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上的那些东西 ;转载人: susheng996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在县城的北门,一条砾石路向北通向邻近的县城。五里外,是一个叫小谷集的小市场。顾名思义,应该是和大多数人公平的。农村习惯,每369就去一次市场,多去一次市场,对它很好。

小谷集原是桃园公社所在地,也是苗圃基地。桃园经过几次撤销合并,被公社、乡镇、农场称为桃园。虽然它经历了许多变化,但它一直是附近几个村庄的政治和经济中心。绿色植物覆盖的地方有公社办公室、信用合作社、医院、供销合作社、中央小学等。在村民眼里,那是最接近、最繁华的地方。小生意靠市场,其他的事情可以在公社做。为了到达县城,我们必须再开几英里。县城里的乡下人在干什么?一年一两次,春节前去县城买点东西,花一毛钱洗澡,八毛钱喝碗热汤,四毛钱吃碗大杂烩,心里美极了。去县城,消息要半个月才能回来。

我第一次见到萧,还是“文革”刚开始,县里的造反派召开了县委书记会议,生产队组织男女老少参加会议。我们这些孩子去看热闹。六月,天气很热。县委书记被一辆带着纸礼帽的大卡车拉着,对着广播喇叭喊着口号。我们踮起脚尖在现场看县委书记这样的大官员,场面热闹。我们模模糊糊地看到了大礼帽,很满意。他们都坐在杨树林里流汗。让那些人打吧。早上走的时候,老母亲给了我一毛钱买吃的。市场上黄瓜卖两毛一斤,我不想买。渴了就跑到运河边,喝了几口凉水。回家还了一毛钱,因为东屋在大雨中塌了,所以存了这一毛钱给家里盖房子。

小谷集有个公社中心小学。校舍自然比其他村好。稻草屋也是不错的稻草屋和砖房,是全公社最高最好的高等学府。每年“五一”,“六一”,我们村的小学都会来中心小学参加体育比赛和文艺演出,有时也叫表演。怎么才能和中心小学竞争?中心小学总是拿第一。人在集镇,我在乡下;别人的操场虽然也是土操场,但是比我们小学大一圈;教室里有一个风琴。学生随着风琴的声音唱歌,表演也伴随着风琴。单看气势,我们小学稍微矮一点。每次参加一个中心小学的活动,除了羡慕之外,都很服气。不然为什么大家叫它中心小学?

我们还有机会露脸。当时我开了一个学习和使用毛主席著作的讲座,但我只是知道什么是写作,编了几句话。然而,在我们小学举行的讲座上,我实际上让诚实刮目相看了。为什么?哥哥是“文革”优秀小学毕业生。他会编故事。他给我写了一篇稿子,在学校成了佳作。老师们夸我写得好,推荐我去中心小学演讲。在中央小学的操场上,我给全公社几所小学的师生读稿子。我的声音在大喇叭上,操场上有回声,嗡嗡作响,在外面的路上都能听到。那次我压制住了中心小学的气势,带我的老师很开心。中午还带着我去中心小学老师的食堂吃饭,给了我两毛钱,吃着芸豆炖羊肉。我以前没吃过羊肉。听说味道很好。第一次大概是太饿了。很好吃,又香又嫩,我几口就咽下去了。现在50年过去了,我还记得炖羊肉的味道。

路的东面是公社供销合作社,有几栋红瓦房,是整个公社的生产生活资料中心。他们买农具、化肥、镰刀、保温瓶、脸盆、鸡蛋、盐、火柴、布,都在供销合作社。走进供销社,看到到处都是商品,闻到里面的味道,就能感受到生活的新鲜味道。

供销社最火爆的场面就是收购棉花。秋天,每个村子的棉花都被收起来晒干,然后装上独轮车,运到供销合作社的院子里。院子里开满了白花,挤在一起,外面的车队排成一条龙等着称重。买棉花的销售人员,在农民眼里就是吃官饭的官员。在工作时间,我们打电话催促了一千次,她才慢吞吞地向我们走来,找到账单,喝了一杯水,纠正了英镑,但没有打开。过了一会儿,真的来了一个正派的人。每辆车随意掏出一把棉花,用双手拉棉线丝。根据棉丝的长度和色度,他说几个等级的棉花只是几个等级的棉花。坡度确定后,在车上贴上1、2、3,表示确定了1、2、3。好在都是制作组的,都是大众买卖。带队的和推车的都不管。可以说几个档次。过了一会儿,收棉花的人要下班了,就关了窗户拿着瓷碗去食堂。他们中午上班前必须休息两个小时。那个让院子满满的农民可以去他们想去的任何地方。卖棉花的反正都习惯了,有备而来。每个队都有一辆车带自己的柴火和食物。他们去市场买一些辣椒、茄子等。他们借别人的炉子生火做饭。每次去小顾集出差,还补贴三毛钱,这是改善伙食的机会!市场边上的居民也很开心。每次有人来借炉子做饭,就留些硬柴。这生意挺火的。每次卖棉花,我都要去天煞布莱克家。我的印象是卖棉花没拿到几块钱,制作组也没分过钱。村民们应该像卖公粮一样尽职尽责。看来很多时候,你不用给钱。如果从采棉地开票,在外面网点会变成化肥。农民推棉花换化肥,供销社转账收款,一切搞定。

