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特塞特 发布人: 孙阳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下雪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似乎有一些特殊的意义。总是带着人们的期待,真的是冬天有雪。

今年渭北高原的雪比往年早来了几天。进入腊月之后,已经下了几场像样的雪。厚厚的积雪覆盖了冬青的脚踝,天气越来越冷,让人从心底里尝到了寒冬的滋味。雪水充足,庄稼人心里踏实。也许美好的岁月里还有希望。

大雪飘过屋檐,覆盖青山,覆盖森林,覆盖远野,但无论如何,农村的冬天是清闲的。一个炉子点着炭火,三五个女人坐在热炕上,拖着日常生活。炉子上的水壶被白色的空气窒息了。老人盘腿坐在炕沿的窗下,放了一筐针线,一碗浆糊,几堆裁好的鞋子。窑外的太阳阴影被一针一线西穿。针和线不会在下雪的冬天闲置。老人的日月淡出,淡出他的眼,淡出他的心,淡出他远行的岁月。偶尔,老人会说一些押韵的短语,让年轻人笑出声来,不知不觉,一股柔和的春天就要来了。

踏着黄昏,走过村长,我沿着大斜坡向川岛走去。山谷里没有人,太安静了。寒风拂过两边槐树的叶子,带动着耳机里民谣的热情和激荡。白雪覆盖的阳坡曾经是牧羊人的天堂,那里草多而嫩。现在山沟与山沟相连,再也没有羊了。茂盛的野草永远不会理解他的心思。太冷了,我有限的活动能力只能在大脑信号延迟三秒后才能把外套裹紧。

经过四十分钟的路程,我上了6路车,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渐渐地,人多了,车也动了。我记不清是经过了两三站,走过来一个背着口袋的老头。他个子不高,手里拿着一个被咬了一半的锅盔。他的脸因寒冷而发红,但他看起来很坚强。口袋很脏,老人的后背和腿上满是灰尘。也许他太饿了。他咬了一大口手里的面包,向我走来。我赶紧伸手去扶他,示意旁边有个地方。老人坐下,把口袋放在两腿之间,对我笑了笑,然后继续咬包子,太干了。老人一说话,嘴里的馍就飞出来了。

我看着老人的麻袋。有一杆秤和几小袋胡椒。我和老人聊了聊我的疑惑。老人说他是石坡人。今天一大早就带着20公斤的辣椒去投资市场卖了。辣椒的品种是“狗椒”,很不错。虽然辛苦,但是利润没有大红袍高,但是味道好,味道香。想着即将到来的新年,我拿出来,悠闲的弯着腰。是40元一斤,招商卖了2.5斤,就没人再问了。然后去十里铺村转了一圈,有一两个没卖出去。晒辣椒不容易。很贱,舍不得。不是说太阳快下山了。如果你留下这十七八英镑,你可以带回去,明天再去。

我问,辣椒煮好了,大家就来村里收,干湿收。你为什么不卖掉它们?老人说当时价格不美,老婆不愿意卖出去。他留下了这一点,以为城里人过年肯定会买辣椒,但是没人要。今年冬天一到,我妻子就去了Xi安的儿子家。城里有暖气,所以他们没有受苦,只是去享乐。

那你为什么不去?我问老人。老人说他生活不好,去不了,热得受不了,整个人都傻了。他总觉得自己头上戴着一顶帽子,用手一摸,什么都没有。他没办法。就是这种苦日子,或者说房子里的铁炉很舒服。这几天太冷了,他妻子一直打电话催他过两天开车回去接他。

老人指着手里的托托馍说,以前这个馍只能在腊月二十三拜灶神的时候吃。平时谁敢吃都是稀茬。在过去的几年里,全村的人都闻到了这种味道,后来胡椒树都被洗得光秃秃的。现在不知道是辣椒没味道,还是人吃多了,连味道都麻木了。

一会儿,车到了水泥厂站。老人背着口袋下了车。他咧嘴一笑,透过窗户向我挥手。我看到了他的白发,但他心里还是有花。车子继续开着,转过身,马路对面阳光明媚的斜坡上的雪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天气预报说两天后将有大雪。就像老人说的,日子就是你睁眼闭眼的时候。没人能阻止他们。我忍不住赞美老人!敬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