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写作 ,铃木里美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在路上——流星

文/路上的猫

小时候看星空,银河绕了一天,银河在天空中越来越宽。当时觉得夜空很神秘。夏天的晚上,经常交朋友,仰望天空,叽叽喳喳找星座。

不知道什么时候明星少了,人也长大了。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报了一个成人绘画班。每个周末都在画室呆很久,不肯离开。当我走出画室时,夜幕已经降临。在回家的路上,我总是要换两次火车。我换车的时候,已经过了末班车了。就这样,戴着星星,晚上走了40分钟,却从未感到孤独。我抬头一看,总有北斗七星在掌管。

我记得,隆冬时节,雪深达半英尺,末班车早已结束。走在厚厚的雪地里,抬头看星星,一个女孩晚上去了雪路,似乎从来没有害怕过。突然,一辆摩托车停在我面前。“小姑娘,晚上一个人走太危险了。我送你一程。”说话的人是骑自行车的路人。我摇摇头,不是因为不信任,而是想一个人走在雪夜的路上,享受寂静,听着雪“吱嘎”。很多时候,我们只是一个人上路,默默的行进,空空的心情。“孩子们,上车。太冷了。你的家人不着急。回家吧。我不是坏人。不用担心。”路人开摩托车,慢慢走。这时,我停下来,想了想路人的话。我坐在摩托车的后座上。寒风中,我抬头看见了北斗七星。

多年来,我来到了一个远离家乡的大城市。我再也没见过那些星星,也没人停下来开车,我也不能一个人走。那些素未谋面却互相帮助的路人,像流星划过天际,转瞬即逝,却记忆深刻。

当人们在路上时,他们在心里

文本/王海涛

“为什么我总是热泪盈眶,因为我深爱这片土地?”每次看艾青的诗,我都会忍不住想:诗人的情感世界里有什么样的情感,这些情感是如何变成澎湃的激情的?自从成为华银路政中队的一员,经过多年不断的思考,终于在实际工作中找到了答案。为什么华银路政人员脸上总是有汗,眼睛里却总是带着微笑?那是因为他们热爱这个他们深深敬佩的平凡而伟大的事业!因为他们在路上,路在心里。

想起风雨飘摇的路,路不会很长!为了管理好道路,华银路官员煞费苦心,确保高速公路的安全畅通,保障人民生命财产的畅通,在防冰、应急、改扩建大修、节假日值班等过程中,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的业绩。

华阴路官员为了管好路,花了365天的时间,抗高温、抗冰雪、防洪、保安全,披星戴月,风、霜、雨、雪,在高速公路上深深地印下了自己坚硬的脚印。“放弃家庭,为了所有人,无论好的方式与否”。有的同志在离家几百公里的偏僻公路上默默工作,没有华丽的语言,也没有英雄壮举。他们总能勇往直前,毫不犹豫地付出。

路,像一架钢琴,奏响华阴路官员生活的和弦。路,如尺子,丈量华阴路官的宽广情怀。多少汗水,多少日月,我们华阴路的官员在平凡的岗位上,他们对生活的追求,对奉献的诠释,默默地写在了高速公路上。

曾经有人问我:一朵云能飘多久,一簇花能开多久?我不知道答案!但是如果你想知道华银路管理局能为交通贡献多久?答案是只要我们的心还在跳动!不管路有多远,没有人能阻止我们前进。人在路上,路在我们心中!

此时此刻,我的心里已经充满了骄傲和幸福。我骄傲是因为我是华银路管理局的一员,我高兴是因为我们在路上,路在我们心里。

最美丽的风景在路上

文本/刘燕

我的朋友骑自行车一路去了西藏。回来后我饶有兴趣的问他,到了是什么感觉?西藏不美吗?天空是蓝色的吗?雄伟的布达拉宫震撼了灵魂。听了这话,他摇摇头,只笑了笑,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慢慢地说,西藏的天空真的很美,和他梦里一样高,一样蓝。布达拉宫确实是一个独特的历史遗址和艺术瑰宝,但与他去西藏的沿途风景相比,这些就相形见绌了。他郑重的说,他一路上感受到的最大的感受就是,最美的风景从来不在目的地,也不在人们心中,而是在一路上的每一刻。

