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家是一个长期的问题 :转载人: 崔立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从崇明去上海工作,和家乡隔着一条短短的长江。

很多年前,我刚参加工作,隧道和桥梁还没有开通。我只能用船在上海和崇明之间旅行。我在松江工作。记得有一次,我翻车三辆车到码头,然后坐船到崇明南门,然后坐车回家。前后花了七个小时。

刚来上海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像笼子里出来的小鸟,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白天工作很忙,晚上自己的时间。

公司有晚饭,但是我们不想吃。经常找几个好同事,打车直奔附近的朱家角。这个朱家角很远,也不远。开车10多公里。但是年轻奔放的心不在乎这个距离。在朱家角吃个农家饭,然后边走边看沿途风景。散步,最后打车回公司。有时在晚上,有时在周末,我到处跑。我把能回家的时间都用来玩了。我还在找原因,说回崇明太远了。

妈妈的电话,但打电话永远不会厌倦。妈妈问我,你什么时候回家?而我总是说,妈妈,你知道,就算周六早上八点出发,下午三点到家。第二天回来也是这样。看,看,我在路上浪费时间。

太远了,我妈跟我也没办法。

直到有一天,我感冒了。一开始我以为是个小问题,虽然头晕。我觉得多喝开水多汗可能会好。没想到,我本来想喝很多开水,但是没怎么出汗。早上还挺好的,中午没胃口,还伴有恶心不适。下午实在受不了,只好请假回宿舍休息。

吃了同事买的药,下午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特别难受,难受。睡不着,做不到自己想做的事,时间好像被拉长了,那么长,那么长。我无法平静下来。我只能在脑子里想事情。想起了公司给我的以前的学校,学校给我的家乡,小时候的玩伴,家乡的花草树木。不知不觉中居然想到了我妈的蒜炒肉,还没出锅就喷了香。是的,我饿了。我真的饿了。

我正想着,妈妈打来电话。妈妈说,你在上班吗?我有些不着边际的回答。我说,妈,我想吃你炒的蒜肉。

三天后,我的感冒好了。

三天后,是一个周六。

周六上午公司要赶着上班,我们就临时安排了半天的工作。中午12点走的。匆忙吃完午饭花了我五分钟,然后就赶去车站了。下了码头,下午6点坐末班车。回到家,我敲了敲门。我妈看到我在门外,吓了一跳。我妈说,你怎么回来了?

我说,妈,我想吃你炒的蒜。不知怎么的,眼睛突然潮湿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