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推特 |白石瞳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梨花风清

文本/李欣凌

清明记得亲人,那些遥远的场景就像岁月的印痕,或者一段安静的文字。有爱,时间的利剑戛然而止。

每年清明节,每个老人都准备纸钱。黄灿灿的金纸叠成的元宝,搓成的钱币,默默的暗示着一抹乡愁,一抹忧伤。清明凉爽,凉爽充满了对明天的期待。《清明》还是另一种剧情,活着的人从死去亲人微弱的思念中得到一些满足。人们买了成堆的纸币、一瓶酒和一些小吃,出发去墓地。

不知道那些死人知不知道我们的崇拜。

几千年来,我们一直延续着清明节去墓地祭祖的习俗。在明媚的春天或阴天,我心中的感激之情仍在我们的生活中悄悄重放,烙在我们的心里,盛开在绿色的田野里……

我们祖先的墓地是一个熟悉的地方。在寂静的田野里,看着祖先安静祥和的栖息地,我感受着时间和记忆的凝固。每当天气晴朗的时候,我总觉得春风唤醒了一切,但却无法唤醒风尘仆仆的父亲。春雷鼓声大地,却不曾惊动沉睡的亲人。这种幻想很幼稚,是成年人不应该有的白日梦,但却极其美好。如果错过很久,就分不清梦想和现实了。也是这样一扇冰冷的石门,建造了一座永生的城市。我进不了城,他也出不了城。于是我们父女就这样分开了,这辈子也见不到了,只剩下半辈子的爱情,半辈子的思念。让我静静的写下悲伤,深夜回到巷子里,再也看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在抽烟,在徘徊,在等我。

因为思念,因为感激,我把这份带着痛苦的幸福放在心里,平日里一遍遍品尝。如此清晰,把所有的感情推向了极致。这一天贯穿我的一生,就像一部老电影的剪影,会在那个时候回放。这一天,我总是难以忘记那年年底的美好,和父亲在一起的那一点点时光……

到了墓地,我们会往坟里添土,然后开始烧香,烧纸钱,插花,祭祀,点烟,再敬一杯清酒。在飘渺的芬芳中,心中升起敬意;祭品一一奉上,描绘细节为孝;烧了多少纸钱,泉水的思念纷纷而来;在红润的眼睛里,我期待着远方的对话;在磕头磕头的卑微崇拜中,是继承了长久以来的虔诚。

一阵风吹过,燃烧的纸钱在半空中如蝴蝶般飞舞,一串凭空而来的鞭炮在田野里回响。在殷墟和杨灿,人们听到的唯一声音是鞭炮声。那一刻,世界的繁华与孤独,显得那么苍白,那么遥远。我们哀叹的不仅仅是亲情,还有那些日子,人们一生都在跌跌撞撞。最后大家都会睡在一堆黄土里。没必要看透恩施和天下恩怨!

清明,这两个美丽的词,被无数诗人赋予了各种华丽的含义,像一幅美丽的画卷,让生命和岁月的流逝清晰可见。在过去的刻痕里,在长辈对兄弟情的慷慨里,在父亲从未提起的故事里,在晚年的惆怅里,我渐渐变得怀念起来。

自从父亲走后,我就被清明拖累了。就这样,清明节对我来说同样重要,无论是在我出生的小村庄,还是在父亲永久守望的城市。无论我在哪里,我所有的悲伤都会随着春风从不同的方向涌向凸起的土堆。我今年牺牲的墓地虽然是公公家的祖坟,但是离父亲睡觉的山头有500公里。但是,我觉得父亲的清明也会一样的隆重,一样的感恩,一样的思念。清明就这样淡淡地来了,留恋和感激是不变的情结。

清明植物

文本/徐文伟

跟随清雨的脚步已经长达两个月。

田里的土壤湿漉漉的,空气的湿度好可爱,似乎还能听到雨声的余音和植物嘴里吸水的声音。一大早,清明拥抱了我,大量的植物在湘江风光中与我相遇。他们的很多名字,我都叫不出来,他们用无数的眼神看着我,无数的怀抱迎接我。桃树的浓妆一去掉,樱花就迫不及待地出现在BLACKPINK,但前两天只挂了几朵。轻声细语是风和植物的相互问候。没有他们,风听的对象和联盟就少了。

植物的简历有点像人努力的历史。植物和人类一样,有不同的死亡方式,比如死亡、衰老、溺水等。,并完成他们的绿色生活。

对植物来说,清明只是名词,雨声只是拟声词。他们生活在画廊和诗歌里。他们听过“五色失明,五音失聪,五味清爽”这句话,是世界的祖先说的。五色五味各有千秋;五音,他们不懂。他们面前经过的雨雷是五音阁吗?它们算不算火的噼啪声和刀割的痛声?

97年老家种了一片银杏林,早就出名了。这株植物,在清雨的多次敲打下,似乎是醉了,迷迷糊糊的带着醉态说话。其中有一棵银杏树长得特别茂盛,它要么认为我会迎着清雨看到它,它也知道它是在看最亲近的人,也就是2006年在这里休息的父亲。但是,在我的家乡,祭祖与清明节无关。我们的传统是,这个月是农历十月金银叶随风飞舞,落在地上扫墓的时候。

晴空下的植物是隐喻。这风,这雨,是行人路过的脚步声吗?