他说他去西藏之前,无数次想象过自己到了之后的感受,会有多开心,有多自豪。然而,当他历经千辛万苦到达目的地时,相反,路上路过的风景像电影画面一样掠过他的脑海。

在山脚下,他不得不推自行车,因为轮子坏了。因为走的时间太长,力气都快用完了。当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了三四个小时才遇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时,心里很高兴,因为遇到了同类。此外,他还在一片不知名的草原上,遇到了许多虔诚的当地人,他们拿着祈祷轮一步一步地敲门。这些人是去布达拉宫的朝圣者,这让他感受到了信仰的巨大魅力。原来有些幸福真的和钱没有关系。甚至当他在山里骑了很久,因为风景单调,他觉得很虚弱,想放弃片刻,突然来到一片水草丰茂的草原,让他看到了“牛羊”的美景,终于让他明白了坚持的意义。比起他以为到达目的地会欣喜若狂的场景,沿途的风景带给他更多有意义的感受和想法。

朋友的话让我想起了自己。这几年参加本科自考也是这样的感觉。每次报考后学习,心里都很紧张。除了每天忙碌的工作,我还得找时间看书。当时我的心已经疲惫不堪。本以为考过所有的考试之后会是多么轻松愉快,但当我真正考过所有的考试,回头一看,发现我最难忘的时光是考前熬夜苦读的那一天。

本来在人生的旅途中,终点固然重要,但沿途的风景也是不可或缺的。

迷失在路上

文本/雅米野生

我坐在车里,旁边是我的小妹妹,我的熟人让我带她去。她聪明懂事,让人觉得可惜。我怕一路颠簸,委屈了她,就好好照顾她。

风撬开车窗使劲往车里推,以为里面坐着人,哪个千里之外的痴情女人让你来的?她低着头,日夜唱着熟悉的歌。她在城市和村庄之间来回骑车。她在最高的山顶上哭啊哭。她在大树下放声大哭。她收集了所有的线索。她在风雨中行走。她从不睡觉。百花遍山,望着空寂的山林,思念更加殷切。风,所以你会急着帮她四处寻找!

我看到白色的花,却没有你的艳丽,我觉得空虚,但我不会哭。我觉得一切都会随着夜晚的临近而变得模糊,然后我会忘记很多烦恼。

路过一条街,一条村街,行人很多,路边挤满了人和车。大树摇着树枝,很放松。世界上的一切都与此无关。它看着几代人出生,长大,然后变老。它动了,后来就没了,也说不清为什么。散步,散步,遇见四季的紫色花朵,他们在烈日下昏昏欲睡,懒洋洋的。

上山的时候遇到了很多人,很多花,很多树,很多昆虫,基本不认识我。下坡路,但我想念他们,我开始想念曾经不屑的你。我们走在路边,笑在路边,聊着你我认识或不认识的人,还有那些人之间的事。城中有一条浅河,岸边有柳树。很多人会坐在河边,赏花聊天。我就是其中之一,在那里度过了很多时光。

走开,真的错过更多,所有的语言都忍不住默默回忆,所有你遇到的事和人都和你有关联。

我在别人的话语里认识你,在城市里遇见你,在匆忙中失去你。

在路上

文本/张香君

站在学校三楼的阳台上,可以看到东西两侧的风景。其实真的没什么可看的,尤其是东边,是一片田野。在这个深冬的季节里,它是压抑而孤独的。在一片未被污染的田野里,就像一个经过激烈战斗的未被污染的战场,有一些庄稼横着站着,无力却倔强地在风中摇曳。这块地的主人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我不知道他匆忙撤军时在忙什么。

相比之下,我的眼睛更喜欢呆在学校的西边。向西五十米是一条贯穿南北的国道。虽然天还没有亮,但不仅大道上的车辆和以前一样陈旧,行人也在逐渐增多。那些骑电动车的,开三轮车的,都被包裹的像个臃肿的木头人。

