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最后一站 :文章来源: 李慧丽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这趟秋天的火车,刚从始发站秋分出发,好像坏了。速度远远快于通常建立的速度。太快了,享受不到淡淡的云、果味的香、层层的林、秋水等金秋美景,然后直接进入第一场霜带烟雨的秋雨,一切都被萧扼杀了。

此时,汽车的速度慢了下来,但车窗里全是连绵不断的秋雨,沙沙作响的枯叶。乌云遮天蔽日,秋雨让温暖的烟火流连忘返。还没来得及褪去残留在体内的夏日狂热,甚至还没来得及享受温暖的秋日阳光浴,就突然陷入深秋的寒冷。就连勤勤恳恳的孙老头也显得懒洋洋的,躲在厚厚的云层里快一个多月了,阴雨绵绵的秋雨趁机洒出来,让人的心渐渐下沉。

天地冷,躲在屋里也好不到哪里去。深秋的黑暗尽可能透过窗户的缝隙潜伏在房子的每个角落。这时候我只想蜷缩在沙发上盖个毯子,懒洋洋地捧本书或者看个电影。

我一年到头最喜欢冬天。无论是北风还是大雪,我都不放弃。风来了,穿上厚厚的棉衣,戴上帽子口罩,西北风吹不走我爱这个季节的理由;雪飞的时候,踏上厚重的棉鞋,裹上层层丝巾,让雪花落在眉心之间,只露出两只眼睛,享受着雪的清澈明朗。不管屋外多冷,都会有暖流回家,厚重的外壳会渐渐褪去。在屋里看一本轻书,做做家务,或者坐在午后的阳光下,都是最美的享受。

无论如何,我不喜欢死气沉沉的秋天黄昏。说你冷,你没有刺骨的冬风。说你不冷,你已经失去了秋天的温暖。像垂死的老人一样死气沉沉。

但在四季循环中,没有深秋就没有初冬。谁能逃脱这个自然规律?谁能控制?

持续的秋雨立刻缩短了一天的长度。早上六点,雾气蒙蒙,雨篷没有打开。在排列着窗户的水泥盒子里,温暖的灯光渐渐亮起,阳台上忙碌的身影拉开了一天的序幕。然后,从这些房子里,一个又一个的青春身影走了出来,带着父母的期待跑在上学的路上。

不一会儿,虽然还是阴天,但都亮起来了。走廊里,院子开始沸腾。人们在工作和学校的日常活动并没有因为秋天的潮湿而停滞不前。

这时,一个大雾弥漫的早晨,我因为工作去一座山上看望一个人。

上山的路上,大槐树枯黄的叶子在空中优雅地飘动,以最美的姿态向曾经朝夕相处的朋友们做最后的告别;笔直的梧桐金黄,扇形的大叶子偶尔飘落在空中;从南方搬到北方的银杏不能适应北方的寒冷。此时的它就像一只羽毛美丽的花孔雀,干枯干瘪,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魅力。

来到山下的村庄,穿过村庄,通过一条大约4公里的水泥路到达山脚。丰富茂盛不再是今天的主题。山坡上的桃树、杏树、核桃树早就留了黑枝,沟沟洼的各种蔬菜都被霜冻得干瘪了。葡萄牙和葡萄牙在枯黄的苦草中老去,沟岸边的老柿子树上一片叶子也不剩,只挂着红灯笼,就像画框里的写意画

上午十一点,浓雾退去,休养了近一个月的太阳公公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脸,天地间顿时一片金光闪闪。8000多亩的山野没有前几天那么郁郁葱葱,但松柏依旧青翠。偶尔点缀在山涧里的绿麦苗,还在努力延缓山脉的衰老进程。

当他遇到这个农业园的主人时,他正忙着收集庄稼。因为这几天下着雨,他园子里的很多庄稼都没有收回来,小米、玉米、花生、红薯等作物的果实还躲在松软的泥土里,等着被送回仓库。今天,公园里的人们在罕见的天气里匆忙收割庄稼。

