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沐浴的日光感 ,本文投稿: 丰子恺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离开故居一两个月,回来坐在南窗下的书桌前,突然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桌子的阳光减少到半张桌子。原来夏天已经过去,秋天已经结束,初冬已经到来。

我把椅子靠在窗户上,背对着窗户坐着看书。太阳笼罩着我的上半身。没有一两个月前那么困扰我了,但是让我觉得温暖舒适。太阳,所有生命的母亲,正在通过它的光,把一种能治病、延年益寿的乳汁注入我的身体。

我被自己的感受惊到了。为什么我会突然变成这样?前一天的恶,变成了今天的欢乐;前一天的放弃,变成了今天的渴望;前天的敌意变成了今天的优雅。当张看到架子上那把废弃的扇子时,他又惊了。从前,他离不开它。

在不断变化的更替期,似乎太阳已经落山,但晚上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我们还能感受到日夜,也像是一只脚已经踏上了船,另一只脚还在岸上的登船时间。我们仍然可以同时感受到土地和水。我们都知道夜晚有白天,我们都知道船上有陆地,但我们只知道“ ”,不知道“真实感受”。一旦进入被取代的环境,“真实感受/[/K13/。

我被笼罩在南窗下初冬的阳光里,汗流浃背,衬衫渐渐湿透。我只是把书留在了身后,躺在角落里的藤椅上,环顾房间,我觉得很多事情都变了。

有些东西越来越好了,比如这个房间,夏天往往太小。光是打开所有的门窗是不够的,几乎要把墙拆掉。但是现在突然大了,大到我甚至想用屏幕把它分成两个小房间。

再比如案中的热水壶,它曾经从茶壶里被驱逐到碗柜的角落,现在又站在这里。被子晒黑了,大家都觉得又蠢又厚。现在铺在床上,一下子让人赏心悦目,看起来更瘦了。曾经想为黑猫脱下皮袍,现在羡慕死了。

反而有些东西变坏了,像风一样。从前叫“快仔”,欢迎他们进来。现在他们逐渐被拒绝,被阻止像小偷一样进入房间。再比如竹榻,以前大家都喜欢,现在却无人问津,枯槁无生气。

墙上有一张汽水广告图片,一大瓶汽水和一个角上有白色泡沫的玻璃杯,底部有一张海水浴的图片。以前看汽水图,吐槽,看海浴图,要是画中人就好了。现在这张图几乎让人不寒而栗。

维纳斯雕像是一个著名的古希腊雕塑的石膏模型,她褪掉了大腿根部的裙子,高高地站在凌空花盆架上。夏天的时候,我看到她的脸很滑稽。这几天环顾四周,突然觉得她一脸的凄凉,仿佛在感叹她少了两条胳膊,拉不起来裙子御寒。

其实事情已经变了?是我自己的感觉变了。感情怎么改变?大自然教给它的。大自然的秩序有多严重:夏天不爱风,冬天不爱太阳。大自然的命令是多么可笑:夏天一定要赞美冬天讨厌的东西,冬天一定要讨厌夏天赞美的东西!

人生也有冬有夏。童年如夏天,成年如冬天;或者年轻如夏,年老如冬。在人生的冬夏,人的感情往往会发生变化,他们的命令是那么的严肃和滑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