每天早上同学们看书的时候,我就站在阳台上,看着大街上一天到晚亮着灯的车辆,看着来去匆匆的行人,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此时此刻,很多人还在做着甜甜的梦,更多的人已经在做了。在我身后,教室里的学生已经完成了早操,并参加了早读。几组农民工挤在一起,向建筑工地走去,在大街上经过。骑电动车的人应该到处去上班。他们看不清自己的年龄和体型,只能从衣服上隐约猜出自己的身份。穿羽绒服的应该是年轻人,穿厚棉袄或者穿破大衣的一定是中年甚至更老。不管你多大,在路上都是同样的姿势,匆匆,更匆匆。

看着这种情况,总觉得一种力量在体内沸腾。路上行人,室内学生,一方面在寒风中毫不犹豫的奔波谋生,一方面在书海中为未来奋斗,看不见我们的人,你和他们,不都在路上吗?在成长的路上,学习,奋斗,攀登,寻找,进步……我们一直在走,明天永远在前方,所以我们永远在路上。

想想东边田的主人。我记得夏天和他说过几句话。他说种田实用,但不够生活。每到秋收结束,他就四处找工作贴补家用。到了这个年纪,他除了不养就有力气去救,别的什么都做不了。趁他还在跑步的时候给他的孩子留点,这样你就可以用心生活了吧?——对,这样才能用心去生活。看着路上行人越来越多,他们中间像老人一样的人头太多了。也许是女儿的嫁妆不够,也许是儿子买房的首付还不够,也许是老父老母还没攒够养老的钱,也许是什么都缺,就是还有力气,有力气就要使出来,只好往前跑。只有走在路上,才会让你更接近明天,更接近幸福。

在路上,在异乡

正文/范海红

我们每天都要经历很多事情,当心里有很多事情的时候,就会变得乱七八糟。面对现实,我们往往像旋转的陀螺一样工作。那么,你不妨为你的人生按“暂停键”,放慢脚步,把自己投入时空的荒原,放慢脚步,做自己想做的事,哪怕只是暂时的暂停,或者是季节性的逃避。给灵魂放个假,仔细审视自己走过的路。就算是陀螺,你也应该是旋转陀螺。

没有背包旅行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旅行的全部快乐和真谛。如果你有过短暂的背包旅行,你就会明白,背包客不仅仅是一种生活,更是一种态度。生命是昂贵的。昂贵的生活不应该局限于相见、猜不透、失去对方,而应该放在大地、山海之上。

远处有一段距离。我喜欢这种旅行,那种历尽艰辛欣赏美景的感觉,那种在异国他乡感同身受的感觉。路上风景的美、痛、乐,是今生最珍贵的回忆……,因为路上的人走出家门后,对与自己不同的风俗感兴趣,不断寻找属于自己文化的东西,以自己的文化为标尺来衡量所遇到的文化差距是必然的。这仅仅是寻找和比较,事实上,

充满甜蜜诱惑的大都市,如万花筒,转得越来越快。外面的人像飞蛾扑火一样飞奔进来,不停的打转,停不下来,却有几个“的意外”,把自己扔进时空的荒原,放慢脚步,做自己想做的事,哪怕只是暂时的休息,季节性的逃避。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一直在思考,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和态度去生活。我认同一种态度,应该简单,但能满足我内心的需求。这种生活一定要热爱。有时候我们会梦到一个地方,离地平线很远,离心很近,但不知道在哪里,却已经流浪了无数次。

一踩油门,我就知道我要开始一段旅程,忘记城市的喧嚣,放下杂乱的思绪。在走向远方之前,我没有交流,没有对话,没有氛围,只有无尽的阅读和日记。每天都有书页堆积……阅读古人写的书桌风景,然后翱翔,然后流浪。

我在路上,我在异乡,我在自己的旅途上,像一个从塑料城堡里走出来的人,我看到山坡上真正的花真的很艳丽很香,真的开在元夜。甩掉头发,收拾行李,继续上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