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过去的优美文字 松岛枫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回忆过去,无休止地奋斗

文字/搞笑

昨天老婆莫名其妙的打开了我的微信,进入了我初中的微信群。她和我那个记不起自己的同学聊了一晚上。当我醒来的时候,我意识到我的初中同学已经建立了这样一个群体。于是我也上去和以前的同学聊了聊,建议我们明年30年前毕业的时候聚一聚。许多学生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晚上在床上睡不着,就想如果可以的话,让大家聚在一起说说这些年的变化。那我要说什么呢?这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我的一个同事,他在读易经,更准备说他在读命理。用我们的白话来说,就是研究一个人的出生日期和一个人的命运,做一个算命的。但是他给我看生日的时候说我生病了,病了,差点死掉;少年一事无成,该做什么,该失去什么;年轻时四处奔波,没有具体工作;中年更好,老年更好。

我不知道我的晚年好不好,但对我来说,中年已经快过去了,但他给我看的和我的前半生基本一致。我的前半段可以说走了三步。

确实如他所说,我生病的时间不到几个小时,父亲经常把我抱到医院,这样当时矿医院的医生就可以把我算作去医院了。每次看到我,总说,“又来了。”还有一次我因为呕吐把一个医生的衣服弄脏了。医生说我头大脖子细,越看越生气。直到我九岁,我和我的朋友们去房子里捉鸟。我们误以为电线断了。我们双手抓住了220V的照明线,差点把命都给了黑社会。多亏我父亲的一个年轻同事的营救,我侥幸逃脱了。要是我父亲的老同事在场,我就真的见到颜了。

从小学到初中,成绩一直不是很好,甚至还过得去。更糟糕的是,到了高中,我就跟不上学习了。后来我不断重复学习,不再专注于学习,而是思考如何谈论自己的科目。还好我条件不好,长得丑,学习不好,所以不喜欢那个女生。最后爸爸让我去当地的大学。去的时候说要带上班的指标,可是大学毕业了。不仅没有上班的指标,还浪费了几年的钱。是爸爸让我找工作的,但是工作基本没几天,工资更没了,我就去上班了。结果以我的学历和经历,我成了真正的农民工。在工地做苦力。后来,苦力调到一家公司当跑腿的。到处都有很多地方可以跑,但是他们什么都没做。三十岁的时候,我结婚了。我嫁给了一个老家的姑娘。我很高兴一个把我当宝贝的女人收留了我。两年后,我们有了自己的女儿。一年后,当我还在逃命的时候,生病的妈妈离开了我。半年后,父亲续弦。他们一起离开了我的家乡,去了另一个城市生活。那是我离开工作的公司回老家的时候。那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难过的一天。孩子的小老婆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基本靠在老丈人家里度过的岁月。2005年,春天过后,当地所有企业都在招聘工人。去了一家私企,在以前大学同学的照顾下找到了一份工作。当时我在一个焦炉上做顶工。每天都要忍受高温和煤气,一班下来就出汗。每次去澡堂换衣服都能闻到刺鼻的汗味。一大桶可乐瓶绿豆水不到两个小时就能喝完,而且很少尿。

有一次晚上,我去把煤气点在灶台上。当我拿着手电筒走到煤气管路口时,我不想让那里的煤气爆炸。还好是爆燃,但是面对来袭的火焰,我只想到一件事。一切都结束了,大事要发生了。我还没来得及想别的,就被气流掀翻了,从两米多高的平台上摔了下来。好在我身体健康,这得益于我年轻时的锻炼,才不会在这次事故中摔倒;另外,感谢自己平日里的胆小。那天,像往常一样,我戴上了所有应该戴的口罩、手套和头盔,以避免烧伤。之后不久,我就当上了班长,然后因为班里的事故,又开始做肩扛火。

