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下的回忆 ;写作者: 陈亚戈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合肥长江路,始建于20世纪50年代,号称“安徽一路”,但它的面貌却久久难以改变。记得沿街最欣赏的风景是路两边种的法国梧桐树,浓密的树冠把整个街景揽入怀中。

至于盛夏的街道,吸引孩子目光的是装饰着各种冷饮的市容。在街上不断的哭声中,刚刚开窍的孩子的灵魂被扼杀了。

文革前,长江路两旁的人行道上,卖冰水和流动冰棍盒子的摊位,甚至可以说是盛况空前,以街上的树木为背景,五颜六色,排队招徕顾客。

摊位上还有一大碗茶,最引人注目的是五颜六色的冰水。通过红、黄、绿三种主色调的充分调配,在法国梧桐的树荫下散发出诱人的光泽。每一个路过的孩子都觉得自己的脚步会从轻盈变成停滞。

将晶莹剔透的冰水盛在普通玻璃杯中,放在方形矮桌上,因季节带来的热辣辣的感觉,显得格外美丽。所以,在孩子的坚持下,手拉手逛街的父母只好让步,先停下来,坐在矮桌前,给孩子点了一块冰水。休息时,他们享受着孩子们喝冰水的乐趣,快乐的印象被画在街景上。

冰水是甜的,有着同色系搭配的果味,再加上清凉的感觉,让孩子最有潜力挖掘和刺激食欲。

大人不像小孩,知道街上卖的冰水卫生状况无法估量,基本上是色素调和的结果。每次试图劝阻,都会后退一步,改用冰棍交换,于是放冰水的小摊在冰棍箱的围攻下渐渐飘远。

当然,说到冰棍,可以说那种香甜爽口的感觉几乎充满了童年的回忆。

“三分之一香蕉冰棍!第三根香蕉冰棍!”

怀旧的叫声来自街头,每年从它的第一声,贪婪的孩子就再也坐不住了,总有一种冲动强迫自己把目光扫向街头。

这是合肥60年代市面上最便宜的冰棍,当然是我们普遍接受的。而且豆沙冰棍排在第二位,价格四毛钱一根,我们接触到很多冰棍。奶油冰棍越贵,吃的机会越少。家境较好的可以期待每周一次与奶油冰棍零距离,一般以果味冰棍为终极理想。因为我们在童年,不能按需分配冷饮的消费,父母会犹豫是否满足孩子的要求,因为每一次飞跃都来之不易,我们没有理由让自己变得更奢侈。如果是孩子自己的“私房钱”,我们得权衡一下。

盛夏的合肥,偶尔会有高档冷饮出来,比如冰淇淋,绝对与大众脱节。它不仅贵,而且相当罕见,因为很少有人买得起,大多数人都不操作。记得“小冰砖”,基本只能在合肥的百货公司看到。放在冰箱里很难在其他地方找到。由几块木板拼接而成的冰棒盒,被湿巾隔绝了热气的侵蚀,保温效果有限,无法上精致的冰淇淋和雪糕。

如果夏天过去了,秋天闪到一边,长江路上的风景会突然变得暗淡。只有叶子枯黄的梧桐还在坚守岗位。它想用宽厚的四肢遮挡路过的行人,让寒冷尽可能远离人,却又无可奈何。街上孤独的一幕还在上演。

在风雪未至的初冬,如果天空没有温暖的日子,长江路上有时会没有人影。偶尔有公交车经过,给人一种生命的气息。

晚上,下班离校的人匆匆走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好像从来没有过一个繁华的夏天,也没有人回头,想着失去的一切。

这时,在长江路和武威路的交叉口,有一个烤土豆的炉子,在黑暗中悄悄进入市场入口。卖冰棍的行业有营业执照,烤土豆没有市场准入证,这是资本主义的尾巴。小心被切断。一定要时刻隐藏着什么,不要炫耀,但还是会引起行人的注意。当然主要是抓住青少年的注意力。

烤土豆的炉子是一个直立封闭的地摊,从远处看像个油箱,但我们知道里面是什么。

过了几十年,好像一眨眼。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以改革开放为基础的中国,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从精神到物质,发展到百花齐放的阶段,我们曾经关注的街景发生了变化。

由于长江路拓宽的需要,梧桐被移植到其他地方,给两岸带来了高楼大厦。冷饮的图案和颜色让今天的孩子眼花缭乱,舌头无法理解遥远的记忆。一成不变的烤土豆在城市的每个角落都很香,但它经常让我想起长江上的法国梧桐。虽然已经逝去不再繁华,但却宽容大度,因为它装点了我童年的梦想,让我回忆起一些无聊的往事,变得多姿多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