下午,站在海拔1200多米、面积8600多亩的山顶上,远处的村庄铺着红瓦白墙,炊烟袅袅,附近的山多山,松柏翠绿,梯田纵横,一条宽阔的砾石路从山中央一直延伸到山顶。在山顶的开阔地带,一个公益护林站的三层小木屋独自眺望远方。木屋脚下,一个占地约一亩、养殖一万多条鱼的鱼塘,在温暖的秋日阳光下熠熠生辉,软化了坚硬的山峦。

明媚的阳光下,群山高耸,空旷而清澈,清新的空气让人感觉更加轻松愉快。

然而,我脚下的这座山,三年前还是一座没有名字的荒山。这个巨大的变化是他造成的。

他是这座山脚下村庄的本地人。他曾经开过煤矿和洗煤厂,积累了可观的财富。

他在体制内没有职务,但当国家政策号召淘汰落后产能时,他积极响应号召,进行改造和发展。

他没有受过任何高等教育,但当他决定转型发展时,他转向了农业,承包了他家门口的这座荒山。

他,开发荒山,只求回报他出生长大的土地。他开洗煤厂的时候,最多能解决周边100多人的富余劳动力。现在,开发荒山,建立农业生态园,不仅可以绿化荒山,改善生态,还可以转让村民的土地,让他们出去打工赚钱。生态园本身也可以为群众提供就业岗位。

带着这个简单的想法,在过去的三年里,他投资了7000多万元,挖掘了90多万立方米的土方,修复了4000米的花园路和2000米的花园场路。通道、供水供电、临时办公楼、15公里生态园周边钢网、3000多平方米冷藏保鲜仓库、多处景观小品、8000亩荒山、600亩特种种植。

上山时,他故意绕过砾石路,带我们爬上一个大于45度的贫瘠斜坡。树枝和树枝,碎石,每一步,都相当困难。他告诉我们,这是三年前摆在我们面前的这座青山的原貌。

如今的荒山真的变了模样,山美地阔,一年四季风景秀丽。山坡上春暖花开,瓜菜夏香,秋收硕果累累,冬季郁郁葱葱。渐渐地,采摘者来了,文学收藏家来了,田野扩张来了。

但是,这只是一个生态的改变,它的好处只是九牛一毛。为了产生经济回报,我们必须进一步扩大投资规模,改善食品、住宿和旅游业。但是近一亿元的资产已经交付给大山,很难前进。发展处于瓶颈,生活似乎处于低谷。家人不理解,以前的伴侣不喜欢,甚至有人嘲笑。

今天,前面的路对他来说很艰难。不管多困难,他从来不欠工人一分钱工资,也从来不欠农民一分钱承包费。作为一个商人,公司在转让村民的土地时,本来可以按照惯例逐年向村民支付承包费,以便留下更多的流动资金,但他每十年与村民签订一次合同,当时的转让费比较高。

今天,虽然前路艰难,但他依然坚定地向前走。

看着他抚育庄稼,我也在想,资产近一亿,就算煤炭相关企业倒闭了,也能无所事事,衣食无忧。或者说,在这座山上炫耀一点点资产,或者一步一步地开发,让它满足他有钱后回报乡亲,赢得人们的赞誉,过上舒适的生活,这不是一个聪明的商人的工作。他不聪明吗?答案是肯定的,聪明。不然怎么能赚到大钱呢?然而,他最终把所有的财富都奉献给了这座山。

没有打地板的铿锵誓言,就没有华丽动人的文字。他是一个农民企业家,有一颗朴实无华的心和一双手。

我们常常以文字的形式诉说伟大而高尚的感情。此刻,在8600亩的茫茫大山上,在山的主人面前,所有的字都是苍白的。

夕阳渐褪至山后,山顶的枯草在深秋的风中荡起深秋的凉意。这是秋天的最后一站。很快,冬季列车就要开了,春季列车也准备好了。在四季循环中,当我们经过温暖或寒冷的火车,或者遇到危险的海滩或高山时,我们会看到不同的风景,遇到不同的人和事。时间的列车不会因为你喜不喜欢而改变行程,也不会因为你的快乐和痛苦而半途而废。最终带着满满的期待与列车同行的是强者。无论这座山和它的主人前路有多艰难,我深信“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

这座山叫农业生态公园,它的主人是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