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散文 早乙女露依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童年在梨树下

文本/李瑞华

就我记忆所及,我家后面有一棵胳膊粗的梨树。不知道是爸爸特意种的还是野外种的,就在童年的记忆里懒懒的长大。梨树长得很慢,过了几年总感觉一样。但是,这棵树没有斑驳的沧桑,很像桑皮的颜色和质地。至于为什么叫李唐树,无从得知。

每年春天,树上都开着雪白的梨花,盛开的花瓣像小梅花,十分喜人。当春风随着春雨飘过时,梨花像雪一样落了一地,这是一个浪漫的场景。那时候夏天没有水果可以满足渴求。夏天的时候偷偷尝过未成熟的幼梨,小如指甲,口感苦涩,缺乏水分,难以下咽。等的时候,秋风一吹,我就急着去摘茂密树叶间的果实。父亲总说初霜后会好吃。深秋过后,的确是树叶纷纷脱落,树上挂满了布扣大小的黄褐色梨子,在秋风中摇曳,让人垂涎。我和哥哥会小心翼翼地摘下几个梨,在房子后面的麦秸垛中间拿出一个洞,放进去,用麦秸塞紧,然后写下存放日期。一周后,我们会把它们拿出来吃。品尝这成熟的小水果,又甜又酸!

事实上,新鲜的李唐梨采摘后味道很涩,不适合立即食用。就像我们用这种土办法把熟透的梨盖上,就是为了防止水果变酸!经过七八天的密封催熟,此时的梨已经变得黑黑的,腐烂的,凉凉的,甜甜的,入口一小口就咽了下去,有时候还带着冰糖的味道!

据说梨树可以嫁接到梨树,苹果树等等。我们村的苹果技术管理员在这棵树上很努力,但是失败了。

梨树越来越大,越来越厚。别说爸爸,就连我和哥哥都已经多年爬不上去了,留下的只有那些美好的回忆。

年轻的梨树美丽迷人,但也非常宜人。夏天我经常在屋顶梨树的树荫下玩耍。大一点的时候,放学后在那里完成作业,背课文,看小说。看着满树的梨花,背诵“的诗句,就像春天的大风,在夜里上来,吹开万株梨树的花瓣”,你会对诗歌有更深刻的理解。在一个明媚的夏夜,躺在屋顶上一边享受着凉风,一边欣赏着美丽的星空和繁星,听着大人讲着一些古老的传说,稚嫩的思绪会像野马一样在无边的夜空中游走。

光阴似箭,梨花落。现在我们已经出了老家到外地谋生,但梨树还是一如既往的长在我家后面,默默守护着我们一家人。作为我家乡的一种稀有树种,李唐树丰富了我童年的记忆。明年春天你会和谁一起过?明年深秋你会有收获吗?在未来的岁月里,你会在风雨中静静地站多久?谁来照顾你?

唐梨树,我走了。下次我来这里看你时,你会认出我吗?

我的梨树,你是我挥之不去的牵挂。

童年芦苇场

正文/郝天英

初冬将至,正是芦苇飘雪的日子。在老家贴吧上看到几张芦苇的图片,让我觉得眼前一亮,突然想起了芦苇的记忆。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的家乡经常下雨。村里村外有许多水坑和沟渠,水坑旁边长着芦苇。

每到春天,冰雪刚刚融化,芦苇芽就像春天的使者。带着一丝羞涩,它破土而出,露出尖尖的细芽。芦苇田里,各种杂草纷纷发芽,茅草效仿芦苇,头尖拱地,淡黄色的芯裹着淡绿色的外衣。在物质匮乏的20世纪70年代,茅草芽是孩子们渴望的零食。剥下绿皮后,他们留下一个核,在嘴里慢慢咀嚼。一点点甜蜜让人垂涎三尺,一缕缕青草让人难忘。家乡的土语中,曹髦的芽叫Ti(土语“di”)“ Digu ”,茅草的芽叫“Digu/[/K13/。

每次早春,放学后,朋友们就直奔芦苇场,嬉笑打闹,蹲在那里,唱着:地姑,地姑,你出来,我给你做个菠菜蛋糕。一边四处寻找“ Digu ”的美好形象。在当时,白饼和菠菜是农民难得的美食。大概在孩子的世界里,“ Digu ”就像一些感应精灵,只有答应了一些好的贡品,才能开心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不知不觉,在孩子们的喧闹声中,时间进入了夏天。芦苇在日月下慢慢长高,芦苇场成了一望无际的绿色薄纱帐篷。芦苇伸展出长长的叶子,像一个戴着绿色面纱的女孩。芦苇地也变成了绿色的海洋,微风荡漾,沙沙作响,芦苇飞舞。每当这个季节,当我妈妈下班回来蒸红薯窝头时,她总是指示我赶紧跑到芦苇地里,劈开一把芦苇叶,把它们铺在多孔滤网上,然后把窝头放在上面。窝头,铺芦苇叶,不粘漏网,有芦苇香,真是一举两得。

