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秋 ,创作人: 任随平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秋天简单到了极点。

一片黄叶,一个池塘,一缕薄霜,几首鸭歌,勾勒出素秋的清雅。

在这样一幅画中,树叶、水、薄霜和鸭子的歌唱是跳跃的诗句,或者说是诗意的水墨画。

我喜欢看秋天,在无尽的平原和干净。

树叶婆娑,悠悠,轻盈,洒脱。它们仿佛被风的魔力附体,翻来覆去,婆娑作响,把树叶返根的感觉旋成美丽的弧线。每一段在阳光下都是香的。如果一个故事是模糊的,时间是迷人的。如果剪下一个短字母,押韵就有些优雅,有些臆测和遐想。如果是在山里,这一片叶子会落在铺满植被的睡床上;如果它在悬崖边上,它会落在一个人沉默的抬头上;如果是在河岸上,一片叶子肯定会承受一艘船的命运,在无尽的流浪中,它会把秋天带回时间模糊的深处。

至于池塘,它总是突然出现在地球的腹地,闪闪发光,就像突然睁开的地球之眼。天空清澈而遥远,池塘清澈而宁静,蓝天从远处滴落,落入池塘,成为一页丝绸。池塘越来越近,让人感觉更加神圣,更加宁静和深邃。池塘周围,到处都是芦苇。深秋的风,头是白的,叶子是金色的,摇曳着,沙沙作响,暮霭中的人们互相搀扶,沐浴在秋风中。秋风微妙的时候,他们默默地思考或思考,思考一些长久的心事;秋风一吹,它们就晃。简而言之,如果他们说话,如果他们倾听,每种植物都会在轻松的休闲中逃脱优雅的性格。这时我不禁想起法国哲学家帕斯卡的哲学记载“人是会思考的芦苇。”他说没有信仰的人是不幸的。的确,这些直立的芦苇,每一株植物,都是有思想的人。面对秋风,他们不仅没有将自己归于来年的沉寂,反而在沉寂的时间里重新打开了思想的黑暗盒子,在那里完成了人生最后的赞美和成熟。

如果你爱这个池塘,你会爱上一个遥远的遐想,以为秋思看过东西,想过感情。

秋鸭在这种看东西的感觉中发出几声鸣叫。秋天,就像一片随风起舞的树叶,被推开,被推离了山,被推离了秋田。

远方是一种距离,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猜想。就像一段记忆,当它沉淀在时间流里,会更古老,更遥远。看山,你会在这座山上安家,看另一座山。山因远眺而宁静,但轻松,少了热情和躁动,所以保持了一点闲适。水因远眺而稀薄,却宁静,潺潺,永不生病。一切都恰到好处,枯了的草茎,草茎上的薄霜,被薄霜遮掩的针。草茎干燥,但坚实有力;薄霜虽薄,却清澈洁净,万物在渐变中保持素雅。

爱深归于平静,秋深归于单纯。

在平淡的秋天里,隐居是一种优雅的感觉,是云野鹤外的一片空白,是一个人渐行渐远突然回首时的守望。

秋天越来越紧,越来越深。回首故乡,故乡的秋天越来越浓。

回望时光流逝的人生,保持一种独特的单纯,不就是保留了秋天的灵魂吗?传播生活色彩的水墨画不就是优雅朴素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