供销社卖猪最过瘾。但一年只有一次。在资本家尾巴被硬割的日子里,一家一年只能养一头猪,不到200斤。冬天前一定要放出去,不然喂不上。一头猪可以卖80-90元,带个布票,然后在供销社柜台前拉几尺布给家里买冬装,几块钱买一件尼龙衬衫,很奢侈。现在,几十年过去了,看着奢侈品店里那几千块钱,一件世界名牌的衣服,已经没有那件尼龙衬衫受欢迎了。

供销社门前有个小操场,两个新篮球架,一个篮网。供销社有几个分散的外地知青,每天下班打篮球。去市场的乐趣是去袖手旁观游乐场,看人们打篮球,看他们穿着白色背心优雅的姿势和大步上篮,只觉得聪明、可爱和有趣。有一次,星期天,几个年轻人打完球,就让我们农村学校的孩子打几场。那个篮球,那个篮筐,那个篮球架都很标准,比我学校那个垃圾强一百倍!我满地跑,满身臭汗,投入而快乐,旁观者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完全无视路边。我以前在我们学校教数学,后来调过来的一个老师在骑车回学校的路上看到了我们,显然是想大喊大叫说几句话。几个伙伴玩得太狠,我就没和老师说话。余光中看到老师怒气冲冲地骑走了。很多年后,想起老师远去的背影,总觉得愧疚,然后就再也见不到那个老师了。

路的西边有一个重要的地方。老百姓的命根子在粮站手里。小麦收获、秋收后,生产队发放公粮,社员把最好的粮食交给粮站。冬天和春天,他们会从粮站购买粮食转售,以度过春天的短缺。待卖回的粮食数量年年不同,丰少饥荒多。有时,一些饲料和豆饼以优惠价格出售。粮站旁边的两个小房子是粮食加工点。当地有句话叫“机房”,一种粉碎机,我们叫它“小刚磨”,加工小麦或者玉米,加工一斤粮食只要一便士。周日,扛着二三十斤粮食去“机”做面粉,就是给家里办了一件大事,特别开心,也比天天推石磨节能。有一次去“机”,路过一个池塘,一个脚上穿着新布鞋的陌生女孩迎面走来,主动说话。你去“机”了吗?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给了我一张已经付款的票。她刚“机”,处理站没收了她的票,我就用这张票再“机”,排队等“机”,面上什么都没有我赶紧把“机房”留在肩膀上。这次给家里攒了两毛钱多,占了大便宜,心也美了。后来在争取私修、关注私言的学校活动中,我感到不安,主动查了这件事。所谓以诚修身,君子涵养,不为恶,是一生的箴言!

去小谷集最开心的事就是做新衣服。“机房旁边有一户人家”。女方残疾,腿脚不好,所以学了裁缝技术。做一件衬衫要50美分,做一件外套要80美分。村里的童装多为家纺针线活,土里土气,不合身。如果有人穿着裁缝的衣服,他们会像今天穿着皮尔·卡丹品牌一样骄傲。朋友们在踢羽毛球、滚铁环、扔铁瓦的时候,故意露出藏品上做的衣服,从别人嫉妒的眼神中获得快感。带着一种愉悦和满足的感觉,我拿了一块卡其布,量了一下,剪了下来,衣服一个星期就准备拿回去了。虽然皱皱巴巴的,但我还是骄傲的穿在身上,在人前炫耀。当时,强壮的农村劳动力不得不在地里干活,他们太累了,无法退缩。即使小姑姬在这个地方,也只有苗圃里的人才能享受到菜队的待遇,吃到成品。男工还是要每天出去打工,干农活。相反,他们可以学习手艺,养活自己的家庭。这真是对那句话的回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几年前,在老家路过小谷集的时候,曾经熙熙攘攘的地方消失了。与邻县相连的砾石路被毁坏和废弃了。只有路边老供销合作社操场上的篮球架,在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风雨侵蚀后,孤零零地站在那里,伸着长长的脖子,等着有人喂球,让人依稀记得那一年的样子。不过球架底部长满了杂草和一点泥。谁在乎这个烂地方?

听说县城规划区已经延伸到小顾集了。这里的一切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埋在建筑物和柏油路下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