2007年,因为神华集团要建立本质安全体系,我被调到安监科获取本质安全信息,所以我用的都是我前几年工作时学的电脑操作,有一段时间我成了这方面的专家。这也是我正常生活的开始。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被一个小小的安全主管不断的学习和提高。2012年通过综合注册安全工程师考试。同时因工作原因成为部门副,两年后转为全职。现在在学习,明天要考注册环境审查员资格。

我知道我的工作和生活都不是最好的,但是总的来说,我现在走在正确的轨道上,没有人能说以后会不会有起伏,以后会不会好一点,就像我同事说的,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总的来说,我走了一条路让他说对了。至少在他的前半生,他是对的。我确实活了两次,死了两次。我下来两次没问题,但是当我的生命重生的时候,就像凤凰涅槃一样,我更加珍惜生命,努力做好每一件事。

90后的回忆

正文/Xi的北极雪

1990—1999,跨越整整十年,转眼间我们真的长大了。回首往事,我能清晰地记得,我想抓住时间的齿轮,阻止它转动。即使有些场景相似,人也不一样。

90后,一个曾经可爱的年代,一个发光发热的年代,随着新生代的崛起和时间的侵蚀而逐渐消逝。那些坦诚而苍老的人,那些才华横溢而苍老的人,那些天真无邪而为梦想疯狂的人,都是苍老的。

时光荏苒,现在最大的90后已经步入社会,每天都会为各种生活事件发愁,而最年轻的90后则在中学校园里享受着他们宝贵的青春时光,一边欣赏着他们,一边为自己深深感慨。青春一去不复返,岁月一去不复返,有些东西无法把握,有些美好的东西只能珍藏在记忆里。

曾经的玩伴,我们可能在90后有了稳定的工作,可能找到了进入婚姻殿堂的生活伴侣,可能有了自己的孩子,成为父亲或母亲,甚至有些人还在对未来感到迷茫,失去了自己的才华。现实告诉我们,90后真的只是回忆。

时间一如既往的飞快流逝,看着现在的真实的自己,有些回忆真的很想重来,但是回忆之所以美好,是因为再也回不去了吧?

这一代人伴随着互联网成长,他们有着梦幻般的梦想和独特的生活理念。我还记得我当时第一次申请qq是在学校的计算机课上,所以我一直很期待每周一次的计算机课。和当时的朋友聊天,现在也不再敷衍了。我会认真回复别人的每一句话,仔细阅读后再发出去。那时候我一直以为朋友会是永远的,却不知道突然发现在某年某月某日都没了。半夜梦到的时候偶尔会想起,梦到的时候笑着醒来。学校组织合影的时候,大家会互相合影,照片里固定着青春的脸。有一天在街上遇见你会认出我吗?你会激动地说:老同学,好久不见,你好吗?

那时候我们没有玩具,弹弓,铁环,纸飞机……,还记得吗?个子不高,我们很早就学会了骑自行车,我们可以很好地骑旧自行车。

十年痕迹十年心,往事随风,难道你不喜欢我之后。因为我们记得那些郁郁葱葱的时光,我们快乐又悲伤,人在成长,时间在变老。虽然不能选择未来,但我们都为90后感到骄傲。我们有相同的记忆。虽然以后的路不一样,但是要好好照顾自己!

小雨中的回忆

正文/李伟

早上起来,外面下着雨,不得不取消登山计划。当我打开电脑时,我意外地看到了著名女诗人李晓雨的死讯。突然,影响了一代诗人,甚至两代诗人的诗人,在64岁的时候悄然离去,这在中国诗坛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20岁的时候,我开始关注李晓雨的诗,但我不记得读过多少。她的获奖作品《红领巾》《少女》《油衣羊毛球》《黑夜》让一些人“炮轰”晦涩的诗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1993年初春,在北京的一次笔会上,我和小余进行了一次深刻的交流。当时,她是《诗歌》杂志的编辑主任,她的父亲李颖不仅是政治文化部长,也是中国当代诗歌的领军人物。所以当时的萧瑜情是中国无数文艺青年尤其是诗人心目中的女神“ ”。但她给人的印象是很普通很单纯。她没有化妆,只穿了一件很普通的棉袄,一条普通的丝巾。晚上同学请我吃饭,她点的菜都很普通,没有“红后裔”加名人的优越感。只有当她谈到诗歌创作时,她才能感觉到不同。

