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任性 小编: 夏丹

  • A+
所属分类:励志故事

一块坚硬的石头,经过几千年的风风雨雨,会变得坑坑洼洼,骨瘦如柴;在西北峡谷风口,几万年或几亿年后,会把坚不可摧的岩石变成一堆碎石;因为水的柔软,深山中巨大的洞穴会坏如獠牙,妙如锦绣。桂林的溶洞,云南的石林,越南的下龙湾,历经岁月沧桑也不过如此。

东岳泰山,一座古庙的檐沟下,有两块对称的巨型青石条板,无疑是庙建时镇上的基石。一定要稳如泰山如钢铁。而正是这样一对牢不可破的基石,“布满沧桑”,尤其是在天沟滴水的部分,呈现出一排规则的酒窝,其深深的凹陷足以容纳饱满纹路的银杏果。

在老家,在一个古老的祠堂里,屋檐下的铁青砖也是坑坑洼洼,或深或浅,参差不齐。这是典型的一滴水。老了也就几百年,万一是几千年呢?石井的上檐口不仅有麻坑,而且伤痕累累,布满深沟。谁能想象,这其实是一桶麻绳创造的印记。

这是岁月的印记,岁月的无情,岁月的任性,披星戴月的任性,岁月的任性。在任性的岁月里,大海可以变成桑园,山峰可以变成海底;坚硬的岩石可以变成尘埃,树木可以进化出焦炭;象牙可以变成化石,腐肉可以液化石油。这是对几千年的漫长解读,是岁月无情催化的结果。

人们说时间是一把刀,其实是。而它是一把无形的刀,一把坚韧的刀,可以雕刻出最壮观的山脉,雕刻出最美丽的洞穴;但是,时间不是一枚威力无比的天然导弹,它可以轻而易举地摧毁高山,摧毁人工文明,带走一切。当雄鹰站在楼兰破墙城堡上,环顾四周,它有没有想过,它的祖先曾经在它的上空盘旋,曾经见证过它昔日作为太阳的辉煌。这是一个连接广阔西部地区的古镇,继承了繁荣的汉唐时期。以前到处都是骆驼铃和商人。以前很丰富多彩。以前是绿色清澈的。它是如此繁荣昌盛。是岁月的任性和风沙的无情,摧毁了一切,带走了一切。

每当我看到家乡祠堂前的滴水凹,看到庄老井石檐的深沟,总是很难想象,砖凹其实是软水滴做的,石沟其实是用麻绳捋平的。不是说水淡,易成德;不是说绳子是软的吗,一边旋转?有那么坚韧神奇吗?毫无疑问,地砖上的酒窝是屋檐水刚刚滴下的,毫无疑问,老井的石檐痕迹是水桶绳磨平的。但他们的背后是一个长久的靠山,那就是无情的岁月,任性的岁月。水随岁月而坚韧,绳随岁月而长。再硬的材料,几千年都不会被水侵蚀,再硬的飞檐石,每天都很难把长麻绳铺设平整,绳被磨成槽是必然的。这符合铁杵磨成针的功夫。也像百鸟嘴的结果。都是时间的磨炼,岁月的任性。

我很小的时候,家里住的是茅草屋,土墙。下雨天,我们常常待在门前,看着屋檐上从上到下连绵不断的雨,无情地冲走墙脚的地面土,几场小雨过后变成一条浅沟。父亲会用土填,但是下了几次雨,就是一条浅沟。后来建了砖房,铺了地砖。我们仍然看着雨水沿着波纹倾泻而下,滴落在砖面上,溅起弯曲的水线。被水打到的砖面,一年没反应,两年不作声,三年五年不变,但是坚持十几二十年就很难了,于是就出现了浅浅的坑和细微的沟。看过去三五十年的砖面,早已伤痕累累,满是酒窝。如果老房子不变,如果再过一两百年,我想象不出会是什么样子。那些古代祠堂屋檐下的砖面上的凹槽不就是这样形成的吗?

岁月的任性,不仅仅是对事物的无情,更是对人的蹂躏。人年轻的时候,总是有一张凝结的脂肪般光滑的脸,粉红色的皮肤,但350年后,皮肤粗糙得像砂纸,褶皱看起来像枯树。此时,我们仍在哀叹时间的任性和时间的无情。无论什么都逃不过岁月的雕琢,也没有什么天赋可以改变岁月的印记。美人粉饰表面,粉底依旧是时代印记。脸是这样,精神也是这样。岁月的任性不是可以颠覆而是可以控制的。聪明的人可以磨砺意志,消极的人会磨砺精神。岁月不可抗拒,但心态可以豁达,就是山若能变形,核心依旧激昂,草木依旧青葱。年轻的心永远不会变老,多年的任性也是徒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