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关门后, |发表人: 曹春雷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乡间的黄昏慢慢到来。如果此时你正闲坐在乡间的院子里,你的心静得可以听到一只虫子在角落里无声地歌唱,你可以感觉到一只大鸟正带着黄昏———,从西方慢慢地飞来,比如电影里的慢动作,还有它翅膀所带的余晖。如果你对色彩特别敏感,你会觉得自己就像黄昏的一滴墨,一滴金黄色夹杂着橘黄色的墨,滴落在天地之间,慢慢蔓延,慢慢染色。

烹饪产生的烟及时升起。绿色的烟雾在余晖中涂抹着橘黄色,在屋顶上,它长成一棵争抢天空的树。在这“树”下,有一个人影斜靠在锅台上,一定是一个母亲的身影。此时,在西山的山顶上,夕阳像一个金色的蛋糕,就像母亲在锅里烤着,用手糊着。

这个家的父亲可能是刚锄地回来,也可能是刚进城打工回来,也不闲着,从老井里抽了一桶水,泼在院子里。水落的地方,水蒸气上升,院子清凉。从墙脚下的花园里摘一个西红柿或黄瓜,用桶洗干净,吃了。

然后,坐在石榴树下,或者葡萄树下,或者别的什么树下,无所事事,只是听着街上孩子的吵闹声,看着院墙上夕阳的余晖渐渐淡去。

这时,大门是开着的,或者半开,或者虚掩着。但这不是拒绝的姿态。村民来了,不用敲门,不用喊,直接进去。主人家的黄狗只是例行的叫,但因为这个原因,也会被主人训斥。

大大咧咧地过来坐下。在院子里,一张方桌已经摆好了。桌子上堆满了米饭、蔬菜和葡萄酒。

喜鹊并不急着吃饭,而是站在院外的杨树上,站在窝边的树枝上,成双成对地站着,捧着我的字,在这个傍晚写完当天的最后一句歌词。两只或几只麻雀不肯回到屋檐下,站在瓦边说话。

孩子们仍在街上疯狂玩耍。男孩驱使鸡飞狗跳。至于女生,她们迎着头,跳着橡皮筋,直到妈妈站在自己的院子前大喊大叫,孩子像尾鱼一样游进自己的家里。

黄昏的村庄很温柔。温柔就像父亲的脸———即使孩子递过来的皱巴巴的纸上面标着鲜红色的十字,或者孩子遇到什么麻烦,都会低着头站在那里,自觉地垂下双手,他大概只会说,以后再努力,或者以后再改。辛苦了一天,终于把自己最柔软的一面展现给了孩子。暮光可以抚慰人。

风吹得庭院门嘎吱作响。黄昏时分,门后。

但是一扇门怎么能遮住夜晚呢?是天地拉起一张大网,用太阳遮住黄昏,放在山边,然后顺手拉下隐藏在空中某处的黑夜。

于是,月光开始洒下,虫鸣开始上升。这注定又是一个宁静的夜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