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选 ,作家: 苏展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在部队工作的宁玉轩,年底要转业。被调工作的去向是夫妻矛盾的焦点。

宁宇轩是湖南人。在他看来,树叶落回到它们的根部是毫无疑问的。这些年来,他的梦里充满了乡愁。

他的理由是:因为工作原因,在湛江住了30年。我“根”在湖南,你要嫁鸡随鸡!

其实宁宇轩心里还藏着一个道理,那就是他是团级干部,可以算是成功的。不回家就是夜游,没人加油。

不过,他老婆是湛江人。不要说这个女人平时温柔贤惠,但是她可以面对重要的选择,但是她有自己的想法,她不再只是诺诺。

她的理由也很好:你在湛江住了这么久,早就习惯了。而且现在交通方便,可以回老家几分钟。为什么要全家北移,从头再来?

吵吵闹闹,夫妻俩谁都说服不了。

中秋节前,宁雨萱悄悄休了探亲假,回了老家。他想,这一次,他一定要多呆一会儿,听听当地的口音,感受一下当地的感受,多吃一些家乡的土特产和地方菜肴,来慰藉自己多年的乡愁。

其实所谓的家乡,就是留下一个古老的祖籍和一些叔伯亲戚。宁宇轩的母亲早就去世了,父亲这些年像候鸟一样在几个儿童之家迁徙“ ”。

听说宁宇轩要回去了,亲戚们都很高兴,很重视。

“路上怎么样?”

“吃饭了吗?”

“很难骑!”

……

各种嘘寒问暖的同时,收拾行李,端茶倒水,搬椅子,那份热情,让宁宇轩感动得热泪盈眶。

宁宇轩也是一个仁义之人,每个房间都已经为亲戚准备了礼物。他一到家就从行李袋里拿出来:这是大叔的,这是大叔的,这是二哥的……

表哥的儿子凑过来,摸了摸他的衣服,说,“大叔,你在外面当这么大的官还穿这么普通的衣服?太低调了!你为什么不买一辆雅戈尔?”

宁宇轩无奈“呵呵”。——为什么这个孩子不记得自己十几岁时的样子?

第一顿饭是在叔叔家吃的。现在他杀了一只重约十磅的阉鸡。宁宇轩大吃一惊,问道:“家里的鸡怎么会长这么大?我记得我们被驯化的时候,最多也就两三斤!”

阿姨笑着说:“改良鸡种好养。小时候喂过一些饲料,过几天它就长大了。喂些谷类蔬菜就行了。”

其他的菜都是我表哥从镇上买的。大叔说:“村里有实力的基本都在外面打工。很少有人自己种田种菜。”

湖南人不怕辣,餐桌蒸蒸日上,展现了宁宇轩梦里反复出现的场景。——那些菜似乎不是记忆中的味道;或者说,我离开太久了,不习惯这种辣?

看他怕辣,再做饭的时候,亲戚故意不放或者少放辣椒。湘菜可以没有辣椒或者湘菜吗?当你在嘴里吃的时候,它什么味道都没有。

吃了几顿家乡饭,宁雨萱只觉得浑身无力,开始怀念湛江螃蟹的肥腻,虾的新鲜,海鲜的美味;我怀念和老婆在巷子里溜达找零食时唇齿间的闲暇时光。甚至,他开始怀念海腥味……

在村里吃过饭走了一走,宁雨萱才发现,自己出生长大的地方,早已脱胎换骨。认识他的人很少。偶尔遇到几个老人,能叫出他的名字。听了他的口音,我笑了:“小雨,你怎么把家乡话弄丢了?”

宁玉媛一阵失望。

宁宇轩打开祖屋,有股霉味。他干脆打扫了室内卫生,虔诚地擦拭了几次神社上母亲的画像。他内疚地看着母亲。母亲似乎很安详,眼里带着一种永恒的理解和包容。

晚上,天空中升起一轮月亮。宁雨萱透过窗户向外看。月亮大约有城市那么大。

睡不着就在院子里走。宁宇轩发现,他每走一步,月亮都跟着走。刹那间,他的心突然变得明澈通透:月随人走,心随月动。

第二天早上,电话响了,是家里打来的。

女儿说:“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秋季海鲜最美,千万不要错过!”

老婆态度不像以前那么强硬了,说:“回来,还没做最后决定吗?回来我们讨论一下!”

过了一会儿,微信又响起来了,一个朋友建议:“哥们,听说你放假了,兄弟们好好计划,玩得开心!”

“就是!去涠洲岛吃海鲜还是去吴川吃鸡饭?”

“不如少考虑吃喝。宇哥血糖偏高!我们租船出海看海豚,或者去徐闻南麂村看会呼吸的珊瑚屋!”

“别去濉溪孔笙山!宇哥是个读书人。你想要更优雅的吗?”

……

大家吵得不可开交,让宁宇轩心里暖暖的。

宁宇轩开心的说:“好,好,兄弟们可以一直玩!我现在在湖南,中秋节回湛江!男生带老婆孩子去烧烤,一起赏月!”

宁宇轩说中秋节回湛江“ ”!而且他说“惠”,不是“ Go ”。

是的,湛江现在已经成为他心目中的另一个故乡。而关于去哪里转工作的问题,在宁玉媛心中,终于有了最好的答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