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母亲的宝盒 |学者: 秦风汉月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小时候经常看到妈妈从家里的平柜里拿出一个深红色的小盒子。在我的记忆中,这个小盒子里装的是一个“百宝箱”。

每次妈妈打开一个小盒子,总是给我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这让我对这个小盒子很好奇。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感觉妈妈的小盒子里有取之不尽的宝藏“ ”。

据说母亲的小盒子是结婚时随嫁妆带来的。母亲娘家在淮雅青屿村,在土改时曾分作中农。妈妈上了高中,用小写写了一个很优雅的毛笔,在庄子里算是很有才气的女人了。这一切都是40年前我的昵称“大叔”和我的昵称“铁生娃”告诉我的。

为了弄清楚我妈的“宝箱”里有多少“宝物,我打开我妈的“宝箱”去查。

在母亲的盒子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黄绢“工艺品”。因为不知道怎么称呼,只能归类为“手工艺”。我忍不住问我妈小盒子里的黄绢工艺品的来历。我妈跟我说,是姑娘结婚时手里的装饰品。我问谁拿的,我妈就笑。

或者“铁生娃”“为我揭开了神秘。他说:“你妈嫁给你爸的时候,很漂亮。从青坝到藏经沟用了40多里。抬轿子花了三节课。第一班从青坝出发,第二班在大槐树下接轿子,第三班在尼姑庵门口接轿子。而且轿子不能中途落地,费了半天才。你妈妈穿着一件夏敦埃酒,戴着一顶有羽冠的帽子,你爸爸穿着一件黄色的夹克,骑着一匹大马。太美了!”我说了我在盒子里看到的手持装饰品。“铁神娃”博告诉我:“是你妈妈嫁给你爸爸时带的。我和你妈结婚的时候,我去抬轿子。我肩上的天气不好。一劳永逸地把人绑起来。”“铁神娃”说到这里,她敲了敲烟壶的杆说:“时间过得真快。几年后,你母亲生下了你的姐妹。”

除了她已婚的手持饰品,还有很多用毛笔画的花草,还有妈妈小盒子里剪下的各种窗花。那些手绘的画是我妈高中时候画的,用针线做成厚厚的一叠。仔细看,纸是薄而细腻的麻纸,柔软而结实。每一张纸上都有妈妈用小刷子画的图案,非常生动传神。春节的时候,我妈用小剪刀把她画的图案剪成窗花贴在窗户上,屋内屋外的新年气氛立刻就变得明朗起来。

我妈的小盒子里还有一件古董“ ”。其实是窗帘,是我奶奶结婚时给我妈的嫁妆。窗帘是用黑棉布织成的土布,长约七尺,宽不到三尺。幕布上方两尺多的地方打着常规铜币形状的结,每个结上都织着一个银铃。我曾经数过,光结处就有九十九个铃铛。掀开窗帘摇一摇,就会听到清脆的绿色铃声互相撞击的声音,很好听。

挂窗帘最奇妙的是:窗帘上的:“封面”和窗帘两端带飘带的刺绣。封面是粉红色的丝绸,绣着李和黄在《火焰驹》中的园会片段。两端的彩带是红色的绸缎,上面绣着李在《火焰驹》中卖水浇花的片段。刺绣针法细腻,色彩鲜艳,有花有鱼,人物形象以静态或动态形式生动。

然而到了90年代,村里人来买古董,都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当他们找到母亲的时候,他们不得不花90多元买下它。当时因为家里生活贫困,90块钱还是能应付我们家一个多月的生活费,所以我妈就把封面卖给了古董收藏家。

我妈的小盒子里有一些各种款式的小发夹,我曾经偷偷别在小辫子上,在朋友中炫耀。

现在,我妈已经去世二十四年了,我妈的小盒子因为老家的反复建设搬迁而不见了。但是我妈妈曾经说过要留给我的精致的窗帘,我一直保存着。去年怕窗帘久而久之变色,就装在塑料袋里抽真空。

妈妈的小盒子是我记忆中的一个“宝箱”,从中我获得了许多快乐的童年时光,获得了深远的精神财富和取之不尽的爱与温暖,比宝藏更珍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