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是一个狂欢节 ,来源: 叶志勇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年是一种动物。小时候我妈一遍又一遍的讲。我还记得母亲的崇敬和敬畏。

我不是害怕,而是心里高兴。

我在村子里跑来跑去,我妈妈不肯照顾我。她会准备过年吃的,比如红烧肉头,炸丸子,红烧肉。平时空荡荡的厨房被肉和柴火的味道占据,妈妈忙忙碌碌,匆匆忙忙,其乐融融。我用手抓起一两片红烧肉,抬头,先用舌头舔了舔,然后嚼了嚼咽下去,五脏六腑都是肉味。在贫穷的岁月里,肉是最美好的享受。

出门的时候冷风打脸,感觉很兴奋。腊月的村落干净朴素,却又冷又暖。每个家庭都在为过年做准备。每一年,人们不是无聊,而是乐在其中。村子里一整天都是烟雾,从每个房子的屋顶升起,白色朦胧,与灰色的天空交织在一起。我的眼睛在寻找他们的影子,我觉得每一缕烟下都有一个温暖的家,有一个旺火的厨房,有一双旺火的眼睛。走过村子,听到狗叫猫叫,心里暖暖的过年。

这个村庄很古老。我看到的房子大多低矮老旧,还有稻草房。还有大房子,比如张家赫的房子。从外面看,简直是惊艳。两栋房子隔着,走在中间,感觉巷子太深太长。然后,要拐个弯,前后消失,常常让我觉得很害怕。高大的城墙已经颠扑不破,偶尔还会有青苔蔓延。每次走出来都会松一口气。房子的主人已经没落了,但风格还是一点一点从青砖黛瓦里渗出来。我往大房子里看,看到里面的人都很忙,人们都在期待着新年过后的美好生活。

往前走,经过一座矮青石板桥,我走出了密密麻麻的房子。眼前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对面青山绿水,婀娜多姿,不可抗拒。脚下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现在只有割过的稻茬,密密麻麻,暖黄的。一条小溪从田野中间流过,流啊流。我背对着村子,感受着身后温暖的气息。空气中混合着各种气味。多好的味道啊。过年。

除夕那天,我和爸爸一起贴春联。繁荣的春联传遍了整个村庄,鞭炮声打破了一年的面纱。我们应该保持年龄,保持快乐的日子。据说在“ ”,这个怪物这个时候会危害世界,我们待在家里就安全了。我乖乖的呆在家里,已经累了一年的爸妈也在这一天休息了一下,各种方式和我聊天。我对养老充满敬畏。虽然经常用眼皮打架,但也拼命忍着。一年中的这个夜晚非同寻常,是过去和未来的纽带。后来想到当年的那一幕,就觉得那晚爸妈的心真的在一起了。他们以“ ”的方式表达了对生命的祈祷和对孩子的关爱。

正月十五,舞狮舞龙。这一天,所有的人都出来了,跟着狮子和龙灯。锣鼓震动大地,鞭炮声从一家传到另一家,人们像潮水一样从一端传到另一端,大声喊叫。捡狮子龙灯的人兴高采烈,抢蛋糕花生的人很开心,都是为了好工作。我跟着人流走,感觉平时木讷的人都疯了,心里有一股火热的东西在燃烧。很多年后,我和家人在一个繁华的城市里,在龙灯后面狂奔,突然想到这就是我们的狂欢。我们需要发泄,需要追求,需要有一个安放灵魂的地方。

过了十五,一年就过去了。而岁月过得很快,又过了很多年。年年过年,怀念过去的时光,怀念旧年的温馨、淳朴、朴实,怀念那份深情、纯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