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照顾萧郎 创作: 白流苏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两三个月没更新博客了。我想,可能是因为媒体产品更新太快了,从空间到贴吧,到博客,到微信,换了一个又一个基地。

也许我最习惯使用纸质媒体。比如日记,比如日记。

另外,我基本上是上市了,忽略了上面说的新媒体。我很少用空间说话,除了发一些自拍,做一些工作宣传;贴吧,基本没贴过,可能是厌倦了“碎片”的发言模式;微信微信官方账号本来是打算做私人预定的,现在有了一个很大的想法。

所以筛选之后,我选择偶尔给新浪博客发一些日记。

我们来评价一下这个产品。流行了10年左右的界面,虽然陈旧,但勉强干净整洁;博文的排列基本上可以达到很好的展示效果,模板这几年也没什么变化。

当所有网站都渴望“扁平化”和更抢眼的复杂化的时候,这个网站还是保持了原来的样子。也许不是故意的,也许是在挽留你的心。

不管怎样,我暂时喜欢用它。

[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写的,不熟悉自我分析和描述。

按照大多数人的看法,“文艺”是一个独立的、独立的属性(虽然我现在不认同这种观点)。就这样,我可能在这几个月里逐渐淡化了这个属性,摘下了以前大部分时间给我的标签。

我不写感情的话,不写爱情和离别,不写抱怨生活,不写回忆过去。写的时候大多是编辑新闻稿,手机备忘录大多是工作备忘录和信息。

我没穿长裙,剪掉了长长的卷发。

我没有涂红色口红和指甲油,而是选择了指甲干净的内敛橙色口红。

事实上,变化不是突然发生的。这是一个缓慢但有序的过程,一点一点蔓延。

这不是结果,而是开始。

有一天和秀琪聊天,我们都觉得生活中的个人空间大大减少了。

“在我的手机备忘录里,总是只有工作备忘录、工作资料、工作日记,很久没写东西了。”“我也是。现在吃饭的时候还要写诗。”

这不是“抱怨”和“抱怨”的一种形式。我们被剥夺了个人空间,我们失去了一些自由来换取自己在某一领域的固定地位。

所以这个变化其实是某种转型的开始。

[二]

《浮生实录》第三期,一人稿件已成功同意,其余人也同意了稿件要求。

半夜躺在床上的时候,我恍然大悟,立刻决定用这个想法。

然后整理问题发给第一位客人。前后不到十分钟。

当我把它发给第二位和第三位客人时,我对他们受宠若惊、喜出望外的表现感到惊讶。

这个平台还是有一定的受众基础和可信度的。这是第一反应。

不过仔细一想,这两个人是平台开通的第一批受众,也就是我朋友圈的圈内人。他们的反应大概是出于友谊。

因为决策仓促,嘉宾作者也很着急。

回顾整个计划,我开始后悔找客人的匆忙。我真的是一个太武断的人,做什么都不耐烦。妈妈说的没有错。

事实上,要确定做这个平台的想法,我还是要感谢那个酷似演员高虎的学长。因为那期反响不错,我打算在第二期继续写一个人。

这个想法是在这学期的某一天我洗澡的时候产生的,我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想讲100个朋友的故事“。

当然前两期基本没有规划。第一期基本靠“高虎”人气,第二期基本靠临时宣传。对广告行业有了一定的了解后,开始认真对待每期的所有项目。

从前期构思,到整个方案策划的发布,到中期宣传,到后期传播。内容包括选题、邀请嘉宾、宣传策划、内容构思……

从简单的推,到一个完整庞大的项目。

[三]

不知道能不能成为一个特别的人。

“你很特别。”

“你是个特别的女孩,不能就这么走了。”

“你给我的感觉就是特别。”

想到很多人的评论,不研究过去,心里还是会一热。

我怀念以前的自己。

我只喜欢红色,涂一个大红色的便宜口红也可以很有气场;孤独,冷漠的气质让人远离;写一些动人的文字,每一个字都能贴近人心;相信强烈的悲观主义,艰难而缓慢地生活;在宇宙中,爱被视为唯一的救赎。

这个傻姑娘。

但是这些特质可以和别人不一样,所以这些让人觉得“特别”的特质现在慢慢消失了。

我不后悔。只是怕变得平庸。成为千千万万人中的一员。而且经常从忙碌的生活中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真的投入了千千万万人的主流,心里一紧。

[四]

唯一与众不同的方法,我不认为,是穿着独特或行为不恰当。

这是。继续思考。

保持质疑世界的习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