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贫穷和温暖永远是南瓜 ,作家: 李明富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夏天和秋天,南瓜是花园里最有活力的。绳索般的藤蔓,粗壮而有力,紧紧抱着黄土;心似树叶,阔阔阔,在风中欢快起舞;喇叭般的花朵,明黄肥肥,傻傻的看着天空。

南瓜像一个乡下孩子,野性而持久。只需挖两个小坑,撒满种子,下几颗星,浇上阳光,嫩芽就会空着壳钻出地面。没多久,南瓜茎就像一片片犁铧一样向四面八方被犁开,能长势旺盛,长势长久,然后生出一些须根,在地里生根,向前爬。藤蔓缠绕在藤蔓上,铺满地面,舞台和“学校一样雄伟壮观。

南瓜的宽叶和荷叶差不多,但是长满了毛刺,挠人手心痒痒。关节处的黄花黄花真的很艳丽。风一吹,南瓜就开始颤抖,优雅的微笑吸引着多情的蜜蜂和蝴蝶穿梭其间。蝴蝶是一个安静的女人,只是翩翩起舞,花间留了很多字。但是蜜蜂像淘气的孩子一样,嗡嗡叫,大惊小怪,深深地倚在雄蕊里,装扮成“金粉家族”。花朵越来越丰满,吐出细长明亮的花丝,黄灿灿的花瓣自然开合,呈现出纯粹的天鹅绒质感。无论是趴在地上,还是贴着栅栏,“ ”的大嘴都仰向天空,仿佛在接受所有的阳光。在一片绿色之间,点缀着无数鲜艳的黄色花朵,像老式留声机的喇叭,唱着岁月的歌;就像一件新潮女人的宽松的充满褶皱的裙子,清新而美丽。

鲜花在翠绿的花朵间绽放和凋谢。就像小时候的玩伴,见风就长,遇雨就长。不经意间,喉结悄然脱颖而出。嫩瓜嫩蛋应运而生。树叶的遮掩下,吹弹能破的皮肤毛茸茸的,绿绿的,晶莹中透着生命的光泽。慢慢地,南瓜被装饰上了深绿色的图案,经过几个太阳的照射,逐渐呈现出青铜色,而淡白色的粉末则像是岁月的风霜。

最后南瓜又呆又傻,天真无邪。南瓜其实不怕老。不像有些水果蔬菜,水润后就不再那么惨了,但是越老的南瓜味道越醇香。

在农舍的房子里,南瓜一个接一个地堆放着,靠在谷物罐上。有的结实圆润,像大磨盘;有些又弯又长,像枕头。看着挤在一起的南瓜,一家人都觉得很温暖。

我们这里叫南瓜甜瓜,或者可能叫米瓜。饥荒年代,南瓜把我养大,安慰我。所谓半年粮换瓜菜。而且我特别喜欢吃南瓜,熟南瓜,软软的,塌塌的,明黄的,吃在嘴里,软软的,粉状的,有淡淡的香味,甜甜的味道。油炸南瓜子也是孩子们最喜欢的零食。当他们的牙齿轻微开裂时,他们的嘴里散发着香味。

小时候看过《南瓜下蛋的秘密》。把鸡蛋藏在瓜里的故事让我产生错觉,以为我砍下去,南瓜里会冒出十几个鸡蛋。后来听了《红米南瓜汤》之类的歌,对南瓜在篝火年的特殊贡献有了新的认识。

现在,我仍然不知道南瓜的起源,也不知道南瓜花藤苗是如何被加工成蔬菜,并在星级酒店的宴会上供应的。私底下我一直觉得南瓜低人一等,庸俗不堪,只能充饥。在农夫的铁锅里,配以蒜瓣和辣椒,放在一大碗粗瓷中煮熟,肚皮呈圆形。下班后,我吃南瓜派,我认为这是吃南瓜的最高方式。我满心欢喜,吃的不亦乐乎。

南瓜,身材不规则,年轻时穿着墨绿色,年老时橘黄色,凹凸不平。丰富朴素的身体蕴含着浓郁的泥土气息和世俗情怀,给人一种臃肿可亲的愉悦。

巨大而丰满的南瓜,颜色和黄壤一样,叠加着阳光的颜色,达到了农民的肤色。有了南瓜,家里的生活就会稳定,安稳。那淡淡的烟火味,飘满了房间,家常,温暖,可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