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伯伦经典散文诗选 :大槻响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1.自由(先知)
于是一位辩手说,请给我们讲讲自由。
他回答:
我看到你拜倒在地,膜拜自己的“自由”[br/]
甚至和那些俘虏一样,在杀死暴君之前鞠躬,并对他们表示称赞。
嗯,在神庙的森林里,在城堡的阴影里,我看到你们中最自由的人像轭一样戴着自由。
我心里难过,因为只有对自由的渴望成了羁绊,不把自由作为标杆,不做出成绩,你就自由了

当你的一天不是没有烦恼的时候,当你的一夜不是没有希望和烦恼的时候,你就是自由的。
不如说,当那些东西围绕着你的生活时,你是自由的,你可以赤裸裸地、无拘无束地翱翔。

但是如果你不打破束缚你在晓光一天的锁链,你怎么能凌驾于你的白天和黑夜之上呢?
说实话,你所谓的自由是最强的链条,虽然链接在阳光下闪着炫目的光芒。

自由不就是你自己的一个片段吗?你愿意为了自由抛弃它吗?
如果你想废除的是一条不公平的法律,那么这条法律就是用你自己的笔迹写在你的额头上的。
虽然你烧了你的法律书,泼了满海的水洗法官的额头,但你抹不掉。
如果那是一个你想废黜的暴君,让我们看看他在你心中建立的王位是否被摧毁。
暴君怎么能统治有自由和自尊的人?除非自己的自由是绝对的,否则自尊是可耻的。
如果是一种你想扔的关心,那是你自己的关心,而不是别人的强行关心。
如果是一种你想消灭的恐怖,那恐怖的座位就在你的心里,而不是在你害怕的人的手里。

真的,你身上运行的一切,愿望和恐惧,仇恨和爱,追求和退缩,都是永远相拥的。
这些东西在你体内运行,仿佛光影成对粘在一起。
当阴影被破坏时,左边的光就变成了另一种明亮的阴影。
这样,当你的自由卸下了他的枷锁,他自己也就成了更大的自由枷锁。

2.法律(先知)
于是一个律师说,可是我们的法律呢,大师?
他回答:你喜欢立法,
但你也更喜欢违法。
就像在海边玩耍的孩子们一样,他们勤勤恳恳地建起了沙塔,然后笑着把它毁了。
但是当你建造沙塔的时候,海洋送来了很多沙子。
当你摧毁了沙塔,海洋和你一起欢笑。
真的,海洋经常和无辜的人一起欢笑。
但是那些不以生命为海洋,不以人为法则为沙塔的人呢?
那些把生命当成石头,把法律当成可以随意雕琢的凿子的人呢?
讨厌跳舞的瘸子怎么办?
那些爱轭,却把森林里的麋鹿当成逃跑的小牛的人怎么办?
那些不会蜕身,却把所有的蛇都叫做赤裸裸的无耻老蛇的人怎么办?
我早早去了婚宴,回来累了,却说“所有的宴席都是违法的,给宴席的都是罪犯”那么
人呢?
这些人除了背对着太阳站在太阳底下,我还能说什么呢?他们只看到自己的影子。他们的影子就是他们的法律。
太阳对他们来说不就是个放映师吗?
承认法律,不就是佝偻病在地上追踪吗?
当你只朝太阳走的时候,地上什么样的倒影能抓住你?
你们这些在风中旅行的人,什么样的风标可以预示你们的旅程?
如果你不在任何人的牢房前挣脱枷锁,那条人为的法律能束缚你吗?
如果你跳舞不打任何人的链子,你怕什么定律?
如果你把包撕下来,不扔到任何人的路上,谁能把你送上法庭?

法利斯的人们啊,你们可以闷鼓松弦,但是谁能禁止云雀不唱歌呢?

3.罪与罚(先知)
于是这个城市的一个法官走上前来说,请给我们讲讲罪与罚。
他回答:
当你的灵性*在风中飘荡,
你对别人,也就是对自己,都是孤独和粗心的。
对于自己的错误,一定要敲开圣者的门,等待片刻。
你的神性如海洋;
他永远纯洁无瑕,
就像以太,他只帮助有翅膀的人提升。
他们的神性*也像太阳;
他不知道田鼠的路径,也没有寻找蛇的洞穴。
但是你的神性*并不独自存在于你之中。
在你们当中,有的还是人*,有的还不是人*。
只是一个未成形的矮人,在睡梦中跌跌撞撞的在烟雾中,请求觉醒。
我现在想说的是你们的人性。
因为是他知道罪恶和它的惩罚,而不是你的神性,也不是烟雾中的侏儒。

