懒地躺在床上。这时,外面房间传来了风箱“呼”的声音。我从里屋探出头,看到外屋热气腾腾,妈妈正在给我煮玉米粥。我看到灶火映着我妈的脸,四十多岁的我妈因为长年累月的辛苦看起来老了很多,鬓角也加了银发。我不知道我的眼睛有多酸,泪水充满了我的眼睛。我妈付出太多……

因为我最喜欢喝小铁炉煮的玉米粥,每年夏天,在院子里,我妈都会坐在树荫下,用小铁炉给我煮玉米粥。炭火开始了,橘黄色的火焰映着妈妈的脸。玉米粥的香气慢慢扩散,沁人心脾。那是一段很深的感情,现在我觉得它还有余香。

后来我参加了工作,去了县城。由于各种原因,我经常不能回家。每次回家,我妈都会给我煮一锅玉米粥。看着我的甜粥,她释然的笑了。后来我妈老了就生病了,我们就带她进城了。妈妈身体不好,不能给我们煮玉米粥。朋友聚会、与同事交往、吃喝的场合很多,但有时候面对丰盛的酒菜总是没有食欲。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心里空空的,自然就想起了妈妈的玉米粥。于是,我就让老婆煮了一锅。老婆端上热气腾腾的玉米粥时,我先盛了两碗给妈妈。啊!这玉米粥饱含深情。

现在,妈妈去世一年多了,妈妈做的玉米粥我再也喝不下了。想到这我就忍不住哭了……

不辜负家人

文字/寒流永远持续

今天,在我走向老年的路上,我回忆起我对父母的亏欠和痛苦,难以偿还。

我妈活着的时候,我是个活泼的孩子,不懂贫穷困苦。母亲很年轻,被疾病夺去了生命。

我现在想起很小的时候哭着问妈妈要小的?头,跟着妈妈去山里开垦土地。妈妈别无选择,只能满足我的愿望,带我到山坡上,教我怎么荡秋千。第一次开荒。那个小的?老板,时隔多年,我才知道不是?头是每个农民都有的小手锄,方便农民蹲在山谷和山脊之间;只有蹲着,离陆地最近,离古庙最近。今天才想起来我跟我妈一样种地,只是一种形式;我妈教我种地,就是为了不让我调皮。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在一个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的山坡上,无论是“在坚硬的小石头上摔”还是“噗”一下子挥舞着小锄头。对一个孩子来说,是这样的

穷日子,我妈把白布染成蓝布,夏天做成蓝色的单衣单裤,冬天做成蓝色的棉裤。棉布没穿,肩膀,臀部,膝盖等。不断磨损,所以我的母亲不断为我修补。一个补丁补一个口,可惜妈妈的缝纫跟不上衣服裤子破损的速度。母亲一直没能盖住那些破口,就匆匆去世了。

母亲在短暂的一生中从未离开过这片土地。母亲生命的终点还是以土地为床,紧紧的躺在土地上。我记得,每次离开学校,我都跑到妈妈工作的地方。每次都看到妈妈闭着眼睛躺在地上,言语无力。这是一个很明显的迹象,一个病人在辛苦的磨损中一步一步走出了这片土地。这个预兆证实了母亲把短暂的生命完全交给了土地。我真的很想帮助妈妈。我要从妈妈身边把沉重的锄头捡起来,哪怕帮我妈妈锄掉一根杂草,给一株幼苗围上一圈防雨土。每当我弯腰拿锄头的时候,我妈就用她无力的手拦住,怕我把青绿的庄稼甩掉。

母亲耗尽了土地上最后一滴血和汗水。我妈最后一次走在我瘦弱的肩膀上,艰难地走出了这片土地。

我妈去世那年,我们家一贫如洗。母亲下葬时,家里没有白面白米招待村民。玉米糊送走了我年轻的母亲。

母亲去世几年后,我因外出务工致残,腰椎粉碎性骨折,下肢截瘫。从那以后,我一直是重度残疾的朋友,也是疾病的同伴。

残疾后,如果不是父亲陪伴,我可能早就去世了。

截瘫导致下肢神经和循环障碍,30多年来一直遭受创伤。脚步,臀部,胯部,以及所有被压迫的地方都是患者频繁出现的地方。

在我从健康走向残疾的那一年,父亲赶到省城的铁路医院,日夜守护着我,一天24小时,每两小时为我翻身;给我喂水喂食物,拉屎撒尿。父亲伺候我,但很难正常休息吃饭,胃病又复发了。胃痛,超出了他的忍耐限度。看着父亲的痛苦,我心痛。每次父亲胃病复发,医生都会给他打止痛针,减轻父亲的痛苦。