夏天,芦苇地成了鸟儿的天堂。他们经常躲在芦苇地躲避外界的干扰,一边唱歌,一边婉转地唱歌,一边生孩子。蝉经常加入其中。它们叫声“蝉,蝉”,趴在芦苇杆上吮吸芦苇叶的露水。我和我的朋友们经常轻轻地走进芦苇地里,用一根长长的竹竿系上网兜,在我们的布袋里放上许多知了。有时候,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我们将从芦苇地里捡一窝鸡蛋和鸭蛋。我不知道谁的鸡鸭把鸡蛋留在那里了。当时农村的鸡鸭鹅都是放养的。

芦苇不停拔节,每到秋天,芦苇还会拿出白绿或淡紫色的穗,呼应田间的高粱。芦苇地里,各种杂草茂盛,野花竞相开放,野菊花金黄,芦苇周围缠绕着涂着稻秧的藤蔓,挂着粉红色的小喇叭。印象最深的是一棵草树,叫“地花儿”,在芦苇深处很容易长出来。它的根在大小和形状上都是两个蜗牛,除了一些螺旋的痕迹,和红薯有些相似。我们经常把它挖出来,洗净,丢到家里的咸菜缸里腌制。几天后,酥脆的“红薯”成了我们晚餐的一道好菜。

初霜一过,大雁南飞,芦苇也和其他东西一样经历了挣扎。叶子由绿变黄,头上的花头渐渐变得苍白,变白,像一株老白头翁。西北风一吹,芦花就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飞向天空,似乎在提醒人们收获的季节到了。这时,生产队的铃声响了,队长下了命令,父亲和村民们挥舞着镰刀,在芦苇地里挥汗如雨。芦苇被一根一根地击倒,成捆地分发给成员。我和朋友去扫芦苇叶,连地上留下的芦苇茬也扫了。这些是做饭取暖的好柴火。

淡季的时候,父亲把那些细小的芦苇打成毛毡(母语毛毡“san”)挂在我们破旧的房门上抵御寒风。挑出一些茂密的芦苇保存起来。明年春天,用专门的刀具把芦苇分成四块,织成鸡笼和草席。养鸡的鸡舍。床上留一个垫子,剩下的拿去市场换点零花钱。

年复一年,四十多年过去了,父亲早已驾鹤西去,回到家乡再也找不到童年的影子。这几年雨雪稀少,村里村外的芦苇场早就不见了,但对芦苇场的记忆却深深地扎根在我的脑海里。如今的我怀念童年的芦苇,怀念苦了一辈子的老父,常常让我情不自禁流泪……

舌尖上的童年

正文/朱旭

现在的一些食物总是令人担忧。孩子的健康是一件大事。大人给孩子选零食的时候,要慎重。他们应该看看品牌、生产日期和成分列表。即便如此,他们的心始终悬在半空中。小时候吃零食的时候,我不需要这些顾忌,只是毫无顾忌的塞到嘴里。

七八十年代,物质非常匮乏,人们的温饱成了问题。成年人不愿意去商店给孩子买零食。我们“贪吃的猫”会自力更生,千方百计在野外弄点好吃的来享受。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到处是欣欣向荣的景象。榆树上长满了一簇簇翡翠榆树,金合欢树上长满了一串串像白玉一样的金合欢花。我们翘首以待,唤起肚子里的“ lazier ”。爬上树去捋钱,用长柄铁钩钩住洋槐花,把这些大自然赐予的美味放进嘴里,用大嘴咀嚼,又粘又甜。真的很酷!杏花凋谢,很快杏树上出现了绿色的杏子,成了我们抢的目标。这些远未成熟的杏子,咬在嘴里,流着酸水,倒着牙,我们还在大喊大叫,自得其乐。在田野里,生长着一种茅草,嫩叶包裹的芽可以吃。我们剪下,剥去嫩叶,露出白芽,塞进嘴里。甜丝丝的味蕾也很美味。

