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不难过 |投稿: 刘红昌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家乡似乎永远是个沉重的话题,爱恨交织。二叔要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做了一辈子木匠,工作认真。口碑传遍清水河两岸,不到50,现在又瘦又病;年轻的时候,我能够说我有能力。现在只能在下雨天躲在家里,住在三层前院的小媳妇指的是街道;年轻好胜的大姑大伯,挣钱又欠钱,最后给儿子盖了楼,却被媳妇吵着要分开,只好住门房东边开的小房间;父母60多岁,时不时身体不适,继续在七个人的地里干活,三个孩子分散在全国各地。很多很多,家乡似乎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我妈问我:“我得了三码,十几亩地,这么多粮食,我死了有什么意义”。言下之意,自然是怪我离开家乡。村里和我同龄的铁托,三个女儿之后和儿子在一起很幸福。他家里有拖拉机,三轮车,摩托车,媳妇在镇上能吃饭做生意。他一个人清理家里的几亩地,在农闲季节帮助村南砖瓦厂的人送砖瓦。我知道那是我妈妈想要的理想生活。我知道那肯定不是我的方向。母亲的问题不仅仅是世俗的困惑,更是人生哲学意义上的终极思考。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幸运地坠入这个世界,却饱受这个世界的烦恼。几十年后,所有的努力其实都在流逝。生活是被动的,生活是主动的。我们每个人都在为更好的生活而奋斗。

高中毕业,回到土地,脸上带着厚厚的瓶底。妈妈很担心,说这几年瞎了,在农村长不好。我一度紧张担心。虽然真正从事农活的人不多,但作为农民的儿子,对土地有着强烈的厌恶和反叛。我怕自己被淹没在这片土地上会窒息。大学的一个麦季,晚上不小心下了车,走回家。看到晚风中飘着的麦浪,芬芳的麦香,突然体会到家乡平原的魅力。无边无际的平原像大地母亲的乳房一样温暖、饱满、芬芳。那时候的我,有一种当孩子当妈妈的感觉。

第一次带老婆孩子回家,有一种崇拜故土的感觉。我蹲在自己地里的废弃石头上,和宝宝撒尿拍了一张照片。我微信写的,小刘庄,我们回来了。当我回到家,我对这片土地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她现在还在坐牢,但她更滋润,更感恩。大多数农民仍然生活在精神匮乏中,但这也是土地的创造,是大地的母亲养育了这一代人。我们都是这片土地的子孙。我和爸爸拉稻草,撒肥料。我做的只是父母辛苦的一小部分。我有我的感觉。农民用庄稼的收成换钞票是最幸福的时候,但实现这种现金的过程是如此曲折而持久。但努力、勤奋、奉献,庄稼一定会有好收成,每个环节的汗水才能结出最后的喜果。就像路遥写的,工作如牛,付出如地。当我能像父亲一样不自觉地捡起田里被遗弃的玉米棒子,放在口袋里,继续干活时,我就可以算是对土地有了一种内心的热爱。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是农民的儿子,半个农民。没有土地,我可以活下去;我父母不能离开这片土地。这是他们的过去,他们的未来,他们的日子,他们的命运和他们的希望。城市生活,和他们没有交集,他们也不愿意遭受这种忽冷忽热的适应。这辈子,我把自己交给了土地。土地养育了我,我可以改变我的职业和身份,但我对土地深深的感激、敬畏和依恋永远不会消失。我也是大地之子。

就这样,好像一直在边缘。追求自己内心的安定和舒适。我的生活是我的家乡,我的精神世界是我的家乡。城市的屌丝与乡村的淳朴交织在一起,我活在一种蜕变成另一个进化自我的状态中。一个人的脚是他的故乡,既豪迈,又多愁善感。我只是在寻找自己,朝着自己内心的方向前进。我知道我要去哪里,我从哪里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