给我做脊柱手术的时候,我一辈子都经历过真正的疼痛“ ”!疼痛就像疯狗一样在我的身体里肆虐。父亲听到我在手术室里哭,跑进通往手术室消毒灭菌的走廊,跑了好几次,直到手术室门口。父亲恳求道:赶紧摆脱痛苦。手术后几天才知道自己对麻药过敏。

我是一个临时招聘来修铁路的农民工。十个月后,铁路单位会把我送回医疗条件差的偏远老家。我不想回去,知道回去会陷入求生的绝境。是我父亲的话改变了我的注意力。父亲说:“回家吧,就当你生来如此!看着父亲热泪盈眶的样子,我百感交集。我父亲知道这是个负担,就把它扛在肩上。世界上有几种激情,只有亲情才是真的,纯洁的,美好的!

回到大山环抱的太行山老家村,父亲每天从地里干活回来,拖着疲惫的身体进了家门,等着照顾一大堆杂事。但此刻,父亲总在想我的不治之症。他总是问:“是不是又出血了?是不是又流脓了?”一个对医疗一窍不通的父亲给我打针,一遍又一遍的清洗我的伤口。每次看到很久没愈合的伤口越来越严重,焦虑的父亲总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去问那些无法归天的村医。不知道父亲在村医面前有多难过,有多求助。

为了我残疾的儿子,父亲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为我求医问药,梦想着他的努力会突然消除残疾,治愈病人,恢复儿子的健康身体。然而,他的努力一次又一次失败。他背着我上下车,从一个城市走到另一个城市,面对陌生的医生,经历了“询问、检查、拍摄、吃药”等反复的过程。继续看着不同的医生,无力的摇摇头。

难忘的回忆。父亲饿着肚子在城里跑着找我,我饿着肚子在廉价店等着父亲回来。晚上,这座城市灯火辉煌。我父亲拿着一个油漆过的瓷罐,走进炭火熊熊的锅炉房,为父子俩做清水和米汤充饥。父亲从锅炉房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他的时候充满了悲伤。父亲在锅炉里放汤的瓷罐被倾倒了,来自火的热量和稀汤严重烧伤了父亲的脖子。我看到父亲的脖子从头到尾又红又肿。嘴里含着凉水,我拼命往父亲烧伤的部位吐口水。一天晚上,我和父亲很着急。

今天,父亲离开了我20多年。父亲走的时候,被截瘫和疾病困住的是儿子。但是无情的癌症带走了他,留下了我,逼着我离开了家乡。

今天,在关闭多年的福利工厂里,他们经常在梦里和父母聊天。我对我妈说:你猜,妈,你也被癌症带走了。我恨我的年轻和无能没能挽救你年轻的生命。我对父亲说:“不孝的儿子忍受了那么多的生活负担,眼看着你被癌症毁掉,没能减轻你的痛苦。”癌症很可怕,随着很多生命被夺走,那么多家庭被拆散。父啊,如果有来生,我会报答你做儿子的所有缺点,全心全意的孝顺你,让你不再受苦,不再贫穷。

麻雀语,亲情长存

文/酒窖

近年来,三月底四月初,报纸上关于赏雀花的报道和旅游广告不断撩人心痒。当我得知清溪镇大王山森林公园附近有最大面积的野麻雀时,我和妻子高兴地去春游,寻花。

走进公园,沿着石阶铺成的山路走,两旁的大芒果树正在盛开,吸引着许多蜜蜂来采蜜,嗡嗡的声音不绝于耳。据说200年前,当地村民从菲律宾带回几十颗芒果种子,然后种植在森林里。由于地处偏远,没有人为破坏,过去的种子繁衍成了今天壮观的古代芒果树群落。其实除了古老的芒果树,两年前在山里还发现了大面积的野生麻雀。但是因为植被茂密,道路艰险,知道的人不多。现在,作为一个森林公园,每个人终于可以轻松爬山,亲自看到美丽。