夏天来了,我们对准小麦的青穗,在田里捏几个穗,放在手心里,继续顺时针揉,使谷粒和芒分离,芒被吹掉,谷粒放入口中咀嚼,使之变甜。当我们遇到桃树时,我们会摘一些粗糙的桃子放在水里洗。虽然它们尝起来很苦,但我们仍然带着味道咀嚼它们。我们有时会跑进高粱地里与黑米作斗争。高粱黑米是指高粱在孕穗期感染黑穗病后生长的一种白棒,幼时可食用。当我们发现海时,我们欣喜若狂,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我们掰下来放进嘴里,吃的香味就不用提了。夏天的农村,蝉鸣。夜幕降临,我们经常拿着手电筒给“猴子”拍照。运气好的话可以抓的更好,放在油锅里炸,味道鲜美。让人吃这一个想吃下一个。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我们的小吃变得更加丰富多彩。核桃、梨、苹果、栗子、红薯、花生、豇豆等。变成了我们的肚子。在柿子树上,我们有时会发现过熟的柿子,多汁,含糖量高。当地人叫它们“烤柿子”。爬上树,摘下来,从上面剥下一片皮,用嘴吸。比蜂蜜还甜。山里的酸枣和山葡萄成熟了,我们像快乐的小鸟一样飞向目的地。红枣酸甜,紫金山葡萄酸甜,让我们垂涎欲滴,争抢采摘。在草地上,我们经常看到一只绿色的蚱蜢,这很受欢迎。我们的猫下了车,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摊开手掌,猛地一把抓住,蚱蜢把它盖住了。把抓到的蚱蜢埋在炉灰里,残留温度。几分钟后,它们被烹饪和烧烤。它们味道芬芳,令人难忘。

这些山珍海味的香味依然萦绕在我的舌尖,留给我无尽的回味和永恒的记忆。我仿佛回到了温暖的童年。

童年梨园

正文/何

我的童年依偎在梨花的怀抱里。所以,我心中的纯真岁月,永远离不开梨花的芬芳。普通的梨园并不比我眼中的那些名胜古迹差。

春天,花园里的梨树开始发芽,褐色的树枝上挤出小而嫩的白色花尖,非常可爱。花就像新生的婴儿,等待温暖的阳光和肥沃的土壤滋润。当花园里的花盛开时,我总是喜欢从树上摘一片花瓣放进嘴里。淡淡的香味立刻溢出我的口中,让人回味无穷。

夏天,梨园里绿绿的叶子渐渐变成了成熟的蓝色,紧紧地聚拢在一起,在灼热的大地上投下一片阴影。这时候我几乎每天中午拿着一张纸板跑到花园里,靠着梨树坐下,看着斑驳的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投射在地上,吸着空气中的甘甜,静静地享受着下午。时间像流水一样转瞬即逝。在一个安静的时间里,隐藏在绿叶中的羞涩的绿色果实,安静的慢慢的长大,很有意思!

过了一会儿,绿梨开始有了新的样子,呈现出金黄色。梨子肥肥的,挂在枝头,衬着绿叶,像金色的铃铛,用它的重力让树枝弯成弧形,仿佛风一吹就断。现在,我的儿子,我不能闲着。为什么?摘水果!我熬夜了,一大早就起来了,和家人一起进了花园。黎明前,树叶上的露水还没有消失,晶莹的珍珠落在叶儿上,一家人开始工作。我很忙。只关心肚子能不能有个好收成“ ”,就一头扎进了梨树林。家乡的梨很甜,但不让人觉得无聊。相反,他们会有一些清爽的感觉。咬一口就有一口梨香。从花园里出来,有这样一幅画面:一个嘴里叼着一个梨的小家伙,原来的口袋里装满了水果,衣服撩进两边的口袋里,金黄的梨堆成了小山,牵着裙子的小手还抓着两个金黄梨的梨柄。她走路不稳,好像随时都会摔倒。家人经常因为这个“秋收图” ……

收获之后,园子突然静了下来,深秋到了。树叶慢慢变黄变脆。在几天的秋风中,花园里只剩下孤独的树干和落叶,就像一个孤独的老人,笼罩在孤独之中。然后,雪来了。上面盖着土,挂着树枝。在收获后的休息中,梨园再次迎来纯色。虽然花园里看不到大人,但这是我们的天堂。从树枝上取一掌白雪,捏在手里成球,抬起手肘,摆动手臂,雪球就离开你的手,飞向你的朋友。在这个银装素裹的季节,花园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我们的笑声,梨园也将在这笑声中休养生息……

恍惚间,不知过了多少个春秋,童年开始与我背道而驰,渐行渐远,但总能闻到家乡的梨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