萧玉老师的诗立意新颖,想象立体,一度在当代新诗中占据主导地位。以她1980年发表的《夜》为例:“岛在棕榈叶下闭上了眼睛/做梦,不安地晃动着肩膀/于是,一颗绿色的椰子掉进了海里/静静地溅起/一片绿色的月光/十片绿色的月光/一百片绿色的月光…/[/K18/。在《诗歌杂志》工作38年后,一批有影响力的诗人陆续被引进,可以说为新诗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窗外还在下雨。北方4月份停暖后有点冷。静静地看着小雨,我仿佛听到了草渴望生长的声音。我想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场小雨,但毕竟它预示着春天的到来,孕育着一个不断成长的绿色世界……

我相信小草永远不会忘记小雨。

记忆凌乱

正文/发霉桂花

练习册中答案之间的差距并不多余,经过几次修改后,堆叠的黑铅痕迹之间的字符很难识别。不过没关系。不用盯着自己写的一句话,就知道是什么。“喝3000块,醉了不打发时间”。我看完最后一行,没有等老师的信号就坐下了。

那时候我的扁脸应该是亮亮的。象征着懦弱和沉默,太小太薄的嘴唇小心翼翼的抿着,轻轻的翘了一会儿。几秒钟后,它轻轻把我托起,让我有意识地走出平凡的人,飘飘欲仙,不知从何而来。它被时间的流动悄悄消化,被一缕漏进窗框的风抓住,散落得无影无踪。在消失的情感变成孤独之前,我的大脑充满了另一种想象。——都是我的错,当时没考虑过。也许这只是又一场给自己带来耻辱的闹剧。

当时我就想,这些人是心不在焉还是暗暗羡慕,所谓什么?只是,要是他还在这个教室就好了。我只想让他一个人听。

过了很久,当这首曲子无数次的冲击着我的脑海,终于清晰起来的时候,我发现,我曾经刻意做出的傲慢,假装的傲慢,走自己的路,天真的勇气,已经完全从我身上褪去。我变得很胆小。有一段时间,我尽力希望别人把目光投向我,甚至希望他能看到我,看到我最细微的不同,告诉他我想成为他的愿望。

现在,我怕自己的言行透露出半分不自然,引起任何人的看法,在熟悉的人面前无法做出冷静的表情。更怕他会不经意间突然回头,甚至瞟我一眼。那一定足以看清我蹩脚的借口,足以看清一个弱者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我不想让他知道,我不在他眼里的时候,我在别人眼里,我还会继续绑着手脚,抖啊抖。况且这种谨慎并没有造成什么。我还是意志薄弱,暧昧不清,习惯半途而废,品尝。另外,人缘关系还是一塌糊涂,只和几个人交往,不时陷入情感沟壑。甚至,我学会了自学,即使我知道这很恶心。

现在我是一个自卑的成年人。偶尔想起当时的坦诚和骄傲,我都快流泪了。但我终究不能再是那个直爽的孩子了。——所有的目光一直是她的盲点,我心中的期待是她的武器和铠甲。虽然,很快就被掩盖并匆忙暴露的暗恋,已经放弃了讲故事,变成了其他故事里几句刺痛的话。

当然,我对此也不是很讨喜。但是如果有人记得她,如果他曾经记得她,就不要在现在找她。都说回忆总会留下美好的回忆,所以我在他们回忆中凌乱的脸可能没有现在这么惨,甚至没有现在这么美。毕竟我敢说她那么想爱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