我和妻子慢慢走向藏在山腰密林中的观花亭。很快,我看到路边立着一块绿色的牌子,上面详细介绍了麻雀。看完牌子上的字回头一看,不禁惊呼:好美!太棒了!我在观花亭旁茂密的芒果林中,看到一簇簇黄白色或绿白色的麻雀悬挂在高大的老树上,可以说是势不可挡。互花米草是一种大型木质藤本植物,在古腾中粗壮茂密,在古森林中纵横穿插。花在藤蔓下串串,每串有几十朵花,串串垂下来。环顾四周,美丽的麻雀就像栖息在苍白藤蔓上的成千上万只鸟,令人叹为观止。用手轻轻捧着一束麻雀放在面前,你会发现每一朵花都像一只鸟。如一篇文章所述,每朵花都长满了头、眼睛、嘴巴、翅膀和尾巴。盛开的就飞,含苞待放的就像喂鸡一样,很有意思。游客们正在静静地欣赏这美丽壮观的景色,偶尔还能听到新来游客惊喜的声音。的确,很少有人不被密林中的奇异景观所感动。

在森林里逗留了很长时间后,我们继续在山里旅行。一路沿着缓坡前行,周围是茂密的植被、野生藤蔓植物、一派原始森林。因为大部分游客都集中在观花亭附近,山上很安静,一路上总有麻雀从上面挂下来,偶尔还能看到其他不知名的野花。远处,悬崖上挂着一朵像瀑布一样的白色小花。鸟儿时不时的从远处飞来,就是“沿路看到野花,远处的鸟儿从山上闻到。”

经过几个陡峭的石阶,到达山顶的三凤台。倚着栏杆,俯瞰脚下绿色的山林,俯瞰山下人口密集的村镇,在微风中享受着春天的气息。同时心里还想着赏花。好像有人说过:赏花如品人生。花朵,有着奇妙的魅力,绚丽的色彩,浓郁的香气或者万千的形态,都是大自然创造的生命奇迹,也和人一样,是通过收集天地的精致精华而制成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花的语言是各种生活的写照。牡丹是优雅奢华的象征,有高贵的兰花,高贵的梅花,多情的水仙花,自爱的荷花,淡泊的菊花,纯洁的百合……。另外,晋代诗人元好问的一首诗,讲的是梨花之心:“梨花,如静女,春暮寂寞。”还有最不起眼的狗尾花,在坝边随风波动,也是坚忍不拔和默默奉献的代表。所以世界上所有的花都有自己的情怀,都是带路的。

那么麻雀花的象征是什么呢?看着眼前一簇簇的麻雀,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住在周围房子里的客家人。这座山的周边地区,周边的几个镇,惠州、深圳等村庄都是客家人的聚居地,随处可见许多古老的客家围屋和瞭望塔。客家人历史上多次迁徙,生活在偏远山区或深山密林中。无论走到哪里,家人总是住在一起,互相帮助,共渡难关。险恶的外部环境造就了他们在逆境中生存的坚韧和冒险精神,重视家族血缘关系的文化传统是通过生活在亲密的家庭中培养起来的。至于客家独特的文化气质,我们可以数得清的有很多:有恒心,有事业心,有礼仪,有道德,有尊重亲人,尊重祖先,有良好的知识,有教养。最基本的特点,我觉得应该是“重视家庭”。这应该是雀花的象征,也就是雀花的花语。

互花米草生活在深山里,藤蔓缠绕,枝叶相连,形成了一片未清理的巨大互花米草丛林,给群山披上了郁郁葱葱的绿衣。同样,生活在东莞各地的客家人,几代人都在努力建造美丽的家园。如今,随着社会的变化和现代经济浪潮的冲击,许多封闭式房屋已经空置,搬出封闭式房屋是时代的潮流,也是社会发展进步的趋势。搬出封闭式房子的客家人已经完全融入社会。他们继续保持着良好的传统,同时也与许多新客家人和新万仞人和睦相处,共同追求幸福的生活。就像这座满山遍野的麻雀,加上芒果花和各种不知名的青草花木,装点着美丽葱郁的山景。

我站在山顶上,回头看着我的脚。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有很多游客,他们都应该被麻雀花的美丽所吸引。但是,看着路边在山里生活了很久的野麻雀,真心希望它们不要被游客过多打扰,能够在和平宁静中继续茁壮成长,远离尘嚣,拥有恒久的亲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