经常听你说一个犯了错误的男人,好像他不是你的同事,而是你的世界里的局外人,入侵者

但我想说的是,即使是圣洁正直的人,也不可能比你们每个人都优秀。
所以,恶人懦弱不能比你心中的恶低。
就像一片叶子,除非得到整棵树的默许,否则它不会自己变黄。
因此,如果没有你们所有人的实际敦促,作恶者就不会作恶。
作为一个团队,你们一起向着自己的神性前进。
你们既是言者,也是言者。
你们当中有一个人跌倒了,就是为他后面的人跌倒了,这是绊脚石警告。
是的,他也为眼前的人倾倒,因为他们虽然走得快,走得稳,却没有移动绊脚石

有这个,虽然这些话会压在你的心上:
被杀的人不能因为自己的杀人而受到责备,被抢的人不能因为自己的抢劫而受到责备。
正直的人不能被恶人视为无辜。
无辜的人不会对罪人的罪过无动于衷。
是的,犯罪分子往往是受害者的受害者,犯罪分子往往为无辜者承担负担。
你无法区分好与不公平,好与坏;因为他们一起站在太阳面前,就像交织在一起的黑线和白线
。黑线断了,织工会检查整块布和织布机。

如果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想审判一个不忠的妻子,
让他也用天平称称她丈夫的心,用尺量他的灵魂。
让鞭笞扰乱者的人先检查一下被扰乱者的灵性*。
如果你们谁想以正义的名义砍下一棵邪恶的树,就让他先看看树根;
他必须能够看到好的和坏的根,强壮的和虚弱的根。
都纠缠在地球沉默的心中。
你们这些不偏不倚的法官,
你们会怎么评价那些对别人忠心耿耿,还偷人家东西的人?
你将如何惩罚一个肉体被屠杀,灵魂被毁灭的人?
你会怎么指责行为调皮暴力的人,
,但实际上是被欺负虐待的人?

你会如何惩罚比错误更后悔的人?
忏悔不是你喜欢追求的法律正义吗?
但是你不能把忏悔放在无辜的人身上,也不能把它从罪人的心里拿走。
没想到,它想在夜里打电话,让人清醒过来,自省。
你们这些愿意理解正义的人,如果不把所有的行为都放在大光中考察,怎么能理解呢?
只有那时你才知道,正直而堕落的人只是一个站在昏暗的黑夜和神圣的白昼里的人

你也要知道,大厅的角石并不比最低的基石高。

4.买卖(预言家)
于是一个商人说,请大家说说买卖。
他回答:
大地给你果实,如果你只知道独自承受,那你就不该接受。
交易来自地球的礼物时,你会感到富有和满足。
然而,如果我们不以爱和公平交易,就会有贪吃的人和饥饿的人。
当你在海上、田间和葡萄园工作的人在市场上遇到织布工、制陶工和香料收集工时,你应该祈祷上帝和大地的上帝来到你身边。要神圣化天秤,以及竞赛价值的核算。
不要让游手好闲的人参与你的生意,他们会用言语来换取你的劳动。
你要对这样的人说:
& quot;要么和我们一起去田里,要么和我们的兄弟一起去海里撒网;
因为有了海洋和陆地,他们对你就像对我们一样好。\"

如果吹笛者和歌手来了,你也应该买他们的礼物。
因为他们也是水果和奶香的采集者,他们带来的东西,虽然是梦,却是你灵魂上的衣服

在你离开市场之前,注意不要让任何人空手而归。
因为大地的主神不能在风中静静地沉睡,直到你所有的需求都得到满足。

5.衣服(先知)
于是一个织布工说,请给我们讲讲衣服。
他回答:
你的衣服藏了很多美,却藏不住丑。
虽然你可以在衣服里找到隐秘的自由,但你也找到了饰品和羁绊。
我希望你用更多的皮肤和更少的衣服来迎接阳光和风。
因为生命的气息在阳光下,生命的把握在风中。

你们有些人说:“织的衣服穿在北风里。\"
我也说:对,是北风,
但是他的织布机可耻,是他的线让肌肉变弱。当他完成工作时,他在森林里大声笑了起来。
别忘了,害羞不过是遮挡不洁目光的挡箭牌。
当不洁完全消失的时候,害羞不就是心灵的枷锁和束缚吗?
别忘了大地很高兴赤脚接触你,风也想玩弄你的头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