清明

正文/李海亚

有那么一会儿,我失去了理智,指着吴彤盛开的树木,表达我对来自世界的抱怨的不满。

我独自一人,独自一人,穿梭在被灰尘和雨水浸透的城市和街道;我的半张脸埋在建筑的阴影里,我献给那盏绿色的灯;抑郁的时候,我看书,睡得很香。当我为大家喝鸡汤时,我想起明天我可能会一起在树下看到多色调的光,我摇了摇眼睛。总的来说,我起得太晚,配不上我日益增长的野心。

我的野心能有什么零零碎碎的地方是你不喜欢的?不超过几斤,下周就要通过自考了。

我的努力是在樟树上挂一个香囊,真心许愿。就像小时候想沿着灯笼河漂流下去一样。女人害羞的半张脸和学者打扮成白面斯文,表演者不得不以他们的歌声和歌剧为耻。

我还记得小时候,考试前,我一头雾水地跪在祠堂前,漆得红红的,从字迹里隐约能看出笔法和力度。书法课只是新鲜,经过几年的水平学习,也只是半生不熟,不敢说接触过书法。我还是很羡慕这样的话。

一股裹着无数叶片的风卷起了周围的气氛,就像半夜刚做的民谣诗人的歌一样醇厚,或者像肩上挂着露珠的小提琴一样吟唱。我爱的是这种无法用语言表达清楚的感觉。以前学过一段时间钢琴,现在记忆模糊。那一段缺乏目的性,没有结果,仿佛突然放在那里。我想不通那时候懵懂是什么感觉。

恐惧一直在延伸,从恍惚攀升到恍惚。烛光忽明忽暗,让我心惊肉跳。刚刚停止的雨在滴答作响,很快就变得紧急起来。院子里倒下的梧桐树的声音清晰可闻。

小时候不喜欢祠堂,不喜欢戏子,不喜欢曲径。但你我都清楚什么会改变,女人的脸会变老,所以要学会留美,要有艺术,瓶瓶罐罐都堆着台;年龄只是在增长,它只是改变了它的品味。

天气晴朗,我一时昏了头。

向光和建筑、灯笼和你挥手告别。

我一个人,总是一个人走在大街上,风雨中。

你是雨,是星,是树的光和影,而我是半棵梧桐,像一颗星子的半枝蜡烛,多色调的光辉。

清明年年来,平实之美和清新之美很多。

清明品玉

文本/熊益军

时间序列一清晰,细雨蒙蒙的春雨就很模糊,挥之不去。它飘飘,迷蒙,似丝,似烟似雾,像一个美丽迷人的女人,温柔多情,优雅美丽。

烟雨仿佛拨动了我们心中柔软的琴弦。雨中,我们来到逝者亲人的坟前,祭品、鲜花、蜡烛、熏香,烧纸钱,磕头拜神,小心翼翼地追着远方,感受着养育祖先的恩情,重温当年的谆谆教诲,缅怀他们的辛劳和辛苦,缅怀他们的音容笑貌,一杯黄土,几场春雨沙沙作响,滴滴淌泪,仿佛在为逝者亲人倾吐着我们无尽的思念。雨下得很大,你飘了多久?然而,不管我们有多长时间,我们能想念我们爱的人多久?雨和雾充满了群山,荒野和整个世界。浓浓的烟雨,怎么会有浓浓的人肉血?

春雨沙沙作响,但听起来也像是一句认真的劝诫:热爱生命,善待生命,珍惜生命!生命宝贵。活着就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无论何时何地,每个人都应该把生活的质量和纯洁放在第一位,永远不要以牺牲个人尊严为代价追求名利和私利。面对名利的诱惑,我们应该冷静,失去冷静的心态。如果我们肆无忌惮,贪得无厌,甚至利用别人,我们首先会打折自己的人格。谈生活的质量怎么样?人们在旅途中不可能一帆风顺。总会有起有落,道路泥泞。你可能会被人际纠纷困扰,担心职场冲突,担心官家大起大落。……面对各种失望,与其伤心担心,不如彻底放下。古人云:“不要震惊,在庭前看花开;我无意停留,也无意离去,我会随云飘流。”有了这个境界,有什么不能克服,有什么烦恼不能释怀?人生在世,难免遭受挫折和逆境。如果自怜自弃,只能越陷越深。退一步说,海阔天空。即使身处“河湖”,也要“采菊东篱下,悠然遇南山”,给自己一种淡定超然的姿态,就像漫天的雨,自由漂浮,自由蔓延,生命

草一年四季都是鲜绿色的,尤其是在春天和明媚的景色中。细雨中,春风轻拂,杨柳袅袅,山涧潺潺,桃花燃烧,芳草萋萋,春色无限,春色炽热。清明节是郊游的好日子。“偷闲半天”,抛开忙碌的工作,抛开很多琐事,进入春天,投入大自然的怀抱。不需要名山大川,不需要名胜古迹,就在郊区走走!徜徉在田埂之间,让春风拂去你心中的尘埃,让春雨滋润你干涸的心田,让你的梦与柳枝一同翱翔……。或者,来一次令人放松的乡村之旅,品尝美味的农家饭,闻一闻淳朴清新的地方风味,欣赏田园风光,寻找田园…你可能会觉得有香香阵阵……的梦,特别甜。

清明尝雨,其实也尝人生,尝人生。透过春雨,如果能领略到岁月的静谧,世界的美好,生命的珍贵,生命的高贵,那么就能从春雨中品味到真纯的气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