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从来没有老过 :作者: 李晓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春天,天空挂着巨大的雨帘,雨和烟正在升起。最密集的雨声来自古代。

比如杜牧遇到的春雨,清明节飘过,牧童指的兴化村方向仿佛是我迷蒙的故乡。“白鹭飞在西塞山前,桃花流水,鳜鱼肥美。银行里的一个老人,戴着绿色的竹帽雨衣,穿着绿色的雨衣,冒着风雨,悠闲地钓鱼,他被美丽的春光迷住了,连雨都没有回家。”在江南水乡的山水中,张诗中的打鱼农夫,也像是我的老乡龙老,正在给怀孕的儿媳妇熬汤钓鲫鱼。

我怀念过去的雨。比如晚雨秋池满满,一窗红烛摇曳。我最喜欢的三国女子小乔,带着钱来我家窗前点蜡烛。宋朝的雨里,苏东坡眼袋很大,颧骨很高,在湖边踱步。他叹了口气,“水美阳光亮就好,山空雨奇。”。宋代,天蓝如玉,江南梅雨中,一座古老的庭院如水墨画般铺展在柳绿中,爬山虎悄无声息地跳上旧墙,浅浅的青苔似一层绒毛,温柔地覆盖着庭院的旧梦。

在东京的雨夜,25岁的萧红瑟瑟发抖,给失踪的爱人萧军写了一封信,告诉她:“自由舒适,从容休闲,经济上没有压迫。这真的是我的黄金时代,但我却生活在笼子里。”萧红的压抑和辛酸让我想起了人生中一段艰难困苦的时光。现在经过多年的染色,在夕阳下有了些许青铜光泽。

在我错过天蓝的雨的时候,我也看到了过去的云,白得像棉花,过去的河的颜色蓝得像传世的青花瓷,河边听雨的女人笑得像蓓蕾。

怀念过去的雨,想的再深,也就像农村那片干渴的土地,渴望着雨的来临。那年我好像7岁。天气干燥,土地裂开了。一天下午,天空泥泞而凝重,一场暴雨势不可挡。起初,豆大的雨滴从云中落下,挂成银白色的瀑布。雨点打在土壤上,产生浓浓的白烟。我没有时间跑回家,躲在山洞里看大雨。暴雨停了,青山被冲刷,眼睛变亮了。我看到土地裂成一个洞,被雨水浸湿了,夹杂着风中植物和庄稼的味道。我忍不住大口地呼吸,肺好像在膨胀,变成了藏在草丛里的大南瓜叶。

一年夏天,大雨中,一头老牛突然冲出圈舍,舒舒服服地在院坝里打滚。他在雨中洗了个澡。一个驼背老头,在屋檐下,双手捧起清澈明亮的雨水,一颗颗送到嘴里。我看到他喉咙滚动,贪婪地舔着嘴,让我想起了一个醉醺醺的酒鬼。早年,乡下有个中年人。下雨的时候,他坐在土墙边的木门前,闭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后来我才知道,他心里是在祈祷,是在感恩。来自天堂的雨水造福了地球上的一切。去年冬天,我去医院看望这个奄奄一息的乡下人,一双小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闪烁着对生活的憧憬。

童年的春天,春雨多如牛毛,山中有一丝朦胧。梅花野花盛开。旧屋顶上叠得像鱼鳞一样的绿瓦上,雨水顺着瓦檐落下,一只花猫睁着绿色的眼睛看着我。秋天下的雨里,收割的土地刚刚翻过来,雨水湿透了。比如一个奶水丰盈的产妇,胀胀的,满地都是淡淡的甜味。走下山,村里牲畜的排泄物在雨中发酵,混合的泥土气味在风中飘出来。

这些以前的雨从来没有老过。在沉睡的岁月里,一滴一滴滋润了我的人生,浸透了我的命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